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正非为什么推崇中国玄学?

16

华为考察

2016年3月5日新华社记者专访任正非时,任老爷子说了这么一段话:

 

“未来20-30年是人类社会发生最大变化的时代,这个信息社会的深度和广度不可想象。未来人类社会,生物技术的突破,人工智能的实现等等,一定会崛起非常多的大产业。

 

在过去的20-30年,是从落后通信走向宽带通信的20-30年,全世界出现多少大公司啊,你们看美国思科、谷歌、Facebook、苹果……比如VR虚拟现实的出现,这些产业中国是有优势的。中国的优势在于,虚拟世界正好用到中国的玄学。我给外国公司做动员,叫他们要把研发机构搬到中国来,为什么?因为西方的机械唯物论,形而上学的时代要过去了,要进入中国的哲学时代,也就是玄学。”

中国的优势在于,虚拟世界正好用到中国的玄学!

 

任正非作为一个企业家,按常规理解,更应该推崇科学的东西,他为什么会推崇“玄而又玄”的玄学呢?这与科学会是怎样的一个连接关系?意识流能用技术去定义吗?“西方的机械唯物论、形而上学的时代要过去”,任正非看到了什么?

 

好可惜!新华社的记者问了一堆三俗的问题,而放过了这么一个极好的追问机会。

 

咔嚓查找了手上的所有资料,发现任正非2012年7月12日在华为“2012诺亚方舟实验室”专家座谈会上也有提到过玄学。当一位材料科学家提问石墨烯的研究思路时,任正非回答说:

 

前一段时间,我认为用物理方法来解决问题已趋近饱和,要重视数学方法的突起。……华为公司的优势在于数理逻辑,不在物理界面。华为公司一定要在优势方面集中发挥。所以在材料科学方面,我更多的倾向于材料应用上的研究,而不是在材料的创造发明上。比如日本正在从整机收缩到部件,从部件收缩到材料,这对我们公司是一个天大的好时机,日本拼命做材料科学研究的时候,我们研究的是怎么用这些东西,使产品比美国做得好,我们就用了巧力。大家都认为日本和德国的机器可靠,为什么不让日本人、德国人做我们的中间试验,把关我们产品的质量,好坏让日本员工、德国员工去定义。

 

中国的宗教是玄学,玄学是模糊科学,对创造发明有好处,但对做可靠的产品不一定有好处。我们要花精力理解你做这个创造发明对我有什么用,从这个角度出发,我们和世界达成互补性的经济关系,多交一些朋友,才能有助于达成主要的战略目标。

 

关于玄学,任正非谈到的仅此两例!就任正非看来,玄学是一门模糊科学(数学不也是有模糊数学嘛),应该算是在科学的领域范畴。沿着这个思路,我们似乎能找到某种答案,即任正非为什么要拼命强调战略思想家的培养,以及基础理论研究。让人感动的是,任正非领导的华为正在无条件地、一声不响地拿出大量的资金支持一些大学开展各个类别的理论研究,这本来是国家的任务!

 

玄学,起源于《老子》中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指的是魏晋时期出现的一种以《老子》研究为核心的哲学思潮。后来用玄学泛指一切不可知的、不可思议的领域,与科学对立。我们曾经将其收纳于历史垃圾当中。

 

其实,玄学是一种思辨性很强的哲学,其中的“有无、本末、体用、言意、一多、动静、自然与名教”等一系列具有思辨性质的概念,虽然抽象,但其蕴含不少逻辑关系。

 

今天,任正非把玄学定义为模糊科学,咔嚓认为,任正非给中国未来提出了一个非常好的命题。

 

中国未来的机会点在哪里?如果经过探索用一定的方法将科学技术与2000年前的思想文明进行有效连接,用全新的理论去构建国家竞争力,这不就是不折不扣的差异化竞争嘛,玄学经过新的解读后也许不小心就成了国之重器!咔嚓呼吁国家与华为积极合作研究玄学转化。咔嚓当仁不让坐这个沙发咯,呵呵!

 

“西方的机械唯物论,形而上学的时代要过去”,中华文明复兴的时代或许真的已经到来!

 

任正非看到了未来,而我们还没有觉醒!

参观华为

参观华为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参观华为 » 任正非为什么推崇中国玄学?

赞 (0)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