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如何做到让17万员工把客户当“鸦片”

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家企业的兴亡盛衰,关键在于组织中的个体与群体是否具备充沛的活力。

目前,华为有17万员工(其中有近4万外籍员工),他们代表着不同的民族、宗教、性格…但却跨越不同的文化,二十多年来一直毫不张扬、意志坚定地行走在全球五大洲的各个角落…什么是联结他们的纽带?本文分享了华为公司国际咨询委员会顾问田涛的独家自评,以及他在2014年1月6日对华为上海代表处副代表夏尊(华为前利比亚代表处代表)的访谈内容。

04

田涛自评

近年来,很多知名互联网企业在内部倡导向华为学习,比如百度过去五年来一直在向华为学习,腾讯一些高级干部是从华为过去的。

有一些知名互联网公司的创始人说,创业之初把控企业的能力没有任何问题,但当企业增长到几千号人,就开始感觉把控吃力。无论什么类型的企业,当发展到一定阶段,靠快速跑马圈地形成产品规模、市场规模、人才规模,形成一定体量的时候,都会面临最大的共同问题——人性的洞悉与把握的问题。

企业早期可以靠活力、土匪精神、海盗精神,犯错误不怕,跌倒再爬起来,因为年轻。长大以后,许多公司,尤其是互联网公司会突然发现自己“缺钙”,是一个肥胖的巨人。华为走了一条全盘移植西方骨架的路子,让“华为血”和“IBM骨骼”形成“非驴非马”的嫁接。卓越的企业家一定是妄想家,同时一定要有强大的理性精神。

为什么只有少数企业才能发展到相当规模,一百个创业家在做同一件事情,死亡99个,才成就了一个马云、一个马化腾,一个李彦宏……在数万家大大小小互联网公司的白骨累累之上,才堆积出了谷歌、Facebook、百度、腾讯这样的企业,就是因为这些企业在组织架构和文化两方面都具备了二律背反的平衡力:最大程度地张扬组织活力与个人的正能量,与对混乱和人性暗能量的把控力。

传统企业,尤其是传统制造业要向互联网学习开放精神、去中心化、共享、用户导向思维等,通过自我否定、自我批判、淡化权威,来构筑公司强大的活力激发机制,把人的激情,对财富、对个人成长的这些欲望最大程度地激发出来。即使如华为这样的具备互联网基因的企业,也应该像今天的许多互联网公司学习。华为能够向海底捞学服务,为什么不可以学习小米更开源、更开放的用户导向思维呢?以及360度用户参与和体验的试验精神呢?而互联网企业也要向制造业学习,学什么?学平台管理、流程管理、规则等等。

早期的企业可以没有KPI,可以不追求利润,高度扁平化……但是如果有风险资本做股东,VC最多七年就要回报,如果仍处在所谓的“互联网”惯性上,总有一天会遇到资源的不可控、创业家理想与资本文化的冲突,一旦上市以后就必须以半年一年的财务预期持续增长。当你哪一天没有持续高速增长和回报的时候,资本家就会用脚来投票,投票的结果就是你必须率领团队持续奋斗,永不懈怠地拼搏,这就要靠企业领导人持续不断地对追随者的欲望、活力进行激发,让组织始终处于高速发热状态,以满足资本市场的无止尽的预期。结果一是,逼出伟大的企业家——象永动机一样思考和行动的商业领袖,他们在高增长与有效管控的平衡方面无疑是大师;之二是高速成长与管控的失衡,企业其兴也疾,其败也速。

华为如何做到让17万员工把客户当“鸦片”

目前华为有17万员工,其中有近4万外籍员工,他们代表着不同的民族、不同宗教、不同性格、不同的出身与教育背景,但却跨越不同的文化,在一群黄种人的领导下,20多年,一直毫不张扬地、意志坚定地行走在全球五大洲的各个角落……什么是联结他们的纽带?是共同的价值观与共同的愿景。

从负责利比亚项目华为员工的经历,可以看到华为是如何做到的,“我们从来都相信,公司不会亏待员工。战后公司给我升了两级,我还是觉得没为公司做太多事情,觉得无功不受禄,心理压力很大,并且压力是大于喜悦的。”

2014年1月6日,笔者在上海浦东的一家中餐馆,访谈了华为上海代表处副代表夏尊,半年多前,他还是华为利比亚代表处代表,战乱期间一直与两位中国同事坚守在利比亚,战乱结束后被调任到上海代表处。

问:在利比亚将近7年,印象最深的是什么?

夏尊:有一次谈项目几乎五天五夜没上床。当时26 岁,精力很好。客户约好过去谈,早饭都没来得及吃。对方只让一个人进去谈,然后我就进去了,从早上 10点谈到下午 4 点,6 个小时,中途没有喝水没有吃饭,后来还是客户提出来要休息。出来后赶紧喝了一杯可乐,吃个汉堡,抽了根烟继续再谈,谈到下午 6点,客户实在受不了了,说你们精神实在太好了,我也不用操心了。客户聘请的谈判顾问是欧洲人,谈判技巧很强,压迫式的,如果谈不拢的话就要让出一个点或指标,那公司的损失就大了……那次项目签了4000多万美元,年底扩容了3000多万,总共7500多万,全年市场过亿……

问:突破4000万美元后,公司给了什么激励?

夏尊:升了官。合同签了之后,几个月时间就当了系统部主任。海外当时的导向是,虚位以待,跑步上岗。

问:利比亚战乱前夕,你在哪里?

