华为富贵化到了什么程度?

参观华为

83

2016年,员工日益富贵化,福兮祸兮?

一、从2004年西门子董事会对华为的评估说起

 

2000年起,华为开始进入国际市场,对当时的电信行业领导者Siemens、Nokia、Lucent、Nortel、Alcatel等形成一定的威胁。2004年西门子公司董事会上有个针对华为的专题内部分析,现在看来,这个分析依然非常有意思。西门子董事会的内部分析认为:

 

1、2004年华为研发的人均费用(R&D Personal Cost)为2.5万美元/年,而欧洲企业研发的人均费用大概为12万~15万美元/年,是华为的6倍(这个费用不仅包括薪酬、奖金、福利等,也包括出差、仪器仪表等各项业务性费用);

 

2、华为研发人员年均工作时间(workinghour)约为2750小时,而欧洲研发人员年均工作时间大约1360小时(周均35小时,但假日很多),人均投入时间之比为2∶1;

 

3、依照2004年的数据,华为有13000软、硬件开发人员,13000×6×2×0.8(与西方公司开发效率相比打八折)=124800(人员)。华为相当于具备西方同类公司12.5万开发人员的能力,因此在产品响应速度和客户化特性方面反应较快,研发投入产出比接近大多数西方公司的10倍。

 

从西门子董事会的内部评估材料上来说,可以很形象地为当时的华为画一个肖像,这个肖像应该包括如下关键词:一贫如洗、充满朝气、胸怀大志、艰苦奋斗等,基本上就是一个年轻有为、朝气勃勃、努力奋进的小城镇青年刚进入一线城市的写照。

 

一晃眼,12年过去了,西门子公司还在,但已经彻底不是华为的竞争对手了,电信设备和手机早就剥离了,不再是西门子的主业务了;而华为在这12年中,营业额从2004年的462亿人民币,增长到2016年超过5000亿人民币(预计),取得10倍以上的增长。华为用自己的艰苦奋斗阐述了天道酬勤的道理。

 

我们假设2016年西门子还在ICT行业,西门子董事会再做一次华为的评估,会给华为画一个怎么样的像?毫无疑问,肯定会说规模大了,国际化,业务多元化等等,可能还会有“富贵”这个词。“富贵”这个词,一方面是指公司有钱,利润不错,另外一方面是员工有钱,不再是穷小子。

 

大家都知道现在的华为有钱,员工待遇好,也就是日益富贵化。我们提出的问题是,华为所谓的富贵化到底到什么程度?华为给员工的待遇到底在行业中是什么水平?而这种富贵化趋势又会给华为带来什么重大影响?

 

二、华为富贵化到了什么程度?

 

这里,我们选取了通信行业最重要的四家公司华为、爱立信、诺基亚和中兴,以及互联网公司腾讯,看看这些年这些公司员工薪酬的变动情况。

84

(说明:华为数据来自集团财经,其他公司来自于公开数据。华为薪酬费用包括含工资、奖金、TUP及其他福利)

 

从上面的数据,可以看到:

 

1、在过去的三年中,华为收入总共增长65%,复合增长率27%;同时,华为的薪酬包总共增长79%,复合增长率34%,人均薪酬增长58%,人均薪酬复合增长率高达26%。可以说过去的三年,是华为业务大发展的三年,更是华为员工薪酬大幅度增长的三年。2016年,预计华为人均薪酬增加进一步到11.3万美元,较上一年继续增长21.5%。

 

2、在这三年内,我们主要的西方友商,爱立信和诺基亚收入和人均薪酬连年下滑,和华为形成了鲜明对比。爱立信和诺基亚人均薪酬的下滑有多种因素,有经营压力大的原因,也有结构性调整的原因(员工大量转移到低成本的发展中国家,以及管理服务合同大量增加而新进入大量的低成本员工),美元升值的原因也不可忽视(从2013到2015年瑞典克朗贬值24%,欧元贬值21%),导致以美元计数的人均薪酬数据降低。

 

3、在这三年内,中兴同期人均薪酬费用基本未增长,到了2016年,华为人均薪酬费用已经是2015年中兴的3.6倍,也就是说,同样做为一个都根植于在中国的公司,在华为养一个员工,可以在中兴养将近四个员工,中兴现在3万研发人员,其研发薪酬支出在华为只能雇佣不到9千人,几乎只相当于我们一个大产品线的研发人数。

 

4、华为在2013年人均薪酬费用大约只有爱立信的2/3,到2015年已经超过爱立信15%。以这个趋势到2016年,华为人均薪酬将超越爱立信40%,超过诺基亚55%以上,是中兴3.6倍左右。可以说,这是在中国近代史来,中国大公司第一次在人均员工薪酬大规模超越行业的西方大公司。这是过去难以想象的。

 

5、从腾讯来看,近三年收入快速增长,人均薪酬也是快速增长,CAGR达到24%。2015年人均薪酬水平略高于华为。可以说华为薪酬水平笑傲通信业,但优秀互联网公司依然是华为人才的有力争夺者,尤其是在互联网企业高固定工资、高股权激励的激励结构特点,对年轻优秀人才有着强烈的吸引力。

 

换个更广的视角来看看华为的薪酬在全球ICT行业什么水平。Salary list咨询公司最近发布了全球大公司的薪酬榜,在全球ICT行业中,Face book、Google等互联网企业和Apple位居前列,超过我们熟知的微软、思科、IBM、Intel等美国科技巨头。我们认为这个数据和排行基本是可信的。从这个表中,不仅在电信设备业,在全球ICT业中,华为薪酬福利也是全球第一流的。可以说,2016年华为的薪酬在全球人才市场已达到了世界级水准,总体处于全球第一集团。

