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正非的“灰度”与灰度管理智慧(1): “在哲学上我信奉‘灰度’,信奉妥协”(2): 方向大致正确,组织充满活力

我认为,华为的成功,首先是企业家与企业家精神的成功。没有任正非,就没有华为,任正非的伟大,成就了今天华为的成功,华为今天的成功,反过来也成就了任正非的伟大。所以有的人问我,彭老师你能不能用一句话来概括,华为的创始人任正非,他的主要特别点是什么?他伟大在什么地方?我说,对任正非的概括,只能用“伟大、灰度、看不透“七个字来概括。如果要用一句话来概括任正非独特的管理哲学与管理思想,我还是用七个字“智慧、灰度、学不到”来概括。为什么对任正非的个性以及任正非的特征,我只能用“伟大、灰度、看不透“来概括?那是因为,人类历史上伟大的政治家、企业家、军事家,往往都很难用一两句话清晰地去给他进行画像。因为卓越的企业家,都是一个态叠加的、复杂的混合体,在他们身上体现着复杂多重的个性,也体现着内心的矛盾冲突,以及对矛盾的驾驭。正如吴春波教授所描述的,他认为任正非是一位游走在黑与白之间的一个灰度的人。所谓灰度的人,就是在他身上有时候会体现两个极端个性的综合,体现为一种“矛盾对立统一”个性,比如他既脾气暴躁,有时候很凶,显得很恶,但又能静水浅流,内心很善;他有时候既铁骨铮铮,很刚强,但又柔情似水,又显得很脆弱;他有时候既嫉恶如仇,眼睛里容不得半点沙子,但又宽容妥协,懂得进退;他既用兵很狠,但是又爱兵心切;既很率直,很率性,像个小孩一样稚气顽劣,在大是非面前,又显得成熟老练,胸有成竹……所以我说,我也赞同吴春波教授的这种描述,任正非的个性,是一个“灰度”的人。用我对优秀企业家,卓越企业家概括性的三句话就是:有情怀,懂江湖,通人性。所谓有情怀,就是立意高远,有远大的目标追求,有高境界;同时,又懂江湖,懂人情世故,接地气、务实,情怀是天,江湖是地,要打通天与地,靠什么?靠人,通人性。通人性就是了解人性,有同理心,善解人意,内心充满了人文关怀。

     所以我说,任正非也是符合卓越企业家这三条,有情怀,懂江湖,通人性。打通天地,实际上就是说,人要是一个混沌的人、灰度的人,因为一个灰度的人,有时候你看不透。在管理哲学上,任正非他是崇尚“灰度”的,他在管理华为的实践过程中,形成了一套基于灰色的经营管理假设、理念与哲学,可以说灰色的管理理论,贯穿了华为30多年的成长,成为华为的管理智慧与方法论。在任正非的价值观中,他认为“灰度”是一个常态,这个世界没有绝对的黑和绝对的白,这个绝对本来就不存在,绝对只是数学上定义的,在物理学上不可能,物理学上绝对的黑一打开,灰尘落上去就变成了深灰,绝对的白一打开,灰尘落上去就变成了浅灰。任正非在哲学上是信奉“灰度”,信奉妥协,白与黑之间有一个妥协就是灰度。所以他说,领导人最重要的素质是什么呢?

领导人最重要的素质就是方向、节奏,他的水平就是合适的灰度。那么如何来理解“灰度”管理智慧?所谓灰色,其实就是在纯白与纯黑之间相叠加的颜色,我们说黑白相叠加就呈现灰色,那么从动态角度看,灰色是黑白之间的一系列过渡色,由浅到深,由深到浅,灰色实际上是黑中有白,白中有黑。那灰度思维显然跟黑白的二元对比思维是不一样的,我们说黑跟白是对立的,黑不能变成白,白不能变成黑,黑白是一种二元对立思维,水火不相融,尤其是西方国家,基于所谓科学的这种思维,本质上是一种二元对立的黑白思维。但灰色恰恰包容了黑与白,是黑白一体的。灰度思维,本质上是超越了二元对立思维的一种系统思维、整体思维,是基于中国优秀的传统文化发展的禅宗的思维。禅宗的不二法则,禅宗的整体思维,系统思维,本质上也是一种灰度思维。在某种意义上,灰度是跨越了黑白,是黑白的一种叠加,所以是一种更广阔,是一种高贵的灰度。任正非认为灰度是常态,黑与白是哲学上的假设,所以他说,我反对在公司管理上走极端,要提倡灰度思维,提倡系统思维。那么对于任总所提出的灰度管理哲学以及灰度的管理智慧,如何正确理解,如何在管理实践过程中有效的应用灰度的管理思维?我想首先要澄清一些误解:第一个误解:认为灰度就是中庸,灰度就是不需要黑白分明,就是不偏不倚,走中庸的道路。我认为这是对灰度的一个误解,灰度是在黑白之间游走,有时候偏向黑一点,有时候偏向白一点,有时候深灰一点,有时候浅灰一点,完全是根据外部环境的这种变化不断去做调整,不断进行“度”的把握,所以它是一种动态的选择,是一种审时度势,是一种度的这种把握。它需要的不是简单的折中和中庸,而是在黑白之间的一种把握,是一种驾驭能力,是一种度的把握的艺术。

