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超越竞争对手,都是在爬坡的时候!

华为考察

44

中国企业却总是妄图在拐弯的时候超越对手,更有人提出,要把竞争对手引进泥沼——这些思维都是典型的机会主义。

这些年来,外界对华为有很多说法。各类管理公众号几乎天天都刊发关于华为的文章,针对华为的各类评论和书籍也四处可见。但是,我觉得,大家眼中的华为和真实的华为可能还是有差距的。

那么,华为最本质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呢?1995年,从参与华为的考核咨询项目开始,到后来参与《华为基本法》的制定,到现在,我担任华为的高级顾问已经有22年的时间了。我想为大家介绍一下真实的华为,以及它一路走来的风雨历程。

现在,所有的企业都在学华为。但是我认为,华为学不了。华为如今有着那么庞大的体量,那么卓越的成绩和那么显著的地位,这是学不了的。但是有一点可以学,那就是华为的过去,因为华为也是从小企业走过来的。

但是,即便是面对华为的过去,人们也更热衷于学“术”,却忽略了学“道”

那么,对华为而言,“术”是什么?“道”又是什么呢?术就是华为使用了哪些办法,包括在人力资源方面、战略以及文化方面有哪些招术?“道”就是华为所坚守的原则,现在我们把它叫做核心价值观、文化或者管理哲学。我认为,学“术”容易,学“道”难,所以我着重回答什么是华为之“道”。

要想搞清楚华为的“道”,就必须要回答这样几个问题:华为为什么能有今天的成就?它的过去是怎么样的?它做对了什么?在做的过程中,华为做了哪些思考?

首先,我们看华为是怎么走过来的。历史决定了现在,但它能不能决定未来?在这个不确定的时代,难以有定论。因为现在的历史已经不是线性发展的关系了,而充满了不确定性和混沌,黑天鹅事件满天飞,并且成为了这个时代的特征。但现在是由历史决定的,所以,华为走过的路就直接关系到现在的成就。我希望通过对华为发展历程的简单梳理,为大家呈现一个比较清晰的脉络。

一、居民楼走出的世界级企业

45

1.居民楼走出的世界级企业:华为的龙兴之地,是深圳南山区蛇口附近的一个居民楼。1987年,华为就诞生在一栋极其普通的居民楼里,并在这里经过了第一个发展阶段。

2.租来的商住两用房:在第二个阶段,华为搬到了深意工业大厦。在这里租了两层办公室,除了办公,还兼具食堂、宿舍的功能。有一段时间,任正非跟员工一样,都睡在这里。

3.自建写字楼:1996年,华为终于在深圳大学附近的信息路1号建起了自己的七层写字楼,这是第三个阶段。这栋楼并不大,但却经历了数次抵押。在96年以后,每当华为发生资金短缺,就将它抵押出去。直到2000年,才开始从这种狼狈的状态里解脱出来。

从民居楼,到租赁写字楼,再到自己盖楼,前后经历了十多年的时间。这显然是一条缓慢的发展之路,并且充满了苦难,但苦难也造就了华为。如今,一些富二代、星二代和官二代之所以难有成就,最重要的一点是他们缺少苦难的历练。苦难不仅对人的成长具有重要意义,对组织来说也同样如此。

苦难的土壤才会有伟大种子的萌芽。华为诞生之时,一无资源、二无优势,可以说是先天不足。它像绝大部分草根企业一样,是苦水里泡大的。华为也应该感谢这种不寻常的经历,假如华为是一个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企业,没有经历苦难的历程,那么它还会不会得到今天这样的成长,是要打一个问号的。

4.新的总部园区:2001年,华为总部选址在深圳坂田地区的坂雪岗大道上。坂雪岗是坂田、雪象、岗头三个村名字的集合,过去曾经是荒山野岭。参加新总部大楼开工典礼的时候,我看到工地四周完全被坟包、农田、荒草所包围,可以说非常偏僻。如今,当华为总部大楼拔地而起,全部配套功能、绿化美化建设完成以后,人们惊叹于一个世界级企业的雄厚实力。但是,没有前十几年的艰难曲折,企业恐怕只能在幻想中建设自己的空中楼阁而已。