85

(说明:华为数据来自于集团财经,其他公司数据来自于Salary list)

 

华为大量的人才是基于中国,总体人才成本相对较低。如果从纯粹的人才供给和雇佣关系的视角来看,那么我们有个新的结论,华为对于其雇佣的员工,属于典型的过支付(Overpay),就是人才市场本来在可以一个月2万薪酬雇佣的人才,华为硬要支付3万或4万给这个人。从纯粹雇佣关系来说,这是不理智的、没有必要的,一般的企业肯定不会这么做,但是华为就是这么做了。这也是华为有些资历的专家和主管,很难被别的公司挖角的原因,因为一般公司(中国的BAT等优秀互联网公司可能例外)按市场规律办事,根本付不起这个薪酬。

 

从上面的数据来看,这应该是超出我们很多人的想象。让我们回到前面的问题,假设2016年西门子还在ICT行业,假设西门子董事再做一次华为的评估,会给华为画一个怎么样的像?我们想,新的画像中,华为应该由充满朝气的穷小子、小鲜肉变成了大腹便便的富有中年大叔、有着富贵气的城里人和成功人士,有点像西门子的同类人了。

 

三、这种富贵化对华为是福还是祸?

 

首先当然是福,尤其是对于华为公司的普通员工,员工从企业发展中获得切切实实的好处,当然是一种福。华为公司的员工大部分来自于小城镇和农村,从一贫如洗、胸怀大志出发,通过努力工作,过上了有尊严和品质的生活。

 

其次对公司也是福。对于华为来说,这种富贵化是果而非因,是华为长期有效益发展的结果。这种分配策略,就是华为一直提倡的奋斗者文化在HR战略的落地,也是华为HR战略优先于财务战略的体现,是华为强劲而持久竞争力的重要来源。华为经营的目标从来不是追求股东利益的最大化,也不是追求短期经营的亮眼财报。在平衡短期经营和长期发展的基础上,公司一直是将更多地精力和资源投向未来,通过我们潜在能量的耗散,形成新的势能,转化为面向未来的优势。公司长期推行的管理结构就是一个耗散结构,我们有能量、有脂肪一定要把它耗散掉,通过耗散,越打越高,越高越打,奋发努力,脂肪转换为肌肉,使自己获得更多的发展动能。华为给奋斗者的良好的个人回报,一样可以理解为一种能量的耗散,从而转化成新的更强劲的势能。

 

华为当前世界一流的薪酬架构,同时带来另外一个好处,就是有利于华为吸引全球优秀人才为我所用,这是华为从过去跟随战略转型为行业领先战略的必要条件。这两年,我们看到华为在北大、清华甚至海外名校中,在争夺优秀毕业生已经具有一定的竞争力,同样首先是来自于此。对于新进入公司的大学生,对于公司普遍未建立信任感,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感情,往往对于能确保拿到手的现金收入普遍会更看重,固定薪酬部分的竞争力成为这些人第一次择业非常重要的考虑因素。

 

同时,我们要看到,华为当前国际一流的薪酬架构是具有一定的合理性。即使在世界500强中,华为也是一家经营一流的公司。这样的全球公司本来应该有全球性的待遇架构。大部分世界级跨国公司都是西方公司。西方公司总部都是位于高福利国家,分支机构大部分是相对低待遇的国家,在这些国家福利架构就是减法,很简单。但对于华为这样的全球化公司,如果总部主要业务骨干还都是低福利架构,在高福利国家就只能做薪酬的加法,很容易出现本地职业经理人高于外派中国代表和业务骨干,形成了一种难以接受的倒挂。华为这样全球化的薪酬架构,全球HR管理上就完全理顺了。

 

当然,华为这种富贵化,对于公司经营和战略也日益产生了巨大的负面影响。

 

问题一:一碗面的故事在华为同样上演

 

人均薪酬高,意味着华为养一个人成本很高,对于规模大、盈利高的业务(比如无线)问题不大,但是对于规模不大而且耗人多的业务,可能就出现巨大的问题。比如,在同等规模下,因为电信软件的人均产出远低于无线、网络,在薪酬不断上升的时候,电信软件受到的经营压力就比无线、网络大很多,甚至无以为继。

 

华为过去的业务策略是蚂蚁雄兵,单兵打不过你,用人堆也堆死你。但是未来这样的策略要大打问号了。将来只要是耗人多、业务规模不大的业务都会碰到很大的问题。

 

这让我们想起中国经济圈热议的“一碗面条的故事”。同样一碗面条,在京沪广深一线城市的商圈,相比二、三线城市就贵很多,其中原因是什么?面条、油、盐等原材料采购成本并没有太大区别,水和电成本也没有什么区别,但房租和人工是最大的不同的成本项,一线城市商圈的店铺租金远高于二三线城市商圈,人工贵也有相当部分原因是这些员工的房屋租金很贵。因此,有经济学家总结为一条有趣的结论,一碗面条的价格80%是由房价决定的,也就是说面条的价格其实主要是房价的反应。

 

不仅是面条生意,一线城市几乎所有行业都受到高昂房地产的影响,耗人多的产业、占地多的产业、毛利率低的产业在一线城市都被迫迁出或边缘化,这就是所谓的产业挤出效应。房价绑架了几乎所有的行业,只有能承受高房价的行业才能活下来。香港当前的经济困境就是这个理论的写照。

 

这种一碗面价格和房价强相关的故事在华为同样的上演了,华为的富贵化(我们高昂、一致的人力成本)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