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正非:不颠覆Google,可以干掉巴顿!

华为考察

1

近日,华为总裁办再次以电邮讲话【2016】068号发文至公司全体员工,发文内容为任正非在巴展和乌克兰的谈话要点,任正非号召并要求全体员工全策全力,多路径、多梯次跨越“上甘岭”,攻进无人区。

 

适应大信息流

 

任正非认为,未来的社会是个智能社会,2K、4K、VR/AR将进一步把流量管道撑大,华为面临“大信息流量及低时延需求”的挑战,需要新的理论和技术取得突破,其中最关键的部分是在数学、物理等基础科学的能力

 

炸开塔尖,干掉巴顿

 

华为已肩负领导全球通信业的责任,作为领导必须要有更强的方向感,要在多种不确定性中给出确定性的判断,尤其是资源有限、模糊判断的情况下,怎样领导大家走出困境,走出混沌,找到前进的方向。任正非因此对华为干部提出了两点要求:一是向美国学习如何领导世界;二是炸开封闭的人才金字塔顶尖,开放仰望星空,华为必须走出塔尖视野的局限性,让天才成批进来,用真理引导企业。

 

任正非说:华为不再需要塔尖上的那个“巴顿”!

 

任正非还顺便提到了当年的一段艰难岁月,他说:“当年为了一个小灵通,一个TD,差点把我的命都给搞掉了,为什么?8年啊,看到人家小灵通轰轰轰烈,大家写报告,说3个月就能做出来,做不做;还有TD,到底上不上,你说那8年,我咋过来的,领导好难做啊。不做,错了如何办;做了,在非战略机会点上,消耗了战略竞争力量,会有今天吗?现在轮到你们来领导世界了,你才会感到是把你放在炉子上烤。”

 

多路径、多梯次、饱和攻击

 

任正非提醒大家,不要把主航道理解成唯一的航道;“多路径”,也不能理解为背离主航道,因为它是朝着同一个目标和方向的。

 

为什么要多路径?只有多路径,才不会出现僵化;

 

为什么要多梯次?只有多梯次,才不会出现惰怠。

 

任正非说:“每一个梯次在冲锋的时候,他的视野已经聚焦在那个山头上,所有外围的东西他都看不见,他都不想了,一心只想攻上“上甘岭”;第二梯队就是广阔视野,关注星空,扫清外围,第一梯队攻破城墙口,已经消耗殆尽了,就应该第二梯队上去。”

 

软件+专用芯片

 

软件+专用芯片”是华为的核心战略定位,一定要坚定不移地走,不能怀疑,不要动摇。

 

为此,华为将围绕管道战略加大投入,在保证战略正确的前提下,方法上允许很多种,也因此可以顺便培养很多人,逐步形成“黑天鹅”梯队、预备梯队、能工巧匠梯队……。

 

蓝军实体化

 

华为开始对蓝军进行实体化,而不仅仅是写两篇批判文章。

 

任正非认为,蓝军的比例甚至要大过红军好几倍,六个梯队中,一个是红军,五个为蓝军。

 

蓝军只是研究团队,不包括开发。开发是确定性工作,重心在交付。

 

拉法尔管可以喷出灿烂辉煌的思想

 

任正非希望用更为开放的心态,在世界上找到一些有岐见的专家、教授;要敢于支持一些准博士、“歪瓜裂枣”。不求拥有其论文和专利,做不成功也没关系,“你告诉我为什么不成功,过程讲清楚,把你的研究过程、阶段性成果来给我们讲讲课,如果研究走错了,把这个错误给我们讲讲课。”

 

因为反恐,美国政府收紧了进入美国的签证,而加拿大是开放的。因此,任正非建议,华为可以考虑分别在加拿大渥太华和多伦多建两个大的汇聚平台,这样,进不去美国的优秀科学家可以到加拿大去工作。

 

任正非一再提醒,失败项目中也有英雄有缺点的英雄也是英雄。总结失败中的成功基因,这样失败也是成功。“在确定性的领域我们可以以成败论英雄,在不确定性的领域,失败的项目中也有英雄,只要善于总结。所以在评价体系上,不要简单草率。颠覆这个世界常常都是外行颠覆的,不是沿着内行的方针演进出来的。颠覆旧中国的是两个医生(孙中山、鲁迅)。”

 

作正非同时对华为的生产做出了明确部署,即在中国完成全流程高精密自动制造,使生产过程全自动化、高精密、信息化;把一些国内做不出来的关键部件的制造中心放在德国、日本。

 

两套决策系统的协同

 

任正非在与“华为院士(Fellow)”座谈的时候,提到华为的两套决策系统,即理想主义的决策系统和现实主义的决策系统

 

理想主义是不确定的部分,华为要通过建设思想研究院和战略务虚会,设定边界来控制风险。

 

接口思想研究院和战略务虚会的是战略Marketing部和2012实验室,2012实验室负责钻研技术细节,验证思想;战略Marketing部关注商业机会、节奏。以此分工来实现二次验证。

 

再下来就是现实主义的部分。产品线Marketing基于客户需求研究未来3-5年的问题;各产品线的IPMT,基于客户需求导向来投资决策,明确做什么样产品,产品做成什么样,什么时候做出来;开发团队基于IPMT批准的投资预算,按计划、预算、核算来完成产品开发。

 

华为院士(Fellow)

 

很多年前,任正非对新员工说:“华为没有院士,只有院土。要想成为院士,就不要来华为。”

 

蓝血研究将企业发展分为三个阶段:活下去;吃饱饭,喝咖啡。那时候,华为处在活下去的阶段,对人才的定位是技术(工程)商人,以赚钱为目标,完全没有多余的利润和合适的平台来养院士。

 

如今已今非昔比,华为开始集合大批的院士级人才,他们肩负的是思想和方向研究,多交叉,跨领域,多碰撞,多产生思想火花,而不仅仅是研究实现技术。

 

任正非说:“我们不知道信息社会未来会是什么样子,要研究未来信息社会的假设,没有正确的假设,就没有正确的方向;没有正确的方向,就没有正确的思想;没有正确的思想,就没有正确的理论;没有正确的理论,就不可能出来正确的战略。思想研究院研究未来的思想和方向,然后2012实验室再形成理论,我们一定要搞清楚未来走哪里去。“

 

华为院士的发展目标是40-50人。

 

扩大华为的“咖啡杯”

 

任正非希望用“范弗里特弹药量”原理,把研究和创新这个喇叭口做大。为此,研究体系的经费由可以20%提高到30%,或者更大。

 

为了让全世界更多的科学家进入华为的“咖啡杯”,任正非要求内部要淡化员工的工卡文化,大量容纳志同道合者。

 

不要去颠覆Google

 

任正非曾经在终端公司讲话说:“五年后你们要领导这个世界了,你们作好这个准备没有,有没有思想基础、方向与架构的认识,有没有必要的胸怀……?”

 

任正非认为,服务体系就是给成吉思汗的战马钉个马掌,不然太软跑不动。因此,要求终端公司一定要把服务体系建起来。

 

任正非认为,Google不做的模块,华为要加快开发,但不要去颠覆Google的操作系统软件。因为颠覆了Google的软件,不利于解决中美关系问题,也不利于利用Google的生态。终端一定要把解决中美关系问题作为一个抓手。

 

任正非认为世界上有两个企业是理想主义者——IBM和Google,他自认为自己也是,理想主义者们心心相惜!

参观华为

参观华为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参观华为 » 任正非:不颠覆Google,可以干掉巴顿!

赞 (1)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