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客户经理描述了这样一副画面,这就是新疆一线真实写照

151

喀什区域团队在慕士塔格峰下庆祝项目搬迁

在喀什以及南疆其他地州这些年,我更深刻地理解了通信对于人们的沟通和生活的意义,找到了自己工作的价值,也深深地爱上了这片土地。

来喀什区域工作一年半了,但在感知上就像大学的时光那么久,这期间还兼负责过克州和阿克苏两个区域的市场拓展。由于新疆市场的特点和企业网分流等原因,2015年年初,六个区域的客户经理全部更换,我也就成了代表处在新疆地州工作时间最长的客户经理——我叫王少辰,今年二十七周岁,是一个来自燕赵的地道北方小伙。

新疆尤其是喀什在很多人看来神秘又陌生,身在其中,确如异乡。这里的语言我不会讲,这里的风景以前我没见过,这里的瓜果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甜。我也是到喀什克州工作一段时间以后才发现,诸多的新奇背后是当地风俗和文化,不经历,不理解,但用心体验,你就会深深地爱上这里——环塔克拉玛干的大小绿洲养活了千万维吾尔族同胞,他们信仰虔诚,他们勤劳朴实,他们热情奔放而又才华横溢。

通信行业相对来说工作节奏比较快,喀什是华为在新疆常驻人员最多的区域,员工宿舍见证了大家工作的热火朝天——客户经理忙着进进出出,穿梭于各大运营商之间;服务经理一上班就变身电话小王子不停地接打电话;维护工程师在宿舍处理故障一坐就是半天,常常忘记吃饭,有时泡在客户机房一整天不见人影。团队成员已经换了一茬,各个角色却还是老样子,虽然住在一起,却经常一天也当面说不上几句话,反倒不如电话里面沟通多,真是骑兵打骑兵,步兵打步兵,炊事班就专心做好后勤保障。这样的场景就是丰富人们的沟通和生活的一线工作写照。最热闹的是周五晚上和周六中午,因为即使周末大家也会安排加班,周五晚上是水果电影节,下班后大家一起吃水果看电影,还会跟小孩子一样抢遥控器;周六中午是烤肉酸奶节,大家出去寻觅最地道最美味的的烤肉、抓饭、烤蛋以及各种民族菜肴,当然店里自制的酸奶子是每人每餐必不可少的,再来点砂子糖,吃得不亦乐乎。

生活中不只有平淡的柴米油盐,也有很多预期之外的疾风骤雨。2014年斋月最后几天,适逢三大运营商4G建设高峰期。南四县事故频发,合作方的两个兄弟不幸被困在事故现场二十多个小时,从县城出来后直接订机票辞职回老家了。我得知消息后立刻给各客户群主要领导打电话确认工程可否暂缓,得到的答复是事故县区暂缓,其他县区继续施工。我当时在代表处参加培训,放下电话就立即从乌鲁木齐飞往喀什,第一时间赶到客户高层处面谈,结果刚到就遇上治安事件,市区封锁,工程自然也就停了下来。我一路走回宿舍,边走边打电话,通知合作方收拢人员、准备应急物资,通知区域其他兄弟暂时先不要过来出差。虽然外表镇定,内心却是茫然的,对周围的一切充满了未知,谁也不知道事态最后会发展到什么程度。回到宿舍,我站在阳台看着空空的马路,大口大口地喝着水,几步以外是正在充电的手机和充电宝。那时候就觉得手机最亲,因为它的另一端连着我所有的亲人。

非常感谢代表处公共关系经理王勇、OEC同事以及很多兄弟姐妹,因为那一天没有数据信号,他们的电话几乎是全程陪伴我,在我几乎没有思考能力的时候告诉我该怎么做,让我觉得在那么危机的时刻还有组织可以依赖。

完成了这次艰难任务之后,一切又恢复到正常。因为工作调动,送走了高多、张东旭、潘博、李俊和马晓伟他们几个,迎来了牛建民、吕达、尼加提、邓伟和拜和。我依然忙着拜访客户签单回款。前些天和司机阿里木江去克州出差,刚过喀什克州交界的库曲儿湾收费站,他突然问了一句,“咱俩认识正好一周年了吧。”是啊,时间怎么这么快,眼望窗外,左手边是万年海底淤泥化成的苍山,右手边是郁郁葱葱一片白杨林,侧目划过视线的是土和高速的里程碑1314公里。这沧海桑田把我拽进时空隧道,我脑子里浮现出已经调离的和身边的阿达西们的身影,我想起了我们忙碌工作后欢聚的场景,我想起了我刚来这里的时候刚过二十五岁,还是个稚嫩的半大小子,如今马上二十七岁,已经成了乌鲁木齐代表处最资深的区域客户经理、也成了地地道道的喀什人。就像歌里唱的,“如果有一天我不得不离去,我也已经把我最美的年华埋在这里,”在这我能感觉到我的存在,在这有太多让我眷恋的东西——新疆,喀什。

因为岗位轮换等原因,可预见的是接下来我会告别我的阿达西们;也许再过几年,我会离开新疆、离开天山下乌鲁木齐代表处大家庭。想到这里,一股离愁涌上心头。不知道我调走的时候眼里是否会噙着泪水,但很确定我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感谢南疆这些年的经历带给我的成长,我会像沙漠中的胡杨林一样,无论在怎样艰苦的环境下,都会那么达观和坚强。

(备注:巴郎,小伙子的意思。阿达西,兄弟的意思。)

参观华为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参观华为 » 一位客户经理描述了这样一副画面,这就是新疆一线真实写照

赞 (0)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