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涛:“非马非驴,亦中亦西”的华为文化体系

华为考察

3

  • 究竟如何为华为文化下定义呢?八个字三句话:非马非驴,亦中亦西;以理想主义为旗帜,以实用主义为纲领,以拿来主义为原则。在西方公司眼里,华为是按东方逻辑思考,用西方规则出牌;在中国企业眼里,不知道华为下的是象棋还是围棋,打的是桥牌还是麻将。总之华为的文化体系是混沌的、多元的、灰色的。

 

从历史中开掘出的中国特色

任正非对古今历史的兴趣和研究,常常是推陈出新,以华为的发展为坐标的。比如,《大秦帝国》这部电视剧,任正非很推崇,甚至提出买几百套DVD 光盘以支持这样的有严肃历史感的编剧、导演和投资方。在这部历史剧中,他的感受是:改革实在太艰难了,如何把握节奏、火候、力度,最大限度地争取支持者,减少对抗力量,是一门不易掌握的灰度和艺术;而改革的先驱者如商鞅,他们的命运一般都是悲惨的,他们不应该被遗忘,包括贡献与教训。

辛亥革命100 周年之际,任正非读了大量的纪念文章,并评价道:清帝退位的权力交接方式,是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一次妥协,避免了暴力和战争,体现了中华民族的政治智慧。看电视剧《汉武大帝》,他思考的是如何对待个人的荣辱;观看了凤凰卫视《历史大讲堂》播出的《血色黄昏》,任正非推荐华为高管们学习并讨论:为了大局,一个领导者如何在历史的夹缝中进攻与退让,坚持原则与忍辱负重?而《亮剑》这部电视剧,让任正非悟出的则是:将军是战场上打出来的,但有缺点、有个性的战士却是未来将军的种子,当领导的一定要学会包容和欣赏……

任正非的思想基因中无疑沉淀着毛泽东和中国共产党的理论元素,他说,“华为长期坚持艰苦奋斗,以奋斗者为本(多劳多得)的价值观不就是从共产党那里学的嘛”!其实,华为实行了20 多年的民主生活会制度,这10年实行的干部公示制度、廉政信箱制度,华为负责思想和道德建设的党委会、道德遵从委员会等具体做法,也都是从执政党的理论和经验中学来的。

然而,在根本的哲学观方面,任正非推崇灰度哲学,信奉“合二为一”,而不是黑白不两立的“一分为二”;正是在灰度理论的支配下,任正非强调开放与妥协,反对“斗争哲学”,崇尚合作精神与建设性。在邓小平诞辰100 周年之际,华为以总裁办电子邮件的形式,向全公司推荐学习《邓小平思想,我们需要再领会》。邓小平的既反左又反右的政治哲学,对任正非的影响应该是极其深远的—在均衡中波浪式前进,或为华为这20 多年的基本特征。

历史是取之不竭的思想宝库。任何民族的历史,本质上是一部民族的性格史,以及建立在民族性格基础上的组织变革史。国家是最大的社会组织,包含着组织的全部元素。国家兴亡更替的过程,历史学家关于国家演进史上的人物、事件的记录和研究,永远是后世人们一笔巨大的精神财富。

国家、企业、个人,如果想割断历史的基因,一切重新开始,那一定惨败无疑;但如果食古不化,不能以开放的、批判的心态学习历史,不能结合自身组织的实际,不能适应新的时代因势借古,因势借“洋”,也一定会在发展之路上越走越窄,直至衰亡……

 

西式思维的有益借鉴

一切基于实用和功利,华为绝不会给自己贴上某种单一文化传承的标签。有人认为,华为能够在全球范围内走向成功,是因为华为“西化”了,包括任正非在内的公司高管们也都被“西化”了。这无疑是另一种“非黑即白”的误判。任正非的思想谱系中没有什么不变的图腾,华为是那种“食五谷杂粮,壮自身肌肉”的广谱型文化物种。古今中外,皆为我用,适者留之,不适者弃之。

著名的“驴象之争”中的“驴”与“象”,源于德国籍政治漫画家托马斯·纳斯特的笔下。“驴”表示民主党,“象”表示共和党,极富象征和讽刺的意味。“驴象赛跑”显现着美国政党轮替的基本态势。驴象之争,使得美国社会“非驴非象”,始终在“驴党”与“象党”的不同理念的互为激荡、互为渗透中平衡前进,而又保持着活力。这样的国家结构设计对华为的组织文化有什么借鉴意义呢?

比如,华为聘请的美世(Mercer)咨询公司的顾问们,为华为设计的高层决策机制和流程方案里,体现着一种西方式的智慧;而由EMT 成员轮值担任主席的想法,则来源于华为高层关于西方政治体制的研究。轮值,既是培养接班人的实战方式,又能避免个人长期执政带来的“左倾”或“右倾”的极端化,时间上每半年一轮值,亦可防止山头主义。10 年的实践证明,这种“拿来主义”对华为的高层决策机制带来了很大好处。

华为大学是华为的“黄埔军校”,更是东西方文化的“搅拌机”。在这里,十几万华为人不但接受华为管理哲学、制度、价值观、行为准则的培训,还经常有各种不同的文化与思想的激荡。这里仅举2002~2010 年“华为文史哲”系列讲座题目,即可从中一窥华为文化的“源”与“流”:《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回到轴心时代》、《无用之用—老庄的智慧》、《周易与思维方式》、《谈无说玄》、《战争规律的特殊性与战争的本质》、《战争指导规律与大战略》、《基督教的源流基础与发展》、《近代西方哲学》、《古之兵柄,本出儒术—〈孙子兵法〉再认识》、《中国文化的佛教—禅宗》、《中西文化的比较》、《中国文化的张力》、《解读西方艺术》、《美学原理与感性的智慧》、《从世界名画看世界》、《音乐的品与评》、《中医漫谈》、《混沌与宽容》、《奥林匹克与希腊神话》、《当代国际格局的宗教文化背景》……

任正非把这类培训称作“开天光”。

参观华为

参观华为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参观华为 » 田涛:“非马非驴,亦中亦西”的华为文化体系

赞 (2)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