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行三会整合牵动人心的金融监管模式

华为考察

310
摘要:6月14日,政府智囊、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李扬公开表示,金融改革正在高度保密的状态下设计,但争议很大,意见不统一,目前急迫的现实是监管体系不改革已经危及到安定了,下一步中国有望对现有金融监管体制进行重大调整。
华夏时报作者肖君秀 深圳报道
一行三会的整合讨论了半年之久,但改革方案依然难落定。
    
6月14日,政府智囊、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李扬公开表示,金融改革正在高度保密的状态下设计,但争议很大,意见不统一,目前急迫的现实是监管体系不改革已经危及到安定了,下一步中国有望对现有金融监管体制进行重大调整。
    
金融体制改革迫在眉睫,问题是何种方式能够达到最好效果,具体参照哪个国家的模式来实现大金融统一监管目的?近日各种声音又格外热烈起来,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所长张承惠建议,目前不对现有“一行三会”进行大调整,而是现有跨部门协调机制升格为更高层级的金融稳定委员会;未来再构建“一委一行、一会、一局”模式,即在金融稳定委员会领导下的中央银行、金融监管委员会、中小投资者和金融消费者保护局。
    
金融体制改革究竟如何“定音”?“未来金融产品形式越来越复杂,为了应对金融创新的多元化,必需要有新的监管去对应,避免出现监管空白,以防金融危机的发生。” 一位长期跟踪海外市场的金融人士对《华夏时报》记者说,无论何种监管组织架构形式,最终都要达到这个目的,否则就是失败的模式。
何种模式
金融体制改革走到一个关键时间点。有消息称今年夏天将举行全国金融工作会议,核心就是事关金融体制改革,该会议通常5年一次,原定时间在2017年,现由于紧迫性提前。
6月14日,在北京召开的主题为“G20前瞻:全球经济困境与经济挑战国际研讨会”上,李扬透露,这是5年召开一次的会议,重要性要高很多,但目前各方面都想把自己的想法放到会议里所以一再延迟。
他还称,今后若干年中国的金融改革围绕四个方向展开,一是推进利率、汇率、国债收益率曲线市场化改革;二是经济发展创新筹措长期资金;三是致力于去杠杆,管理金融风险;四是完善金融监管体制,防范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
金融监管体制改革最后定于何种模式?这成为万众瞩目的焦点,背后不仅关系金融体制改革的成败,还关系到一行三会的“命运”。
张承惠提出了两步走的建议,第一步,短期不宜对现有“一行三会”进行撤并重组,将现有跨部门协调机制升格为更高层级的金融稳定委员会。委员会应有法定职责并明确工作程序和决策机制、应增加财政部的投票权、应定期对外发布信息和金融稳定报告。委员会下应成立专职的办公室、配备足够的专职人员对委员会提供支持。此外设非专职的专家智囊团,并定期轮换。
张承惠还提道,同时建立金融信息共享机制,统一信息的统计标准;完善中央、地方双层金融监管架构。第二步,未来较为理想的金融监管框架是“一委一行、一会、一局”模式,即在金融稳定委员会领导下的中央银行、金融监管委员会、中小投资者和金融消费者保护局。
如果按照这样的提法,目前现有的三会无需合并,仍保持现有格局,但未来“三会”要合并成“一会”,再增设消费者保护局,组成统一的金融监管体系。
不过,一位证券行业的专家对《华夏时报》记者称,这等于又将金融体制改革延后,“至于未来‘第二步’,又不知道推迟到何年何月。”
此前,各路专家学者的呼声都是一步到位,北京大学金融与证券研究中心主任曹凤岐、中银国际研究公司董事长曹远征等人建议,形成“一行一会”的格局进行统一监管。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陈道富主张,“一行四局大合并”方案,即将现有的“一行三会”合并成立超级金融监管机构,再在央行下设立四个分局,吸收现有的外管局、银监会、证监会和保监会。瑞穗证券亚洲首席经济学家沈建光则建议,采取超级央行模式, 将“三会”并入央行。
    
目前,全球有三种主流的金融混业监管模式,一是美国多头监管模式,分业监管之上再设金融稳定委员会,其中央行主导;二是英国超级大监管模式,央行与其他金融监管机构合并成一个超级大监管机构;三是澳大利亚的双峰模式,即“三会”合并成立新的金融监管机构,与央行共同监管,即“双峰”监管模式。
    
由于一行三会整合涉及到国家核心部门,牵动着无数人的目光,模式讨论异常激烈,专家学者莫衷一是,背后都有自己的逻辑和理由。市场都在翘首以待,这个夏天国家会对金融体制改革定音吗?
改革难点与痛点
金融体制改革已形成共识,为什么要改已很明确,问题是怎么改,为何这么难改?
    
上个月末召开的2016第五届金融街论坛上,央行副行长陈雨露称,现行监管框架存在着不适应当前金融业发展的体制性矛盾,要进一步改革和完善货币政策体系和金融监管框架,消除监管空白和监管套利。
最近一两年发生的钱荒、股灾以及期货暴炒和债券违约潮等,频频发生的局部金融危局,已经撕开了监管的空白与真空地带,现行的金融监管体制已到了非改不可的地步。
过去金融体制改革也喊了多年,但推动艰难,2013年国务院批准成立了央行牵头的金融监管协调部际联席会议制度,仍无法遏制风险事件频发的局面。可见,金融体制改革必须打破重构,缝补式的做法作用不大。
在张承惠看来,金融体制改革的难点在于,受到部门利益的巨大阻碍,形成“都认为需要改革,但都不认为自己要改”、“抽象改革不反对,具体改革不同意”的局面。
她认为目前的监管局面,一是带来监管空白,大量影子银行活动或者无人监管,或者由于各自设定标准,例如银行、证券、保险行业对理财产品的监管要求和力度均不一致,带来监管套利机会;二是带来重复监管和过度监管,在很大程度上增加了金融机构的运作成本。金融市场机构设置叠床架屋,金融市场分割,大大降低了金融运行效率。另一方面,现有金融决策机制存在低效、碎片化的缺陷,同时存在各自为政、缺少配合的问题。 
上述长期跟踪海外市场的金融人士认为,金融行业已经形成事实上的混业经营,目前分业监管方式无法消除监管真空,“金融监管体制改革的方向,必定是金融混业经营、全面的监管模式。”
在李扬看来,金融监管体制调整目标主要有三个,一是基于审慎监管的原则,统筹监管系统重要金融机构和金融控股公司;二是统筹监管重要金融基础设施,包括重要的支付系统、清算机构、金融资产登记托管机构等,维护金融基础设施稳健高效运行;三是统筹负责金融业综合统计,通过金融业全覆盖的数据收集,加强改善金融宏观调控,维护金融稳定。
上述证券行业的专家认为,没有哪一种监管模式可以做到十全十美,但是从责、权、利来看,一行三会整合肯定会比现在各自为政要强,“至于怎么整合,各种方案需要经过严格的论证,不是一拍脑袋就决定的事情。”

参观华为

参观华为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参观华为 » 一行三会整合牵动人心的金融监管模式

赞 (0)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