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正非第二次谈话:我什么都不懂,就懂一桶浆糊!

我什么都不懂,我就懂一桶浆糊,将这种浆糊倒在华为人身上,将十几万人黏在一起,朝着一个大的方向拼死命的努力。

05

几天前,任正非接待了《华为基本法》撰稿人之一的彭剑锋老师,华为两位历史老人的见面引起了很多的人关注。

首先两人共同回顾了撰写基本法的激情岁月,任正非说:

“我们共同创造了《华为基本法》,虽然基本法这个概念套在企业上有点大,基本法基本没‘法’,基本没‘方法’,但基本法帮助华为明确了方向,上下达成了共识,统一了思想,凝聚了人心,使华为员工上下聚焦于目标,力出一孔,利出一孔。

然后,任正非对华为的成功亲自做了一个总结。他说:

“华为没那么伟大,华为的成功也没什么秘密!华为为什么成功,华为就是最典型的阿甘,阿甘就一个字‘傻!傻!’阿甘精神就是目标坚定、专注执着、默默奉献、埋头苦干!华为就是阿甘,认准方向,朝着目标,傻干、傻付出、傻投入。华为选择了通信行业,这个行业比较窄,市场规模没那么大,面对的又是世界级的竞争对手,我们没有別的选择,只有聚焦,只能集中配置资源朝着一个方向前进,犹如部队攻城,选择薄弱环节,尖刀队在城墙上先撕开一个口子,两翼的部队蜂拥而上,把这个口子从两边快速拉开,千军万马压过去,不断扫除前进中的障碍,最终形成不可阻挡的潮流,将缺口冲成了大道,城就是你的了。这就是华为人的傻干!

华为走到今天是华为人的‘傻付出’,舍得付出,我们从几百万做到今天的近四千个亿,经历了多少苦难!流了多少辛酸泪!这是华为人用命博来的。华为人就是比别人付出的更多,华为人付出了节假日,付出了华为人的青春和身体健康,靠的是常人难以理解和忍受的长期艰苦奋斗。

华为不是上市公司,不受资本市场的约束和绑架,我们可以为理想和目标‘傻投入’,所以我们可以拒绝短视和机会主义,我们只抓战略机遇,非战略机会或短期捞钱机会可以放弃,这是资本和股东做不到的,只有理想主义者可以做得到,为理想和远大目标敢于加大技术、人才、管理体系和客户服务的长期投入,看准了,舍得为未来的目标连续投、长期投,避免了短期行为,耐得住寂寞,忍受得了艰苦和磨难,华为就是一只大乌龟,二十多年来,只知爬呀爬,全然没看见路两旁的鲜花,不被所谓互联网‘风口’所左右,回归商业精神的本质,坚定信心走自己的路

华为随便抓一个机会就可以挣几百亿,但如果我们为短期利益所困,就会在非战略机会上耽误时间而丧失战略机遇。所以,华为的“傻”,还体现为不为短期挣钱机会所左右,不急功近利,不为单一规模成长所动,敢于放弃非战略性机会,敢赌未来。敢赌就是战略眼光,就是聚焦于大的战略机会,看准了,就集中配置资源压强在关键成功要素上。华为多年来只做了一件事就是坚持管道战略,通过管道来整合业务和产业。通讯网络管道就是太平洋,是黄河、是长江,企业网是城市自来水管网,终端是水龙头,沿着这个整合,都是管道,对华为都有用。当然,管道不仅限于电信,管道会象太平洋一样粗,我们可以做到太平洋的流量能级,未来物联网、智能制造,大数据将对管道基础设施带来海量的需求,我们的责任就是提供联接,这是一个巨大的市场。”

任正非提到的华为的“傻”,其实就是一种商业本份的坚守,一种坚定的企业信念。

任正非最感遗憾的是中国知识产权保护的不足。他说:

“中国缺少创新、没有原创,主要原因是不尊重知识产权,没有严格的知识产权保护制度,加上社会文化没有包容精神,不鼓励试错,不包容有个性,甚至是有一些极端怪癖的人,如苹果的乔布斯、休斯飞机制造创始人休斯都是个性张扬,行事反叛的人,在中国现有文化背景下肯定难以冒出来,因为我们包容不了乔布斯,中国出不了乔布斯,这就导致谁也不愿进行原创,都热衷于抄袭。

屠呦呦这次获得诺贝尔奖开创了中国原创研究新时代,屠呦呦获奖还饱受争议,还有人不服,认为屠呦呦的研究太简单,就是将农村清明节挂在门上的青蒿杆泡在酒里做研究,其实屠呦呦的研究不简单,她从常识之中发现了真理,从简单之中挽救了成千上万人的生命,创造了不简单的巨大社会价值,一辈子只干一件简单的事,成就了不简单的人生价值,这是值得弘扬的精神!她是一位三无研究员却获得了诺贝尔奖,这值得中国学术界和教育界反思,这说明中国学术界和教育界的评价导向和评价标准出了问题,导致大家追求低水平的学术论文数量而忽视质量,一味模仿学术研究而忽视了原创!

