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正非的咖啡与蓝血演进

120

华为,任正非对高级干部的培养轨迹是,从最初的英雄(如郑宝用、李一男),到目前的将军(无数将军带领17万华为军行走在全球),下一个目标是培养战略思想家。

 

这也是华为血洗人才,从“红血”向“蓝血”演进的一个过程!大部分干部会止步于红血,只有极少数能蜕变到蓝血。

 

这个演进过程其实会极其痛苦,但任正非用“喝咖啡”来作比喻。任正非有两次讲话谈到这个问题,从华为外部看,浪漫又轻松;但对华为内部的管理干部来说,无疑这又是一次号角的吹响。

 

2013年9月5日任正非在《最好的防御就是进攻》的讲话中说:

 

高级干部要少干点活儿,多喝点咖啡。视野是很重要的,不能老像中国农民一样,关在家里埋头苦干。美国是很开放的,这是我们不如美国的地方。

 

最近胡厚崑写了篇文章《数字社会的下一波浪潮》,就专门讲“过去拥有的知识已经没有意义了”,知识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掌握知识和应用知识的能力和视野。

 

我做过一个测试,让服务员制作榴弹炮,他们之前对榴弹炮完全没有概念,通过上网搜索原理和图纸,之前完全不懂榴弹炮的人瞬间就进入了这个领域。高级干部与专家要多参加国际会议,多‘喝咖啡’,与人碰撞,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擦出火花,回来写个心得,你可能觉得没有什么,但也许就点燃了熊熊大火让别人成功了,只要我们这个群体里有人成功了就是你的贡献。公司有这么多务虚会就是为了找到正确的战略定位。这就叫一杯咖啡吸收宇宙能量。”

 

2014年4月16日任正非在上研专家座谈会上说:

 

我们要从战略格局构建我们未来基本技术理论和思想。我们在无线上数学的突破还是有基础的,但我们在有线网的数学上投入是不够的。我在莫斯科研究所的时候说,无线数学科学家要扩充到140人,现在是70人。我们在有线网数学家要开始培养,包括引入准博士,在中国也要这样做。

 

一杯咖啡吸收宇宙能量,你们这些fellow的技术思想为什么不能传播到博士和准博士这些未来的‘种子’里面去?你们和大师喝咖啡,现在为什么不能也和‘种子’喝咖啡?喝咖啡是可以报销的。别怕说白培养了,不来华为,他总为人类服务的吧?把能量输入到‘种子’阶段,这样就形成庞大的思想群。就像一个石头丢到水里面引起波浪一样,一波一波影响世界。你们一个fellow能交5个这样的朋友,一个人几百个的粉丝,一算就影响了多少人。交流也是在提升我们自己,因为我们真的想不清楚未来是什么。

 

华为公司的圈子还太小,你们这些fellow都不出去喝咖啡,只守在土围子里面,守碉堡最终也守不住的嘛。你们这些科学家受打卡的影响被锁死了,在上研所这个堡垒里面怎么去航海?去开放?航海的时候怎么打卡?发现新大陆怎么打卡?沉到海底怎么打卡?从欧洲通向亚洲的海底有350万艘沉船,那些沉到海底的人怎么打卡?所以,我们的管理要开放模式。

 

美国人监控我,我说我是一个思想领袖,不是说悄悄话就成功的。我不把我的思想告诉所有人,我怎么能成功。公司所有战略都开放到网上了,高端技术诀窍你可以不开放,低端产品可以先在内部全开放,然后开源,再然后……。

 

资本主义就是因为开放走向成功,中国以前闭关自守没有成功,所以我们也要走向开放。现在很多人希望把国门关起,说中国会强大。错了!中国关门的时间已经很长了,从来都没有证明中国强大过。美国是最开放的国家,所以美国现在还是最强大。不要看美国有时出现的暂时的落后,但美国是火山喷发式的创新,一会儿冒出一个Apple,一会儿冒出Facebook来,只要美国持续开放,谁能阻挡美国前进的步伐?

 

我们还要走向世界级。现在我们缺思想家和战略家,只停留在将军层面。如果我们都只会英勇奋战,思想错了,方向错了,我们越厉害就越有问题。所以我们希望你们中间能产生思想家,不光是技术专家,要产生思想家,构筑未来的世界。我们为什么起一条路叫稼先路,就是无名英雄,我们为什么起了一条路叫隆平路,就是说不要在乎你的学历,不要有自卑感,人人都能作出贡献。所以,我希望你们上研所也能出现一批思想家,我们已经有些将军了,下面要成为思想家的时间更漫长,我们已经等不了这么多时间,我们三五年内一定要决策我们的战略是什么。”

 

台北中研院院士王汎森曾经写过一篇名为《天才为何成群地来》的文章,在文中他谈到一个事及所受的启发:

【几年前,我与一位留英的政治思想史学者谈到,我读英国近代几位人文学大师的传记时,发现他们并不都是“谁能书阁下,白首太玄经”,而是有参加不完的社交或宴会,为什么还能取得如此高的成就?我的朋友说,他们做学问是一齐做的,一群人把一个人的学问工夫“顶”上去;在无尽的谈论中,一个人从一群人中开发思路与知识,其功效往往是“四两拨千斤式的”。而我们知道,许多重大的学术推进,就是由四两拨千斤式的一“拨”而来。最近我与一位数学家谈话,他也同意在数学中,最关键性的创获也往往是来自这一“拨”。

 

……

 

在谈论中激发火花的例子,在19-20世纪的西方简直是不可胜数。19世纪欧洲思想之都维也纳正是“天才成群地来”的地方,维也纳城大量的咖啡馆成为繁星们的养成之所,往往体现了一群人如何把一个人的学问及思想境界往上“顶”的实况。当时维也纳的小咖啡馆,点一杯咖啡可以坐一天,甚至信件可以寄到咖啡馆,晚礼服也可以寄放在那里。譬如维也纳的 CafeGrien-Steidl咖啡馆就有包括了茨威格等大人物。】

  121

(照片摄于国际索尔维物理研究所。1927年第五次索尔维会议,汇集了全球三分之一的智慧,此次会议主题为“电子和光子”,世界上最著名的物理学家聚在一起讨论重新阐明的量子理论。会议上最出众的角色是爱因斯坦和波尔。前者以“上帝不会掷骰子”的观点反对海森堡的测不准原理,而波尔反驳道,“爱因斯坦,不要告诉上帝怎么做”。这一争论被称为波尔—爱因斯坦论战。参加这次会议的二十九人中有十七人获得或后来获得诺贝尔奖。)

 

此文所得的启发是,一个有活力、有创造性的人,一定是不但做着“白首太玄经”的工作,同时不拘形式地围绕着一两个中心人物自由地交流、对话。一群人可以把一个人的学问顶上去。这也暗合了任正非通过喝咖啡吸收宇宙能量的思想。

 

一杯咖啡吸收宇宙能量!

 

但天天打卡的红血是没有什么时间去喝咖啡的;或者打卡打成习惯了,不再愿意去喝“苦”咖啡。

 

自己蜕变不了怎么办?那就请把你的思想传播到博士和准博士这些未来的“种子”里面去!华为战略思想家更多的会在新一代年青人中产生。

 

借此文也顺便回答了加入“华为学习群”的疑问。即,不拘形式地围绕着一两个中心人物自由地交流、对话,一起喝咖啡吸收宇宙的能量。你,可能就是被顶上去的那个人!

参观华为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参观华为 » 任正非的咖啡与蓝血演进

赞 (0)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