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正非:强大的管理智慧根源

华为考察

38
一个管理者是否优秀他的工作是否卓有成效,取决于他能否集中人才优势,发挥出集体力量。相对一家企业来说,最“贵”的往往是一个会组织人才的管理者。华为公司创始人任正非是一个优秀的组织建设者,他在人才管理上有什么“秘诀”?本文总结了“任正非”们的三个主要特征:重视外部的力量;重视和众人的关系,重视众人的力量;行动以集体利益为准绳。

在知识经济时代,最核心、最重要的资源是什么?不是矿产资源,不是资本财富,而是“人”。在这个时代,所谓“资源”,几乎就是指人力资源;所谓“集体力量”,几乎就是指人的力量。

1987年,华为只有6名员工、2.4万元注册资金;26年后的2013年,华为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通信设备商,近20万名员工,连续三年进入《财富》世界500强。华为的成功秘诀是什么?华为自豪地宣称:本公司的持续发展,不靠土地,不靠资本,而是靠人的力量。华为的这番表示,总结到了知识经济时代的根子上。

与专业方向的技术人员不同,与操作层的工作人员也不同,管理者不是自己工作。发挥出自身的力量,这不属于管理范畴;发挥出集体的力量,才是管理者的工作。因为,管理者有一项特殊的资源,那就是——人。一个管理者是否优秀,他的工作是否卓有成效,就取决于他能否做好某一类工作。这类工作,表面上各自不同,却有相同的本质——管人。

如此看来,“靠人的力量”走上神坛的华为,在“管人”工作上想必是登峰造极。那么,华为管理的标志性人物任正非,在人才管理上可有什么秘诀吗?关于这个问题,华为总裁任正非自己有一篇文章,表达得清晰透亮,值得管理人士仔细研读。

【节选】

——任正非2012年在华为公司的内部讲话《一江春水向东流》

我刚来深圳还准备从事技术工作,或者搞点科研的,如果我选择这条路,早已被时代抛在垃圾堆里了。我后来明白,一个人不管如何努力,永远也赶不上时代的步伐,更何况知识爆炸的时代。只有组织起数十人、数百人、数千人一同奋斗,你站在这上面,才摸得到时代的脚。

我转而去创建华为时,不再是自己去做专家,而是做组织者。在时代前面,我越来越不懂技术、越来越不懂财务、半懂不懂管理,如果不能民主的善待团体,充分发挥各路英雄的作用,我将一事无成。从事组织建设成了我后来的追求,如何组织起千军万马,这对我来说是天大的难题。

我创建了华为公司,当时在中国叫个体户,这么一个弱小的个体户,想组织起千军万马,是有些狂妄,不合时宜,是有些想吃天鹅肉的梦幻。我创建公司时设计了员工持股制度,通过利益分享,团结起员工,那时我还不懂期权制度,更不知道西方在这方面很发达,有多种形式的激励机制。仅凭自己过去的人生挫折,感悟到与员工分担责任,分享利益。

……

在华为成立之初,我是听任各地“游击队长”们自由发挥的。其实,我也领导不了他们。

……

也许是我无能、傻才如此放权,使各路诸侯的聪明才智大发挥,成就了华为。我那时被称作甩手掌柜,不是我甩手,而是我真不知道如何管。今天的接班人们,个个都是人中精英,他们还会不会像我那么愚钝,继续放权,发挥全体的积极性,继往开来,承前启后呢?他们担任的事业更大,责任更重,会不会被事务压昏了,没时间听下面唠叨了呢……相信华为的惯性,相信接班人们的智慧。

到97年后,公司内部的思想混乱,主义林立,各路诸侯都显示出他们的实力,公司往何处去,不得要领。我请人民大学的教授们,一起讨论一个“基本法”,用于集合一下大家发散的思维,几上几下的讨论,不知不觉中“春秋战国”就无声无息了,人大的教授厉害,怎么就统一了大家的认识了呢?从此,开始形成了所谓的华为企业文化,说这个文化有多好,多厉害,不是我创造的,而是全体员工悟出来的。