去年有消息说,华为要逃离深圳,搬到东莞。消息沸沸扬扬,直到今年5月份,任正非正式发声:“华为总部永远不会搬离深圳。”这一传说才算告一段落。但是,华为确实在东莞有所布局,将终端、手机业务搬到了东莞,并且很快就拿下了东莞的“两个第一”:纳税第一、产值第一。未来,华为大学也可能会搬过去。

5.最美工业园区:除了华为总部大楼以外,深圳还建有华为的超五星级酒店。2018年,新建的松山湖工业园区也会正式开始运营。松山湖是国内最美工业园区,没有“之一”。它属于大师级作品,值得所有建筑设计专业的同学去观摩、学习。应该说,华为的建筑并不体现富丽堂皇,说它豪华也不准确。但它非常有特点,具有建筑美感,令人感觉舒适、大气。我想,这与任正非所学的专业不无关系。

任总是重庆建筑工程学院建筑专业出身,对建筑学科有一定的研究。华为的房子盖得好,其实也是他的核心竞争力的体现。尤其是在松山湖园区建设期间,一砖一瓦、一草一木,他都要亲自过问。

松山湖园区有12个按照国外标准建造的小镇,包括牛津小镇、威尼斯小镇等等。在各个小镇之间,有小火车相连。目前,铁轨已经铺好了。在园区内,小火车转一圈,大概需要九分钟。这种建筑设计思路,取决于任正非的格局。但是内容更关键,华为所有办公场所的内部,都能带给人一种极度的舒适感,国内国外都是如此。

二、发扬乌龟精神,超越龙飞船

从一栋普通居民楼里出发,到在全世界建起了极具特色的华为“城堡”,这就是华为30年来所走过的路径。概括起来,就是任总在2013年发表的一篇文章中所提出的:“发扬乌龟精神,超越龙飞船”。我当时非常振奋,马上把文章中的关键词摘录到了我的微博上。

现在,有人写文章说,华为是互联网时代转型最成功的企业。但是在我看来,华为并没有转型。它就是始终如一地发扬了乌龟精神,一程接一程地爬行。甚至可以说,早年的华为连乌龟都比不了,它就是山村里的一只小土鳖,为了生存,不得不四处找食儿吃。当它一点点成长起来以后,仍然像乌龟一样,脚踏坚实的大地,矢志不渝地爬行。

而通过华为的成长路线图,我们可以看到它忍耐了多长时间。从1987年至今,华为已经走过了30年。在华为成立之初,中国同时有200多家通讯制造企业,华为只是其中之一。所以,在2000年以前,华为几乎都没有什么增长,也没有发生过什么大事件。但是它不着急,从来没想过要去找风口,试图飞起来。它也从来没有幻想过要长出一双隐形的翅膀,只是高昂着头,紧贴着地面,禁得起诱惑,耐得住寂寞,跟着客户,亦步亦趋,坚持不懈地一步一步爬、一步一步坚守,从一只小土鳖,长成了一只小乌龟,最后长成了一只巨无霸——象龟。象龟是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大的龟,四肢像大象一样粗壮,因故得名象龟。而华为也因为这种坚持,终于成长为信息通讯行业当之无愧的世界级企业,成为了一个全球范围内的巨无霸公司。

46

如果没有这种坚忍的精神,没有这种矢志不渝的追求,华为不会有今天。我特别欣赏万向集团鲁冠球董事长的一句话:“奋斗十年,再添个零。”他说,什么是奋斗?是不着急,我们干十年,在销售额上再加个零。而事实上,万向集团成立47周年的时候,销售额已经多出了四个零。而华为走过的这30年也并没有秘密可言。如果说有,那就是发扬认定目标、坚定不移的乌龟精神。企业所要学习的,也正是华为这种“忍者神龟”精神。要坚忍,不赶时髦,不追潮流,按照既定的目标,坚定不移地走下去

其实,很多企业在起步阶段并不比华为差,但它们为什么走不下去呢?现在,整个中国社会充满了浮躁之情,大家都等不及,这已经成为了当今社会的一种现象。尽管大家都在学华为的奋斗精神,但是大家恰恰没有看到,奋斗的反面是“着急”。我们看一看,有哪一家企业不着急?急于腾飞、急于跨越、急于上市、急于一步登天,巴望着天上能够掉馅饼……浮躁、不淡定,不但导致企业偏离了既定的目标,并且很快就被历史的车轮淹没了。所以,对于想学习华为的企业来说,想要成就一番大业,真的别着急,欲速则不达。