夏尊:2月17日那天,东部乱了一阵,19号晚上规模更大。我当时在巴塞罗那参加世界移动通信大会(MWC),听到战乱的消息后,20号就从西班牙返回的黎波里,在阿姆斯特丹转机的时候,飞机上只有我一个外国人和两个本地人,空姐与我确认了好几遍是否要返回利比亚。20日晚上代表处的5位主管开会,根据公司的决定,安排员工撤离,准备分 4 批撤离。当时规定,今天开会的人必须最后一批走,如果谁不同意现在就可以离开会场……

问:讲讲撤离的过程。

夏尊:那天晚上讨论结束后,23号晚上我们送机,现场非常混乱。凌晨1点在办公室留守,有人在机场给我们说还有几个座位,我在QQ群里发信息,请第二批准备撤离的人全部做好准备,当时给了我们15个座位,我们第二批有40个人,我牵头送他们去机场。到宿舍接人,很多人行李都收拾好了,我现场点人,谁走谁留,所有的兄弟都很配合,没有任何怨言。那时的街道一个人都没有,一种白色恐怖的味道。

我们的本地司机很好,很感谢他。我、交付副代表和司机各开一辆车,司机说要走在最前面。最后我们走之前给了他3000美元,他拒绝了,他说我送你们是因为对你们有感情,不是为了钱。到了机场后,有几万人在机场,根本挤不进去,而不是没有飞机的问题。大概4点多员工上了飞机,我们终于喘了口气,但是半夜也不敢走,就在机场蹲着等天亮再回家……

第二批和第三批一共58个人一起撤,公司帮我们订了ISOS(国际航运服务公司)的包机,同样是挤不进机场,马耳他使馆的参赞硬是把我们领进去了。马耳他参赞夫人是北京人,对我们非常好,为我们的撤离提供了很大的帮助。我们58人只挤进去48人,机票6000美元一张飞到马耳他,公司很舍得花钱,而且这张票不一定买上就能上飞机,当天挤不上去就废掉了,钱也不会退给你。于是买了退,退了买,公司总共花了一两百万美元……

我们最后一批坐的是船,也是马耳他使馆的帮助。晚上12点,终于坐上五六百人的小船,上船之后心里就踏实了很多。但是风浪很大,船迟迟开不了,一直到第二天下午4点船才开,晚上12点才到马耳他。我们当时的行李箱里几乎2/3都是食物和水,这样才支撑大家到最后。到了马耳他之后,公司直接找的ISOS人员来接待,送大家去酒店住。公司的安排很好,连使馆都说,华为安排得很好,不用我们管。码头、机场的散客都是跟着华为走的,我们在所有的地方都很有秩序,队伍排得非常好。

问:后来怎么又回利比亚了呢?

夏尊:公司希望在利比亚插一面旗帜。客户打电话说网络断了,撤到突尼斯后,我们按照公司指示,又返回利比亚。心理压力测试后,我们几个人从马耳他转到埃及,从埃及飞进利比亚。我们的观点是,不管是政府军还是反政府军,我们只认客户,客户是商业组织,第二我认老百姓,战争期间大家每天都在报平安,网络瘫了之后影响非常大。3月16日,也就是禁飞的前一天,我们坐最后一班飞机回到的黎波里。回去之后马上召集本地员工去联系客户,客户很感动,马上和我们签了200多万美元的维护合同。本地员工能找到的都回来了,全利比亚只有华为能给出500LYD(利比亚第纳尔,利比亚法定货币)现金的工资。

问:讲讲战乱期间的感受。

夏尊:刚到后还有点兴奋,还会去楼顶上看看,时间长了靠电话跟客户联系,天热之后粮食都发霉了,吃得很不好。当时电厂没有油发电了,没电没水,还好1月份我们存了很多水和煤气。

问:将近8个月,每天都做什么?维护网络?

夏尊:本地员工在维护,还有客户自己也可以。我们在那边只是精神支柱。那个时候见客户,见一次顶后来见一百次。但时间长了之后,心理压力太大,刚开始还有点兴奋,后来吃不好睡不好,每天等飞机炸完后才敢睡觉,天天关在屋子里像坐牢一样。当时也没业务,这种状态持续了两个多月,我自己都觉得有点轻度抑郁症了。后来听到鞭炮声就觉得有人在打仗。

问:战乱期间还有什么印象深刻的事?

夏尊:有一个帮我们办签证的本地员工,战争期间一直看不到,革命结束之后成为防区总司令了。还有一个员工参加革命去保卫机场了,说可以保护我们走 VIP

通道。有很多想不到的事情。战乱结束之后有人找上门谈业务,我们非常兴奋,所有华为人只是想着业务,业务就跟鸦片一样驱动着我们。

问:你从一开始到最后都坚守在利比亚,有没有想过跟公司谈条件?

夏尊:我们从来都相信,公司不会亏待员工。战后公司给我升了两级,我还是觉得没为公司做太多事情,觉得无功不受禄,心理压力很大,并且压力是大于喜悦的。很多人只看到你升了两级,没看到你做了什么。我就跟邹总提出顶到

6 月,做出些事情再离开。我认为应该给公司创造更大的价值……

问:给家人讲过这段故事吗?

夏尊:回家后给父母说过,他们说我很勇敢。后来也觉得生命真的很脆弱,以前我经常在旁边超市买东西,那边有一个不到20岁的孩子,等撤离回来发现他不见了。他的哥哥指了指照片,意思是说他已经死了。这件事对我触动很深。

问:已经意识到生命很脆弱,中间你也动摇过,为什么还在坚守?

夏尊:责任。领导给我升了两级,我要把这两级挣回来。后来已经和公司没有关系了,完全靠个人的责任心坚守在利比亚。

参观华为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参观华为 » 华为如何做到让17万员工把客户当“鸦片”

赞 (0)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