人生的瑰丽,可以穷尽人类所有的想象。因此,人们便有了林林总总的梦想和目标。怎样才能实现自己的目标?如何才能达到梦想的极致?这时候,人们面前就有了两条道路。

一条路是“个人道路”。走这条道路的人相信英雄是存在的(自己是伟大的)。他们相信个人(自己)的力量、相信个人(自己)的潜力是无穷的,甚至相信个人(自己)有能力改变世界。这条路的代表人物就是乔布斯。

另一条路是“集体道路”。走这条路的人认为个人(自己)是渺小无力的。他们相信组织的力量、众人的力量,相信唯有集体才有能力改变世界。这条路的代表人物就是任正非。他是这样表达的:“我深刻地体会到,组织的力量、众人的力量,才是力大无穷的。面对组织和众人,个人几乎渺小到完全无视。”

两条路上的行人貌似截然不同,但他们都认真地反思过自己,进而选定了自己的道路;他们都有强烈的企图心,因为有不肯放弃的远大目标。任正非说:“我是在生活所迫,人生路窄的时候,创立华为的。那时我已领悟到个人才是历史长河中最渺小的,这个人生真谛。接着怎么办?难道就放弃了,什么都不做了?不是的。”

任正非,就走在集体道路上,就是集体道路的杰出代表。而“任正非”们的主要特征有三个:重视外部的力量;重视和众人的关系,重视众人的力量;行动以集体利益为准绳。

 

一、重视外部的力量

相比个人的力量,他们更相信外部的力量。因为他们相信,一个人不管如何努力,永远也赶不上时代的步伐,在知识爆炸的时代更是如此。

任正非是怎样看待自己的呢?“我知识的底蕴不够,也并不够聪明。”、“在时代前面,我越来越不懂技术、越来越不懂财务、半懂不懂管理。”、“在华为成立之初,我是听任各地‘游击队长’们自由发挥的。其实,我也领导不了他们。”、“也许是我无能、傻才如此放权,使各路诸侯的聪明才智大发挥,成就了华为。我那时被称作甩手掌柜,不是我甩手,而是我真不知道如何管。”……

人感知自己的渺小,行为才开始伟大。任正非便是如此。对自己没有了高估,以下的行为就变得顺理成章。

他相信并借重公司骨干们的力量。他说:“真的,不是公司的骨干们,在茫茫黑暗中,点燃自己的心,来照亮前进的路程,现在公司早已没有了。这段时间孙董事长团结员工,增强信心,功不可没。”

他相信并借重员工和客户的力量。他说:“业界老说我神秘、伟大,其实我知道自己,名实不符。我不是为了抬高自己,而隐起来,而是因害怕而低调的。真正聪明的是十三万员工,以及客户的宽容与牵引。”

他相信并借重外部智慧的力量。到97年后,公司内部的思想混乱,主义林立,各路诸侯都显示出他们的实力,公司往何处去,不得要领。他请人民大学的教授们,一起讨论一个基本法,用于集合一下大家发散的思维,几上几下的讨论,不知不觉中“春秋战国”就无声无息了。从此,开始形成了所谓的华为企业文化。

他相信并借重制度的力量。任正非引入了轮值主席制度。由8位领导轮流执政,每人半年,经过两个循环,演变到现在的轮值CEO制度。每个轮值CEO在轮值期间奋力地拉车,牵引公司前进。他走偏了,下一轮的轮值CEO会及时去纠正航向,使大船能早一些拨正船头,避免问题累积过重不得解决。任正非说:“这比将公司的成功系于一人,败也是这一人的制度要好。”

