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正非讲话:坚定不移地坚持发展的方向!【1995年01月09日】

参观华为

微信图片_20180723092230

任正非说:“一个领导人重要的素质是方向、节奏。他的水平就是合适的灰度。坚定不移的正确方向来自灰度、妥协与宽容。”

这里面包含三个要素:第一,清晰的方向来自灰度;第二,领导者必须学会宽容;第三,没有妥协就没有灰度。只有学会灰度,才会有宽容,也只有宽容,才能双赢。

这三个要素读似简单,但要深刻理解其内涵却非常困难。本文从任正非说过的三句话做个备注。

1、允许异见,就是战略储备

余承东自从2010年出任华为消费者BG CEO以来,行事高调,但又出言不逊,惹得内外风波不断。同时,前几年华为手机几乎全线失败,小米成功的反衬,更让余承东不堪忍受,余承东说:“我的痛苦来自反对声,很多不同的异议,很多噪音,压力非常大。”

在华为内部,余承东一度被“禁言”,差点被“下课”!

对于消费者BG以及余承东的种种非议,任正非表现出极强的宽容度。任正非对内部说了一句:允许异见,就是战略储备!我对自己的批判远比我自己的决定要多。

话外之音:你们一边自我批判去,不要老盯着别人的不足,更不要来逼我做开掉余承东的决定!

余承东最终成就了华为的终端业务。如果没有任正非的力挺和包容,除了余承东下课被贴上“失败者”标签之外,华为手机业务恐怕也仍然是雾霾笼罩!

2、将星闪耀

“将星闪耀”——这是任正非在发现人才,惊喜和激动之余,很爱用的一个词!

在华为的内部论坛,当有人发帖子,言之有物地指出华为的问题,即使言辞尖锐,角度犀利,但如果绝非意气用事,在看到问题的同时能提出很好的解决思路。这些言论被任正非发现时,任正非就会说:“将星闪耀”!

企业用人非常容易陷入“非黑即白”的怪圈,特别是当一个企业成功的时候,对一些特立独行的人更容易一棍子打死。任正非始终保持一份清醒,不沉溺于过去的荣耀,更不让华为的管理层一手遮天。因为,人才的迭代或许比业务的迭代更为重要!

3、努力贡献的人不一定是乖孩子

任正非始终希望华为的干部能够从员工的贡献度去做激励,也就是华为的“获取分享制”。有一次有关利益分享的讲话中,任正非说:“有使命感,努力贡献的人,不一定是乖孩子,华为的文件过去许多是管乖孩子的。如果这些努力贡献者没有得到利益,这是我们的战略失败。”“你们要敢于为那些有缺点的优秀奋斗者说话,是不是有贡献,是依据他的表现,而不是依据公司的条文。”

贡献是唯一标准!其他方面鼓励有灰度,有余量。

任正非的哲学思想始终散发出迷人的光辉。我们有必要再重温一下任正非的《开放、妥协与灰度》,这是任正非所有讲话中,最具哲学深度的一篇。

微信图片_20180406093054

开放、妥协与灰度

――任总在09年全球市场工作会议上的讲话

2009年1月15日

华为的核心价值观中,很重要的一条是开放与进取,这条内容在EMT讨论中,有较长时间的争议。华为是一个有较强创新能力的公司,开放难道有这么重要吗?其实我们由于成功,我们现在越来越自信、自豪和自满,其实也在越来越自闭。我们强调开放,更多一些向别人学习,我们才会有更新的目标,才会有真正的自我审视,才会有时代的紧迫感。

一、坚定不移的正确方向来自灰度、妥协与宽容

我们常常说,一个领导人重要的素质是方向、节奏。他的水平就是合适的灰度。

一个清晰方向,是在混沌中产生的,是从灰色中脱颖而出,而方向是随时间与空间而变的,它常常又会变得不清晰。并不是非白即黑,非此即彼。合理地掌握合适的灰度,是使各种影响发展的要素,在一段时间的和谐,这种和谐的过程叫妥协,这种和谐的结果叫灰度。