第二个误解:认为灰度就是实用主义,就要把事干成,就是为了目标的实现,不需要底线和原则,认为灰度可以无原则的妥协。其实,灰度思维,虽然要懂得妥协,要懂得退让,但是退让和妥协是有底线的,是有原则的。没有灰度的人宁折不弯,有灰度的人是弯而不折。所以任正非对于核心价值观的坚守,是旗帜鲜明,绝对不和稀泥,不捣糨糊。也就是说对于原则问题,设计价值观的问题,涉及到经营底线的问题,绝对不能突破,必须要坚守,弯而不折,是有底线的灰度,有原则的灰度。

第三个误解:认为灰度就是混沌,就是大概齐,不需要精准,不需要精确,差不多就行,只需要务实,不需要求真。我认为,灰度恰恰是要既求真又务实,既要追求精确,又要追求模糊判别。在具体任务上、在绩效指标、流程制度上,要绝对不含糊,要明确,执行要精准到位;但是在总体上、系统上,是强调要有模糊判别,不需要过度较真。

第四个误解:认为灰度就是消极处事的态度,就是在混沌之中,凭着感觉过日子,摸着石头过河,不需要激情。我认为这也是对灰度的误解。其实灰度更强调,混沌之中方向的正确,信念的坚定,灰度的管理思维既强调危机意识,尤其是在企业发展顺利的时候,又在企业遇到挫折遇到问题的时候,强调乐观,强调奋发向上,强调对未来充满信心,用正能量牵引。所以你可以看到,在一个灰度的组织氛围之中,他既强调危机感、紧张感,同时又强调遇到挫折的时候不要悲观,要乐观,要奋发向上,要相信未来,要相信相信的这种力量。

第五个误解:认为灰度就是追求平衡、稳态,而不需要打破平衡。我认为这也是对灰度的误解。灰度是不断追求平衡又打破平衡,在打破平衡之中寻求新的平衡,在新的平衡之中,又打破平衡,寻求新的不平衡,它也是在平衡与不平衡之中不断去游走。所以组织既要拉开差距打破平衡,同时又不能使得这种差距过大,过度不平衡了,就要往回拉,要想尽办法实现相对的平衡,在平衡与不平衡之中进行动态的选择。所以灰度思维和灰度智慧在企业管理之中要得到有效应用的话,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灰度的管理智慧要得到有效利用,第一,企业家必须要有大智慧,没有大智慧的企业家,是很难驾驭灰度智慧和灰度思维;第二,善用灰度思维的企业家,都是情商很高的企业家,都是内心强大的企业家,都是能够在错综复杂的矛盾关系之中合理地把握度,审时度势的企业家。所以,不是谁都可以善用这种灰度思维,只有卓越的企业家,优秀的企业家,才是灰度智慧的应用高手。而且灰度的思维与灰度的智慧,往往是在实践过程之中,不断去悟,不断去修炼,最终才能有效的把握。因为这种最高的管理艺术和方法,所以我说任正非的灰度思维伟大,是大智慧,但有时候轻易学不到。