他相信自己的进步和成功也是来自外部。任正非这样说:“我知识的底蕴不够,也并不够聪明,但我容得了优秀的员工与我一起工作,与他们在一起,我也被熏陶得优秀了。他们出类拔萃,夹着我前进,我又没有什么退路,不得不被绑着,架着往前走,不小心就让他们抬到了峨眉山顶。”他还说:“这些年来进步最大的是我,从一个土民,被精英们抬成了一个体面的小老头。因为我的性格像海绵一样,善于吸取他们的营养,总结他们的精华,而且大胆地开放输出。”

对于未来,他依然相信外部。任正非说:“相信华为的惯性,相信接班人们的智慧。”他还说:“我不知道我们的路能走多好,这需要全体员工的拥护,以及客户和合作伙伴的理解与支持。”

我们不得不相信,正是任正非相信自己的不聪明,才引出来华为的集体奋斗与集体智慧。

 

二、重视和众人的关系,重视众人的力量

他们总是把和众人相关的工作看得很重很重。因为他们相信组织和众人的力量。

当你真正知道自己的渺小,你就有了真正智慧的决定。那么,任正非的决定是什么呢?任的回答是:“从事组织建设成了我后来的追求”。任的行动是:“不再是自己去做专家,而是做组织者”。因为“组织的力量、众人的力量,才是力大无穷的”,“只有组织起数十人、数百人、数千人一同奋斗,你站在这上面,才摸得到时代的脚。”

组织者和组织建设并不神秘。所谓“组织建设”,其实就是建设组织(人才队伍),发挥出众人的力量。所谓“组织者”,其实就是专门从事组织建设工作的管理者。

 

三、行动以集体利益为准绳

组织工作怎么做?任正非的秘诀主要有三条。

一是分利。我们的需要越少,我们越近似神。任正非知道自己无能无知,必须得到他人的帮助。如果不能民主地善待众人,充分发挥各路英雄的作用,自己将一事无成。所以他们很容易便做出与他人分享利益的决定。任正非设计员工持股制度,通过利益分享,团结起员工,就是出于这番道理。这样做有效吗?任正非回顾过去,说:“真正聪明的是十三万员工,以及客户的宽容与牵引,我只不过用利益分享的方式,将他们的才智粘合起来。”

二是放权。任正非由于自认愚钝,于是很少告诉别人该做什么和该怎么做,他们会放权出去让人自由发挥。任正非这样说:“在华为成立之初,我是听任各地“游击队长”们自由发挥的。其实,我也领导不了他们。”“也许是我无能、傻才如此放权,使各路诸侯的聪明才智大发挥,成就了华为。”“今天的接班人们,个个都是人中精英,他们还会不会像我那么愚钝,继续放权,发挥全体的积极性,继往开来,承前启后呢?”

三是减责。任正非知道自己没有天大的本事,因此不愿意将责任紧紧地绑在自己身上,不希望组织的成败集于自己一身。因此,任正非坚决不做执行管理委员会的主席,开始了轮值主席制度。这种无意中的轮值制度,平衡了华为各方面的矛盾,避免了问题的过度累积,削平了内部林立的山头,使华为得以均衡成长。

“分利”、“放权”、“减责”,看似简单,却不是谁都能照本宣科做到位的。作为集体道路的杰出代表,任正非发挥出了这三招的力量。因为在集体利益和个人利益之间,任正非倾向于前者。试想一下,若是一个人,分利时分大头给亲戚,放权时放大权给亲信,减责时让兄弟顶上,他确实发动了这三招,可是,这三招在他手上会有威力吗?

一切行动都以集体利益为准绳。这是任正非强大的根源。

真正的组织管理智慧就是这样:它自知“无知”,但是它知道“无知”的力量,并将其应用到无所不知的地步;它自知“无能”,但是它知道“无能”的力量,并将其应用到无所不能的地步。

拥有真正组织管理智慧的人,就仿佛任正非:他本身自认无知无能,然而,众人和制度的力量,会团结一致地把他抬到金顶上,让他“一览众山小”。

参观华为

参观华为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参观华为 » 任正非:强大的管理智慧根源

赞 (1)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