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正非谈如何学华为

参与起草《华为基本法》的包政老师,近期应华为之邀参观了刚刚结束的巴塞罗那世界移动通信大会,并见到了华为公司总裁任正非。企业应该如何学华为?面对包政老师的这一问题,任正非的回答是,不要把事情搞得那么复杂,只需要坚持做到,真诚对待顾客。

 

38

20年后,包政老师与任正非再次握手

这次应邀参展,我最大的愿望就是与任正非合影。20年前,华为只有十多个亿,没在意这事,与这类规模公司的老板合一张影,没有什么了不起的。随着华为声誉鹊起,加上大V、大咖们不时晒晒当年的照片,总有一种追悔莫及的感觉。

现如今,如愿以偿,不免反思:与任总合影,真的很重要吗?真的以为自己已经跻身于商界领袖之列了吗?非也。一个人应该活得更加真实一些。

 

与20年前相比,现在的任总已经返璞归真了,不只是多了几分从容、淡定和坦然。我相信,任总对自己的人生是满意的,他能够为自己的人生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见过任总之后,我开始担心起来了,面对天地良心,自己的人生也许只能画上一个逗号或感叹号。

与任总见面,大概两个小时。自始至终我都是一个听众,插空我问任总一句话,包子堂的年轻企业人士,应该如何向华为学习?我的意思是,向华为学习,存在着一个方法论,所谓路径依赖。任总的回答,不要把事情搞得那么复杂,只需要坚持做到,真诚对待顾客。我似乎懂了,古人所言不虚,大道至简。

商业的本质是创造经济成果,这种经济成果是由顾客定义的,是顾客认定的价值和贡献。华为长期关注的是,经济成果背后的创造能力,而不是经济成果的一种表现形态,即销售收入或利润。

 

一个企业的存在价值,是由经济成果的创造能力决定的。换言之,一个企业的存在价值,在于能够为顾客创造什么价值,以及创造多大价值。能力是根本,业绩是表象,不能本末倒置。只有那些持续强化能力的公司,才能获得长期的存在价值。而那些追求业绩增长的公司,只能获得一时的喝彩或存在感。存在感不是存在价值,肥胖不是强壮。

在这方面,主流经济学还真的误导了我们。让我们真的以为,企业的目的是利润最大化,而不是价值最大化。让我们真的以为企业的存在价值,就是减少交易成本,而不是增强企业价值创造的能力。让我们真的以为,企业的利润来源于规模的外延扩张,而不是结构化能力的提升。

 

华为的实践,把经济学颠倒了的逻辑再颠倒回来,告诉我们在结构性能力上持续投入、持续努力的公司,同样可以赚钱,赚更多或更久的钱。只是周期要长一些,过程要痛苦一些,借用华为人的表述方式,即厚积薄发。华为在这方面已经坚持了28年,十年磨一剑。28年来,华为人凭借不间断的投入和持续的奋斗,从几十人,几百人,到现如今的十几万人,形成了今天创造经济成果的能力。

 

今天,华为可以很自信地说:“面对未来,没有什么可以担心的”。他们并不担心下一个倒下的会不会是华为。我的理解是,华为人经过长期艰苦卓越的努力,已经懂得如何获取自身的存在价值,如何长期坚持商业的本质。华为人已经不在乎以规模论英雄,或以成败论英雄了。

 

我很想说的一句话是,华为给出了一种有益的社会实践,给我们每一个人以警示,走正道同样可以挣钱,也只有走正道才能心安理得地挣大钱,并使这个社会变得更加祥和。

参观华为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参观华为 » 任正非谈如何学华为

赞 (0)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