一个企业要以灰度思维来指导一个企业的战略管理实践。战略是什么?战略是一种选择,你选择干什么,不干什么;战略是一种方向的确定,你选择什么样的产业发展方向,选择什么样的业务发展方向,选择什么样的赛道。那灰度思维是什么?企业往往是以灰度去洞见未来,去找到企业未来正确的战略方向。尤其是我们现在所面临的是这么一个复杂多变的新时代,未来往往是无法准确预测的,那么一个企业要应对这种不确定性,要在不确定的混沌之中去前行,最重要的战略思维就是任正非所提出的“方向大致正确,组织充满活力”。“方向大致正确,组织充满活力”之所以是最重要的灰度战略,是因为在一个不确定的这个时代,战略是很难精准规划的,只能保持方向大致正确,所以企业在进行战略选择的时候,往往是朝可能的方向先开枪、再瞄准,再去动态地进行战略的选择和聚焦,所以作为一个组织来讲最重要的是保持方向大致正确,不一定要做一个非常精准的战略规划。这就是我们所讲的在一个错综复杂时代的一种战略思维。 在不确定时代,企业要持续地活下去,最大的战略思维就是要以内在的确定性,来应对外部的不确定性,这个内在的确定性就是组织始终要充满活力,要以组织的活力去应对战略的混沌和不确定性。也就是说,从企业外部来讲,企业要“低作堰”,要始终保持以客户中心,以客户需求驱动,那么这个企业就能保证方向的大致正确,从企业内部来讲,企业要充满活力,要“深淘滩”,要通过加大对技术创新的投入、加大对客户需求的认知,通过双轮驱动机制,通过“以奋斗者为本,持续艰苦奋斗,真正形成以客户为导向”的奋斗机制,让整个组织充满活力,充满战斗力,那么这个组织就能够应对外部的不确定性。做好自己,本身就是一种应对外部环境的一种内在战略思维,所以一个组织不管外部环境怎么变,只需要保持组织自身的活力,因为活力是组织健康与战斗力、免疫力的第一标志。活力里面最重要的是干部的活力,所以任正非最近有一个讲话,“我们要用充满活力的干部队伍,去应对外部环境的不确定性”。从这个意义上来讲,灰度的战略思维,第一是保持方向大致正确,第二是要保持组织充满活力。只要组织内在尤其是干部队伍始终充满活力,我们就能够应对外部环境的不确定性,不断朝着既定的大致方向前行,不断去克服战略过程之中的各种艰难困苦,最终去实现我们心中所要达到的这个目标。 另外,灰度的战略思维体现在实现企业目标的过程之中,最重要的方法论就是妥协。妥协是实现战略目标,以及企业处理内外矛盾关系的一种有效手段和方法论,而且妥协本身是一种务实的态度和理念,是打破极端思想与偏执的利器。一个企业在成长发展过程中,在实现目标的过程之中,面临着各种绕不过去的坎,有时候有些坎绕不过去,该拐弯就要拐弯,该低头还得低一下头,该妥协还是要妥协,否则达不到自己的目标。企业在实现战略目标的过程中还会面临各种错综复杂的矛盾,要处理好眼前和长远之间的矛盾,要处理好不同利益相关者之间的矛盾。企业要处理各种矛盾的过程中就要懂得妥协,要把握各种矛盾的平衡,要抓住主要矛盾。企业在决策的过程中,也要懂得妥协,按任正非所讲的,“相互之间相处的时候只坚持自己的意见,可能就不能团结很多的人,所以有时候需要绕一个弯,打一个圈”,你才能团结,才能综合更多的意见,才能吸纳更多的智慧,才能团结更多的人。所以面对众口难调、人多势众的时候,你需要妥协。妥协在本质上是解决内外矛盾关系的一种非常务实、通权达变的一种丛林智慧,所以任正非提出“凡是人性丛林里的智者,都懂得恰当时机接受别人妥协,或向别人提出妥协,毕竟人要生存,靠的是理性,而不是意气。”你要靠自己意气用事,你不懂妥协、进退,过于偏执,那你就可能被江湖所淹没。另外,妥协就是要抓住主要矛盾和矛盾的主要方面,要把握方向,谋定而后动,要急用先行,不追求完美,要深入细致地做好每项工作。最后,战略决策的过程是一个灰色的过程,尤其是企业高层在进行重大的经营决策和战略决策的时候,必须要开放,高层必须要民主,要有开放的大脑、妥协的精神,这样才能集思广益,达成共识,形成群体智慧,才能形成力出一孔,利出一孔的内在凝聚力。

参观华为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参观华为 » 任正非的“灰度”与灰度管理智慧(1): “在哲学上我信奉‘灰度’,信奉妥协”(2): 方向大致正确,组织充满活力

赞 (2)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