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正非说的“范弗里特弹药量”

我们知道,立足于企业的经营行为,战略指引有四个维度。

一是开发产品。开发和生产满足客户需求,给客户带来价值或解决客户痛点的产品。

二是市场销售。通过跟客户的连接产生销售行为,然后挖掘商业线索、市场机会,实现从线索到机会点,到挖掘合同,再到合同的签署、交付、回款。

三是财经管理。通过资源的配置和管理,达到经营成本的控制和盈利目标的实现。

四是人才培养。企业经营的落地最终靠人才,人才既是战略发展的基石,也是企业价值管理的核心要素。

立足于财经角度,战略指引主要包括战略投入、增长与盈利的平衡、客户界面的投入、合理资本架构等。

战略规划解读到财经,体现为八个字——规模、盈利、效率、风险。规模:基于对市场机会的洞察,回答销售量、收入、回款等规模指标的增长问题;盈利:回答主营业务的产品、服务及解决方案的获利能力问题;效率:回答资源配置过程中的投入产出比问题,效率反映内部运营的质量,如费效比、人均销售额、人均利润等指标;风险:回答对重大业务风险、财务风险的识别、评估、防范及应对的问题。

不管是从战略规划角度,还是从经营行为角度,或是从财经导向角度,对于华为来说,就是不惜一切代价做研发。华为在《华为基本法》中明确规定研发投入要确保达到销售收入的10%以上。

“(研究开发政策)第二十六条,顾客价值观的演变趋势引导着我们的产品方向。我们的产品开发遵循在自主开发的基础上广泛开放合作的原则。在选择研究开发项目时,敢于打破常规,走别人没有走过的路。我们要善于利用有节制的混沌状态,寻求对未知领域研究的突破;要完善竞争性的理性选择程序,确保开发过程的成功。我们保证按销售额的10%拨付研发经费,有必要且可能时还将加大拨付的比例。”

华为近10年研发投入及占比如表:

年度销售收入(亿元)研发投入(亿元)研发投入占比
200812521129%
2009149114310%
2010185217710%
2011203923712%
2012220229713%
2013239031613%
2014288240814%
2015395059615%
2016521676415%
2017603689715%
20187212101514%
20198588131715%
20208914141916%

华为近10年的研发投入已超过7200亿元人民币。据欧盟委员会2020年12月发布的《2020版欧盟工业研发投资记分牌》统计显示,2019年度华为已超越三星和苹果,仅次于Alphabet和微软,成为全球第三大研发投入最多的公司。

华为为什么要做那么大的研发投入呢?任正非曾于2006年在《天道酬勤》一文中写道:

“华为没有背景,也不拥有任何稀缺的资源,更没有什么可依赖的,除了励精图治、开放心胸、自力更生,我们还有什么呢?最多再加一个艰苦奋斗,来缩短与竞争对手的差距。公司高层管理团队和全体员工的共同付出和艰苦奋斗,铸就了今天的华为。

我们在GSM上投入了十几亿研发经费,多少研发工程师、销售工程师为之付出了心血、努力、汗水和泪水。在1998年我们就获得了全套设备的入网许可证,但打拼了8年,在国内无线市场上仍没有多少份额,连成本都收不回来。

2G的市场时机已经错过了,我们没有喘息,没有停下来,在3G上又展开了更大规模的研发和市场开拓,每年近10亿元的研发投入,已经坚持了七八年,因为收不回成本,华为不得不到海外寻找生存的空间……

自创立那一天起,我们历经千辛万苦,一点一点地争取到订单和农村市场;另一方面我们把收入都拿出来投入到研究开发上。当时我们与世界电信巨头的规模相差200倍之多。通过一点一滴锲而不舍的艰苦努力,我们用了十余年时间,终于在2005年,销售收入首次突破了50亿美元,但与通信巨头的差距仍有好几倍。最近不到一年时间里,业界几次大兼并:爱立信兼并马可尼,阿尔卡特与朗讯合并、诺基亚与西门子合并,一下子使已经缩小的差距又陡然拉大了。我们刚指望获得一些喘息,直一直腰板,拍打拍打身上的泥土,没想到又要开始更加漫长的艰苦跋涉……

华为茫然中选择了通信领域,是不幸的,这种不幸在于,所有行业中,实业是最难做的,而所有实业中,电子信息产业是最艰险的;这种不幸还在于,面对这样的挑战,华为既没有背景可以依靠,也不拥有任何资源,因此华为人尤其是其领导者将注定为此操劳终生,要比他人付出更多的汗水和泪水,经受更多的煎熬和折磨。唯一幸运的是,华为遇上了改革开放的大潮,遇上了中华民族千载难逢的发展机遇。公司高层领导虽然都经历过公司最初的岁月,意志上受到一定的锻炼,但都没有领导和管理大企业的经历,直至今天仍然是战战兢兢,诚惶诚恐的,因为十余年来他们每时每刻都切身感悟到做这样的大企业有多么难。多年来,唯有更多身心的付出,以勤补拙,牺牲与家人团聚、自己的休息和正常的生活,牺牲了平常人都拥有的很多的亲情和友情,消蚀了自己的健康,经历了一次又一次失败的沮丧和受挫的痛苦,承受着常年身心的煎熬,以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苦卓绝的努力和毅力,才带领大家走到今天。