当然,要让大家愿意搞原创,必须要尊重知识产权,对知识权益要尊重和认可,不尊重知识产权,人们不愿也不敢从事原创性创新,而热衷于抄袭和模仿,要尊重知识产权就要付出知识产权成本,华为的国际化就是借船出海,以土地换和平。我们千军万马攻下山头,到达山顶时,发现山腰、山脚全被西方公司的基础专利包围了,怎么办?只有留下买路钱,交专利费,或者依靠自身的专利储备进行专利互换,为此,华为每年要向西方公司支付数亿美元的专利费,我们坚持不投机,不存侥幸心理。过去中国不愿加入世界知识产权保护公约,认为加入了不利于中国学习国外先进知识与技术,这完全是一个误区,我在陪温家宝总理出访期间,用二十分钟时间专门向温总理建言知识产权保护对国家创新发展的重要性及加入全球知识产权保护公约对中国的价值,总理对我二十分钟的建言是听进去,回国后不久就很快签署了加入世界知识产权保护公约。如果中国人发明的火药有知识产权保护,其所产生的知识产权价值不可估量,屠呦呦的研究成果如果当时就申请了国际专利,就不会由瑞士人拥有这种药的知识产权,屠呦呦所获得的价值就不会是区区几百万的诺贝尔奖金,而是数以十亿、百亿计的知识产权价值。

我们要有原创创新精神,但并不等于完全自主创新,自主创新这个提法我不太认同,自主创新是封闭系统思维,华为强调开放合作,自己只做最有优势的东西,其它部分开放合作让别人做,不开放就是死亡。即使我们成为行业的领导者,我们也不能独霸天下,若华为成为成吉思汗独霸天下,最终是要灭亡的,我们立足建立平衡的商业生态,而不是把竞争对手赶尽杀绝,我们努力通过管道服务全球,但不独占市场。”

面对互联网的冲击,任正非一直在要求内部员工不要互联网冲动,要坚守实业,坚守最起码的工匠精神。任正非说:

“华为追求有效成长,追求持续发展,就需要有持续艰苦奋斗精神,就需要有工匠精神。工匠精神就是专注,用一生的时间钻研,成功就是一生做好一件事

不要有那么多的互联网概念与冲动。踏踏实实的用互联网的方式去优化内部运营管理,夯实基础管理平台更重要,互联网是工具,我们的目的是发展实业,实业才是解决人们幸福的根本。不奋斗,不付出,不拼博,华为就会衰落!拼博的路是艰苦的,华为给员工的好处首先是苦,但苦中有乐,苦后有成就感,有收入提高,对公司未来更有信心。快乐是建立在贡献与成就的基础上,关键是让谁快乐?企业要让价值创造者幸福,让奋斗者因成就感而快乐,如果企业让懒人、让庸人,让占着位子不作为,混日子的人快乐,让制造工作不创造价值的人都幸福和快乐,这个企业离死亡就不远了,企业完蛋了,员工还会快乐吗?华为的薪酬制度就是要把落后的人挤出去,‘减人、增产、涨工资’。

华为人的付出不是白付出,而是要让付出者有回报,华为人创造了价值要回报价值创造者,机会要向奋斗者倾斜,我们奉行不让雷锋吃亏的理念,建立了一套基本合理的评价机制,并基于评价给予回报,尽量给员工提供好的工作,生活、保险、医疗保健条件,给员工持股分红并提供业界有竞争力的薪酬。华为倡导以奋斗者为本,华为的人力资源机制和评价体系要识别奋斗者,价值分配要导向冲锋,价值分配要以奋斗者为本,导向员工的持续奋斗,激励奋斗者。我们讲艰苦奋斗,不是不关心员工身体健康和办公条件的改善,而是要在不断改善工作和生活物质条件的基础上,思想上始终保持艰苦奋斗的精神,行动上一切以客户为中心,竭尽全力持续为客户创造价值。”

彭剑锋老师认为任正非对华为的贡献,不仅率领华为人创造了一个令人敬畏的世界级的华为,更在于打造了一个不依赖于您个人的伟大组织,并通过以客户为中心,以奋斗者为本的机制与制度的创新,使华为始终充满价值创造的动力与活力,从而驱动华为持续成长,基业长青。

但任正非不这么看。他说:

“我个人谈不上伟大,我是个普通人,我自己什么都不懂,也什么都不会。只能借助比我更专业和更有能力的人,我们不懂管理,就花钱请IB M 来帮我们做流程和供应链管理,请Hay来做职位评价体系与任职资格体系,我个人能力不够,只能靠团队智慧来决策、靠机制和制度来管人,所以我们推行轮值CEO,形成适度民主加适度集权的组织决策体制;我对具体业务不清楚,我日益远离经营,甚至远离管理,变成一个头脑越来越发达,四肢越来越萎缩的人;华为发生的很多事我都不知道,我是看了田涛和吴春波写的《下一个倒下的会不会是华为》这本书才知道华为曾经发生了这么多事的。我什么都不懂,我就懂一桶浆糊,将这种浆糊倒在华为人身上,将十几万人黏在一起,朝着一个大的方向拼死命的努力。”

参观华为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参观华为 » 任正非第二次谈话:我什么都不懂,就懂一桶浆糊!

赞 (0)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