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吃了上顿没下顿,你还笑得出来吗?他们能。

任总提出要在艰苦地区构筑第二道竞争防线,更加明确了艰苦地区的战略地位和价值。近期,公司针对艰苦地区陆续推出了一些差异化的管理政策,包括改善工作和生活条件、调整艰苦补助标准、加强循环赋能和学习机会、差异化考核等等,进一步落实“以奋斗者为本、持续艰苦奋斗”的管理导向,真正让艰苦地区的优秀员工“来得了、留得住、干得好”。

作者曾在非洲国家工作了11年,他的这篇文章,分享的是生活在艰苦地区的那些人们,有着怎样的乐观心态。

108

自从2002年常驻海外起,我去马里出差多次,每次和同事们在食堂午饭后一起散步时,总习惯性地远远眺望尼日尔河边的马里人简洁、平和的生活场景,久而久之,竟也成了工作之余的心灵按摩和缓解方式之一。

马里位于撒哈拉沙漠边缘,是世界上著名的炎热国家,除制糖、棉纺织、啤酒饮料、砖瓦等个别企业外,工业基本空白,几乎没有像样的产业。马里的贫困、匮乏、落后、炎热通过对她的经典描述:“身上三块布,吃饭靠果树,经济靠援助”可见一斑。但是,到了马里你会发现:这片炙热的土地上,缺水、缺粮,缺资源,偏偏不缺乐观、热情和快乐。

如果到晚饭时间发现没有米了,你还笑得出来吗?马里人能。在马里,尽管有些人家还处在吃了上顿没下顿的日子,但只要音乐响起,男女老少都会忘我地舞动起来,虽然尘土飞扬,但热情洋溢。还有人将可乐瓶、葫芦挂在身上,边唱边跳,大喊大叫,我所看到的是忘情的快乐。

周末出去跟同事去买菜,有一些见识过些世面的马里人会主动用汉语跟我们打招呼:“你好,中国人”。有一次沿着特有的红土街道出去散步,碰巧遇到一家人在吃饭,男主人很热情地邀请我一起吃饭,我想尽办法通过各种肢体语言婉拒,其实后来听同事们说只要马里人在吃饭,不管看见谁都会邀请的。通常马里人吃饭,就是煮一锅饭,在饭上浇上肉汤、鱼汤、或是将豆角、生菜放在饭上,贫困的人家就只有一锅饭,没有菜,将饭锅在家门口一放,一家老小在地上围坐一圈,每人用右手将饭抓在手上,边捏边转,捏成汤圆大小的饭团,捏一个吃一个。吃完饭,就在门口的大树下跳舞,或许在他们看来,生活就是这样的,世界就是这样的。

因为办公室和宿舍很近,步行上班的路上,遇到有一点相熟的马里人,他们都会很认真地跟我打招呼,就像所有马里人互相打招呼的传统一样,像在唱歌,大意是这样的:

“你好吗?”
“我很好,你呢?”
“我也很好,你父亲呢?”
“很好,你的父亲呢?”
“很好,你母亲呢?”
“很好,你的母亲呢?”
“很好,你妻子呢?”
“很好,你的妻子呢?”
“很好,你孩子呢?”
“很好,你的孩子呢?”
“很好,你工作呢?”

“很好,你的工作呢?”

……

打招呼的速度很快,有时候边走边说,甚至不需要停下来寒暄,就像是一路在唱歌。

上次在马里出差是3月份,天气酷热,是马里一年以来最热天气的开端。由于临近赤道,所以尼日尔河一年四季都是夏天,只有雨季和旱季之分。这个时候的尼日尔河,是马里人民天然的澡堂,在河边上,随处可见一簇簇、一对对、一堆堆的人在嬉水;也有人在河里洗衣服,洗过了的衣服直接铺在河堤上就晒了;有人坐在树荫下纳凉;也有小孩在岸上互相追逐,远处数十条独木渔舟不紧不慢地撒网、收网。大多数马里人的生活中,缺的东西实在太多,缺粮,缺水,缺住房,缺医少药。但他们不缺快乐,生活每天都是这样在快乐中重复着。

每次来马里,我都会被马里人的乐观和热情所打动、被马里华为人的乐观和奋斗精神所感动。

华为自2005年就来到马里这片红土地上耕耘,从最初的一无所有,成长为现在毫无争议的第一大电信设备供应商。还记得在一次市场大会颁奖晚会上,北非地区部集体贡献了一个小品节目——“姚奋斗的故事”,就是取材于马里代表处的真实工作和生活情景。那时同事们的吃、住条件都很艰苦,现在随着公司加大改善艰苦地区的办公和生活条件,马里代表处也即将迎来新租办公室和宿舍。代表处业绩节节提升,作为公司的传统粮仓,公司也提出要通过反哺来改善艰苦地区的条件,让员工在艰苦地区持续奋斗,为公司筑起“第二道防线”。艰苦地区及岗位管理部也要努力真正成为艰苦地区的“娘家”,在一线将士的发展机会、成长、赋能等方面探索行之有效的政策保障。

人生重要的不是所站的位置,而是所朝的方向。在艰苦地区奋斗的兄弟姐妹们,当你觉得很累的时候,不妨停下来休息一下;当朋友遇到困难的时候,主动伸手帮帮忙;当生活乏味时,买一束鲜花添彩;敞开胸怀多交几个朋友,闲暇时邀三五好友喝杯当地啤酒、聊聊工作和生活。就象我们经历的季节,严冬过后是春天,风雪过后是艳阳,人生旅程何尝不是一样?有理想在,挫折也会成为成功的台阶;有希望在,痛苦也会成为欢乐的敲门砖。

参观华为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参观华为 » 如果吃了上顿没下顿,你还笑得出来吗?他们能。

赞 (0)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