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顾问吴春波:华为的贵族精神

 

一个真正的贵族绅士是一个真正高贵的人:正直、不偏私、不畏难,甚至能为了他人而牺牲自己。一直以来,华为张扬的就是这种精神!

综观华为的成长,是在自我批判中进步,在“摸着石头过河”中探索,在自我改进中成长,在“顶层设计”中卓越。基于客户的制度性设计和群体的自我批判,保证华为的管理哲学、核心价值观和企业文化不断地传承,使华为人能够执着地坚守心中的“上甘岭”,淡定地守护内心的精神家园!

01
一、遥远的贵族

一谈到贵族,人们很容易想到古老的欧洲大陆和英伦三岛,那些生活在古城堡、衣冠楚楚的谦谦君子们,想到了他们的生活状态——骑马、狩猎与社交。

确实,在欧洲,有着贵族的基因与传统。最早的贵族起源于欧洲,作为一种历史文化传统,传承至今。

1793年1月21日,巴黎革命广场(今协和广场),路易十六国王与王后玛丽·安托瓦内特被推上了断头台。玛丽王后不小心踩到了刽子手的脚,她马上下意识地说了句:“对不起,先生。”正是这位王后,当其他人都开始逃亡的时候,她选择陪在路易十六的身边,陪伴着自己的丈夫,并直言,丈夫不走自己也不可能离开。当民众聚集在宫殿门口抗议的时候,她走到阳台上,俯首向民众行了一个大礼。她的丈夫,面对刽子手,留下的则是如此坦然高贵的遗言:“我清白死去。我原谅我的敌人,但愿我的血能平息上帝的怒火。”几分钟后,路易十六及皇后便身首异处。

英国皇室王子哈里毕业于陆军军官学校,之后,曾做为一名机枪手被派往阿富汗前线,与普通士兵一道,接受点火的洗礼。众所周知,前线是艰苦与危险的,以英国王子的身份,为何不能享受高级别待遇,直接作为指挥官,避免直接敌人交火?这缘自于他所接受的贵族式教育。

哈里王子在陆军军官学校就读前,曾毕业于英国一所著名的贵族学校——伊顿公学。伊顿公学的教育理念是塑造学生的十大品格:独立、个性、友爱、忠诚、尊严、勇敢、传统、绅士、幽默和使命感。其作为贵族男校之翘楚,英式教育之典范,是世界上最著名的中学之一。一代代“伊顿人”把教育本身变成了一项成功之道,用实际行动回答了“如何让成功者的后代继续成功”这个困扰过无数古老文明的问题。这里走出19位英国首相。传统、绅士、高傲是英国人的共性,这一切都源于这个民族历史奢侈感的自负和贵族身份的作祟。

伊顿公学的学生,睡硬板床,吃粗茶淡饭,每天还要接受非常严格的训练。伊顿公学教什么呢?不要认为是打高尔夫球,那里没有高尔夫球场,也没有今天热门的工商管理、金融等实用知识。到贵族学校,不是去学有用的知识,而是学在今天看来没有用的知识,比如说拉丁文,熟读从古希腊、中世纪到近代的各种宗教、人文经典。到今天还是这样。

世界军事史上非常有名的人物威灵顿将军也毕业于伊顿公学,他在和拿破仑进行决战的时候,曾冒着炮火在前线观察敌情,他的参谋人员多次劝他早点撤下去,因为前线太危险,可是威灵顿就是不动。参谋人员只好问他,您万一阵亡了有什么遗言?威灵顿头也不回地说:“告诉他们,我的遗言就是像我一样站在这里。”

二战的时候,英国有一张照片流传得非常广。当时的英国国王爱德华到伦敦的贫民窟进行视察,他来到一栋破败的房子门口,向屋内一贫如洗的老妇人请求道:“请问我可以进来吗?”这不仅是爱德华自我修为的展示,更体现了皇室成员对底层民众的基本尊重。

在美国南北战争中,南方军即将面临失败,军官中有人提议化整为零分散到老百姓家里,进入山区打游击战,但当时南军最高统帅罗伯特·李将军却不同意。他说:“战争是军人的职业,我们要是这样做,就等于把战争的责任推给了无辜的老百姓。我虽然算不上一个优秀的军人,但我绝不会同意这样做,如果能用自己的生命换来南方老百姓的安宁,我宁愿作为战争犯被处死。”他的对手是大家熟知的林肯。林肯总统同样表现出宽宏大量的贵族风度,本来他确实应该按照军法对罗伯特·李进行处置,但是他认为南北之间的仇恨宜解不宜结,所以他对李将军说,您也到了退休年龄了,就告老还乡吧。于是,李将军就以这种方式光荣退休,回到自己的庄园,撰写回忆录去了。

在南非前总统曼德拉的就职典礼上,曼德拉与当年罗本岛监狱的三位狱警逐一拥抱,并言:“我年轻时性子急,脾气爆,狱中在他们帮助下,逐渐学会控制情绪。”“他们已经囚禁我27年,如果继续恨他们,我就仍在囚禁之中。”

在电影《泰坦尼克号》里,船即将沉没的时候,船长选择了和船共存亡。这就是一种担当精神。在大船开始沉没的时候,船长请船上的小乐队到甲板上来演奏,以安抚大家的情绪。在演奏完毕之后,首席乐手向大家鞠了一躬,乐手们开始离去。船上非常混乱,首席乐手看见大家都走远了,他自己又回到了原来的位置,架起小提琴,拉起了一支新的曲子。已经走远的乐手,听到琴声,不约而同地又回到了首席乐手身边,大家重新开始演奏。船就要沉没了,大家相互握手,互道珍重,首席乐手说:“今天晚上,能和大家一起合作,是我终身的荣幸。”