妥协一词似乎人人都懂,用不着深究,其实不然,妥协的内涵和底蕴比它的字面含义丰富得多,而懂得它与实践更是完全不同的两回事。我们华为的干部,太多比较年青,血气方刚,干劲冲天,不大懂得必要的妥协,也会产生较大的阻力。我们纵观中国历史上的变法,虽然对中国社会进步产生了不灭的影响,但大多没有达到变革者的理想。我认为,面对它们所处的时代环境,他们的变革太激进,太僵化,冲破阻力的方法太苛刻。如果他们用较长时间来实践,而不是太急迫,太全面,收效也许会好一些。其实就是缺少灰度。方向是坚定不移的,但并不是一条直线,也许是不断左、右摇摆的曲线,在某些时段中来说,还会划一个圈,但是我们离得远一些,或粗一些看,它的方向仍是紧紧地指着前方。

我们今天提出了以正现金流、正利润流、正的人力资源效率增长,以及通过分权制衡的方式,将权力通过授权、行权、监管的方式,授给直接作战部队,也是一种变革。在这次变革中,也许与廿年来的决策方向是有矛盾的,也将涉及许多人的机会与前途,我想我们相互之间都要有理解与宽容。

二、宽容是领导者的成功之道

为什么要对各级主管说宽容。这同领导工作的性质有关。任何工作,无非涉及到两个方面:一是同物打交道,二是同人打交道。不宽容,不影响同物打交道。一个科学家,性格怪癖,但他的工作只是一个人在实验室里同仪器打交道,那么,不宽容无伤大雅。一个车间里的员工,只是同机器打交道,那么,即使他同所有人都合不来,也不妨碍他施展技艺制造出精美的产品。但是,任何管理者,都必须同人打交道。有人把管理定义为“通过别人做好工作的技能”。一旦同人打交道,宽容的重要性立即就会显示出来。

人与人的差异是客观存在的,所谓宽容,本质就是容忍人与人之间的差异。不同性格、不同特长、不同偏好的人能否凝聚在组织目标和愿景的旗帜下,靠的就是管理者的宽容。

宽容别人,其实就是宽容我们自己。多一点对别人的宽容,其实,我们生命中就多了一点空间。

宽容是一种坚强,而不是软弱。宽容所体现出来的退让是有目的有计划的,主动权掌握在自己的手中。无奈和迫不得已不能算宽容。

只有勇敢的人才懂得如何宽容;懦夫决不会宽容,这不是他的本性。宽容是一种美德。

只有宽容才会团结大多数人与你一齐认知方向,只有妥协才会使坚定不移的正确方向减少对抗,只有如此才能达到你的正确目的。

三、没有妥协就没有灰度

坚持正确的方向,与妥协并不矛盾,相反妥协是对坚定不移方向的坚持。

当然,方向是不可以妥协的,原则也是不可妥协的。但是,实现目标方向过程中的一切都可以妥协,只要它有利于目标的实现,为什么不能妥协一下?当目标方向清楚了,如果此路不通,我们妥协一下,绕个弯,总比原地踏步要好,干吗要一头撞到南墙上?

在一些人的眼中,妥协似乎是软弱和不坚定的表现,似乎只有毫不妥协,方能显示出英雄本色。但是,这种非此即彼的思维方式,实际上是认定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是征服与被征服的关系,没有任何妥协的余地。

华为董事会

“妥协”其实是非常务实、通权达变的丛林智慧,凡是人性丛林里的智者,都懂得恰当时机接受别人妥协,或向别人提出妥协,毕竟人要生存,靠的是理性,而不是意气。

“妥协”是双方或多方在某种条件下达成的共识,在解决问题上,它不是最好的办法,但在没有更好的方法出现之前,它却是最好的方法,因为它有不少的好处。

妥协并不意味着放弃原则,一味地让步。明智的妥协是一种适当的交换。为了达到主要的目标,可以在次要的目标上做适当的让步。这种妥协并不是完全放弃原则,而是以避退为进,通过适当的交换来确保目标的实现。相反,不明智的妥协,就是缺乏适当的权衡,或是坚持了次要目标而放弃了主要目标,或是妥协的代价过高遭受不必要的损失。明智的妥协是一种让步的艺术,妥协也是一种美德,而掌握这种高超的艺术,是管理者的必备素质。

只有妥协,才能实现“双赢”和“多赢”,否则必然两败俱伤。因为妥协能够消除冲突,拒绝妥协,必然是对抗的前奏;

我们的各级干部要真正领悟了妥协的艺术,学会了宽容,保持开放的心态,就会真正达到灰度的境界,就能够在正确的道路上走得更远,走得更扎实。

华为考察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参观华为 » 任正非讲话:坚定不移地坚持发展的方向!【1995年01月09日】

赞 (2)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