2013年,任正非首次接受新西兰记者的采访。对方问道,华为凭什么能超越竞争对手,成功当上老大的呢?任正非说,很简单,就是四个字:不喝咖啡。他说,华为之所以能有今天,就是把竞争对手翘着二郎腿喝咖啡的时间用在了爬行上。爬着爬着,缩短了和竞争对手的距离;爬着爬着,和竞争对手肩并肩了;爬着爬着,就超到了竞争对手的前面——这就是华为最为朴素的发展观。现在,华为已经进入了无人区。什么是无人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中间没规则。华为之所以能够进入无人区,靠的并不是什么神奇的手段,而是任正非所说的:“爬行着赚小钱儿。”讲得多好!他不想一飞冲天,不想一鸣惊人,而是以坚忍的精神,脚踏实地向目标跋涉,这就是华为30年来走过的路。

三、回归本质,厚积薄发

但是,爬行并不是目的。华为的发展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厚积薄发。古人讲,博观而约取,厚积而薄发。不厚积就不可能薄发。

从数据上看,首先,华为十年累计研发投入是3100多亿。大家都知道,搞研发的成功率只有50%,另外50%是失败。这么多钱砸进去,有可能连泡都不冒一下。但是,因为坚守、因为执着,华为十年来却坚持这样的研发支出。现在,华为日均申请专利数达到了8个,而在2008年、2014年、2015年这三年,华为注册的全球专利申请数均为世界第一。这么多的专利怎么来的?是真金白银砸出来的。这意味着,中国486家所谓的高科技企业的研发总投入,还没有华为一家的多。联想十年的研发投入只达到了华为一年的投入量,联想研发的投入占了销售收入的2%-3%。但华为是多少?早在1996年,华为就把“按照销售收入的10%提取研发费用”写进了《基本法》。但事实上,仅去年一年,这一比例就达到了15.8%。今年的预算是600多亿,只许花完,不许结余,否则追究责任。

这些钱干什么不好?投入研发,有一半的可能是失败,但华为几十年来就是这么砸的。过去,在没钱、缺钱的时候,华为提出了“先生产、后生活”的倡议。好不容易赚到的钱,公司先拿着,没有给大家分下去,没有急于提高员工生活质量,而是先投入到研发领域和生产领域。

但是社会上一些企业是怎么做的呢?大家都不想厚积,却妄图薄发。我们追求快餐消费,又梦想一夜成名。但是,做企业是有规律的,没有多年的坚守、忍耐,任何人都不可能一飞冲天,成为行业的老大。所以,成功必定要有一个艰难的过程。如果舍弃了这个过程,即便能腾飞,也不可能持续,不会长久。不忘初心,方得始终。企业要想获得成功,必须要像华为这样,沿着一定的成长路径坚守下去。但是,很多企业坚守不下去,往往是因为定了初心,却又要背叛初心,明明知道方向,却又一直在拐弯儿。

于是,我们一再强调弯道超车,却忽略了规避机会主义的陷阱。超越竞争对手靠什么?要靠实力。前苏联的世界公路自行车冠军曾经说过,我超越竞争对手,是在爬坡的时候。为什么?因为爬坡的时候才能考验你的实力。而中国企业却总是妄图在拐弯的时候超越对手,更有人提出,要把竞争对手引进泥沼——这些思维都是典型的机会主义。市场经济为我们提供了很多机会,但机会主义横行却对市场经济造成了危害,也伤害了千千万万个踏踏实实走正道的企业。这是当前中国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

相信这个世界是公平的,没有华为在研发领域、营销领域的巨额投入,也就没有与世界级企业三分天下的可能。所以说,华为可谓是一朵“奇葩“。华为为什么敢于这样投入?这是由华为的创新理念所决定的,是它的治理结构决定的。所幸,华为公司没有上市,如果上市,它不敢这样;否则任正非可能早就下台了。

再一个原因,任正非在华为所占的股份为1.4%。也就是说,华为发展得再好,任正非也只能拿1.4%,他只是个小股东。我们可以试想一下,假如任正非的股份占90%,他还敢于这样投入吗?他当然要去买游艇,买私人飞机了。但是,任正非没有这么做。这没有什么好解释的,这就是华为的核心价值观。