18年来,公司高层管理团队夜以继日地工作,有许多高级干部几乎没有什么节假日,24小时不能关手机,随时随地都在处理随时发生的问题。现在,更因为全球化后的时差问题,总是夜里开会。我们没有国际大公司积累了几十年的市场地位、人脉和品牌,没有什么可以依赖,只有比别人更多一点奋斗,只有在别人喝咖啡和休闲的时间努力工作,只有更虔诚对待客户,否则我们怎么能拿到订单?

为了能团结广大员工一起奋斗,公司创业者和高层领导干部不断地主动稀释自己的股票,以激励更多的人才加入这从来没有前人做过和我们的先辈从未经历过的艰难的事业中来,我们一起追寻着先辈世代繁荣的梦想,背负着民族振兴的希望,一起艰苦跋涉。公司高层领导的这种奉献精神,正是用自己生命的微光,在茫茫黑暗中,带领并激励着大家艰难地前行,无论前路有多少困难和痛苦,有多少坎坷和艰辛。

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新兴市场,因此,世界巨头都云集中国,公司创立之初,就在自己家门口碰到了全球最激烈的竞争,我们不得不在市场的狭缝中求生存;当我们走出国门拓展国际市场时,放眼一望,所能看得到的良田沃土,早已被西方公司抢占一空,只有在那些偏远、动乱、自然环境恶劣的地区,他们动作稍慢,投入稍小,我们才有一线机会。为了抓住这最后的机会,无数优秀华为儿女离别故土,远离亲情,奔赴海外,无论是在疾病肆虐的非洲,还是在硝烟未散的伊拉克,或者海啸灾后的印尼,以及地震后的阿尔及利亚……,到处都可以看到华为人奋斗的身影。我们有员工在高原缺氧地带开局,爬雪山,过丛林,徒步行走了8天,为服务客户无怨无悔;有员工在国外遭歹徒袭击头上缝了30多针,康复后又投入工作;有员工在飞机失事中幸存,惊魂未定又救助他人,赢得当地政府和人民的尊敬;也有员工在恐怖爆炸中受伤,或几度患疟疾,康复后继续坚守岗位;我们还有三名年轻的非洲籍优秀员工在出差途中飞机失事不幸罹难,永远地离开了我们……

18年的历程,10年的国际化,伴随着汗水、泪水、艰辛、坎坷与牺牲,我们一步步艰难地走过来了,面对漫漫长征路,我们还要坚定地走下去。”

这种战略聚焦和密集性投入,华为喜欢用一个词来表达——范弗里特弹药量。

“在我们有这么多钱的时候,还像农民一样节约着搞研发,错了,就是要敢于在研发上大规模投入,抢占战略制高点。打下了战略制高点,站在山顶上下面全是你的战士;打不下战略制高点,下面就是一大堆尸体。我们要使用饱和攻击,范弗里特密集弹药量。到达上甘岭的目标我们可以有几条道路可走,不一定只走一条路。当越来越明显是其中一条路的时候,就把其他路的资源向这条路聚集,集中资源实现突破。”

没有千层底,走不了万里路。华为大量的研发投入,除了研发产品推向市场之外,还形成了大量的专利成果。截至2019年年底,华为在全球共获得授权专利 85000多件,其中中国授权30000多件,欧美授权40000多件,8.5万件专利中发明专利占90%(截止至2020年12月31日,在全球共获得授权专利已超过10万件,其他未公布具体数据)。

研发投入,从财务计账角度,归属于管理费用,或单独列支研发费用,对当期损益有非常大的影响。华为2020年实现销售收入8914亿元,实现净利润为646亿元。2020年华为的研发投入为1419亿元,假如将研发费用开支减少一半,全年净利润就可提升至1356亿元。如果华为是上市公司,这种操作几乎可以把公司市值提高一倍之多!

这么大的研发投入,从财务报表的视角是不合算的,但从战略财经的视角却是非常重要的。企业的利润就好比人体身上的脂肪,当你通过锻炼耗散掉,转变成肌肉,虽然没有带来直接的面包和金牌,但对于你的未来却是大有裨益的。

企业追求利润的最大化,从财经角度需要重新审视,当期财务报表做漂亮了,却可能严重伤害了未来。

参观华为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参观华为 » 任正非说的“范弗里特弹药量”

赞 (1)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