如今,双创概念大行其道,创新创业令中国人血脉贲张。但事实上,在所有创新和创业的背后,都是真金白银的投入。不仅仅要投入钱、投入时间,甚至还要投入健康。所以,所谓的创新、创业,并不是浪漫的童话故事,而是一个沉甸甸的话题。

当社会呼吁大学生参与创业的时候,我一个学生也按捺不住,想去社会上闯一闯。我了解到,这个学生的家庭背景很一般,所以劝告他,不要去追赶这个潮流。我说,你本身是文科生,没有北大、清华的理工科背景。人家至少还有一定的技术专长,而仅凭文科生的激情与浪漫是无法创业的。作为六零后,我一生没有创业,每天都干着重复的工作。我难道没有你聪明吗?那么多大学生,他们都没有你聪明吗?人是有差异的,在这个世界上,不是任何人都适合创新、创业。而一个有志于创新、创业的人,一定要做好最坏的打算:倾家荡产、妻离子散、家破人亡。这就是创新创业,它甚至是血淋淋的。而在这种浮躁的社会风气之下,年轻人也心旌摇荡,人人大谈创新、创业,开口必提A轮、B轮,梦想自己有一天也能成为企业家,成为上市公司,走上人生巅峰。但是血的事实告诉我们,哪有那么容易的事?还有一些人,因为想赚快钱,轻易就落入了传销的圈套,甚至丢掉了性命。所以我觉得,似是而非的理论难以支撑创新与创业,还是要回归企业的本质来理解企业。

在这个意义上,我认为,华为是一个非常好的样本。通过对它的研究,我们能够理解,什么是回归企业的本质。

四、世界是由常识来主宰的

华为今年的目标是930亿美元,注意,是美元,不是人民币。按照惯例,华为在每年的一月份都会召开市场部大会,并且要求各单元在这次大会上将自己的销售目标公布出来。华为的增长势头处于“压都压不住”状态。

已经取得了如此辉煌成就的华为,却是一个只重视过程,却不重视结果的公司。即所谓的,“不问功名只问道”,华为把过程看得很严重,却把结果交给了上天。

在华为看来,上天已经定好了规律。所以,华为只需要做一只乌龟。距离肯定有,但我只要肯爬,就会不断地接近目标。所以,世界是由常识来主宰的。一个人、一个组织能走多远,取决于什么?我们都知道,距离等于时间乘以速度。兔子跑得快,但是它老歇着。乌龟的速度慢,但是它只要不停下脚步,就一定能超越。这就是常识,常识往往就这么简单。所以,华为将所有的关注点都聚焦于爬行,而把距离和结果交给了上帝。

正是这样一个不关注结果的公司,却于2010年正式进入到世界500强的行列。当天,公司高层正在开会。在消息发布出来的时候,常务副总裁走了进来,说,报告大家一个“坏”消息,华为进入世界500强了。这样的结果是大家早就料想到的,也是华为坚持不懈爬行了几十年的自然结果。华为始终认为,只要你肯爬,上天自然会给你回答。所以,现场并没有响起掌声。

当然,上天也不有不公平的时候,这体现在人与人的差异上。对任何人来说,上帝都不会为他关上所有的门,至少有一扇门可以改变命运,那就是奋斗。

华为就是这样一个通过奋斗走上事业巅峰的企业。它甚至带有严重的先天不足,根本无法和那些有着上百年历史的跨国公司相比,但是它坚持了一条奋斗之路。只要你走向上了这条路,上天自然会给你一个好的回答。而对于华为来讲,这种回答就是它一路走来所取得的成就,每一次的成就,都是一次惊喜。比如,从10年到15年,华为世界500强的排位中飙升了169位。去年,则再一次飙升到了129位之上。 同时我们看到,在行业内,华为的竞争对手排名都在往下掉,尤其是今年,掉得更厉害。

可怕的是:在混沌的不确定时代,我们会失去可靠性——包括战略、趋势、内部和外部;可喜的是:在混沌的不确定时代,我们还有常识、规则与规律可以依赖

参观华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参观华为 » 华为超越竞争对手,都是在爬坡的时候!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