任总在回答国外媒体采访时曾讲:“911事件中,飞机炸掉世贸中心,人们纷纷逃难时,人们沿着楼梯往下走,不时还礼貌地给残疾人员让路,老百姓往下撤,非常有序,而消防队员却从下往上冲。这种精神,不是一时就能形成的,应该是沉淀了几百年的文化素养。这些都是美国伟大的地方。”“最近我看了一段视频,韩国“岁月”号沉船事件,在发放救生衣时非常有序,人们还互相谦让,秩序也没有混乱。这可是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从这一点看出来韩国人民有多么伟大。我们都要向他们学习。 ”

二、被误读的贵族精神

古老的西班牙人认为,贵族身上流淌着蓝色血液,后来西方人用“蓝色”泛指那些高贵、智慧的精英才俊。而在当今社会,贵族及其贵族精神已经是一个遥远的词汇。

在中国人的词汇体系中,往往将贵与富联系在一起。但富不等于贵,当然贵也不等于富,正像在欧洲,贵族先于资产阶级出现,并与资产阶级、平民共同生活在欧洲的中世纪一样。

贵族,不是简单的富裕,物质生活的富裕也不一定产生贵族。精神的贵族不一定富有,富有之人不一定是贵族。贵族从来都不是由财富堆砌的,也不是通过财富能够置换的。贵族,或许与贫寒相伴。正如高贵的牡丹,也曾历经贫寒。

贵族,也不是权势的代名词。古往今来,有权势者众多,但称得上贵族的并不多,尽管许多权势者想拼命地挤入贵族俱乐部。

贵族,不是暴发户,不是土豪金,不是养尊处优,不是悠闲奢华,不是小资情调,不是愤世嫉俗,不是身份的炫耀。

贵族是一种生活方式。贵族不仅意味着一种地位和头衔,也意味着社会行为准则和价值标准,一种我们称之为“贵族精神”的东西。在英文里的noble,除了有“贵族”的含义外,还有“出身高贵的”、“高尚的”、“伟大的”、“崇高的”、“卓越的”、“辉煌的”、“高贵的”等含义。

“贵族精神”,则包括高贵的气质、宽厚的爱心、悲悯的情怀、清洁的精神、承担的勇气;以及坚韧的生命力、人格的尊严、人性的良知、不媚、不娇、不乞、不怜;始终恪守“美德和荣誉高于一切”的原则。

如果把富作为纵坐标,把贵作为横坐标,贵,可以是第一象限,也可以是第四象限。“贵族”是具有丰富人文内涵的一种特指。富,限于物质生活;贵,则体现在精神生活,这就是“贵族精神”。

贵族精神,不仅是人生崇高的价值观,蕴含着科学的人生成功法则。同时,贵族精神也应该成为一个组织或社会的价值法则。

储安平在其《英国采风录》中记述了他对英国贵族和贵族社会的观察,他说:“凡是一个真正的贵族绅士,他们都看不起金钱……英国人以为一个真正的贵族绅士是一个真正高贵的人:正直、不偏私、不畏难,甚至能为了他人而牺牲自己。他不仅仅是一个有荣誉的人,而且是一个有良知的人。”用当年法国政治学家托克维尔的话来说,贵族精神的实质是荣誉。贵族精神跟物质条件,有的时候可以说没有什么关系。在储先生眼里,贵族精神意味着荣誉、责任和奉献。这不由得让人想到美国西点军校的校训:责任、荣誉、国家。

许纪霖教授所说的,“有一个下岗的三轮车夫,靠自己蹬三轮车的微薄收入,养活了几十个孤儿,一个一个送他们去上学,我们也可以说,这个人具有一定的贵族精神。”他认为:“所谓的贵族精神,我认为是三个精神支柱:第一个是教养,第二个是责任,第三个是自由。”“教养意味着每一个人要有精神的追求和品质的追求;责任是要有担当,承担起公共责任;而自由,不仅要追求不受强制的权利,而且要有政治参与的自由和内心的自由。”

贵族,坚守的是一种精神。贵族精神所体现出来的是:教养,责任,品格,尊严,自律,参与,价值,分享。

在享乐、物欲、颓废的当今社会,贵族稀有,贵族精神式微。何处寻贵族?哪里是贵族精神的家园?

三、华为的贵族精神

1996年开始,众多华为员工离别故土,远离亲情,奔赴海外,无论是在疾病肆虐的非洲,还是在硝烟未散的伊拉克,或者海啸灾后的印尼,以及地震后的阿尔及利亚……到处都可以看到华为人奋斗的身影。我们有员工在高原缺氧地带开局,爬雪山,越丛林,徒步行走了8天,为服务客户无怨无悔;有员工在国外遭歹徒袭击头上缝了三十多针,康复后又投入工作;有员工在宿舍睡觉,半夜歹徒破门而入拿枪顶着我们的员工进行抢劫。我们在拉美某地的班车也遭遇持枪歹徒抢劫,全车人被抢;即使是货物运送,也经常需要雇佣特殊人员护卫;有员工在飞机失事中幸存,惊魂未定又救助他人,赢得当地政府和人民的尊敬;也有员工在恐怖爆炸中受伤,或几度患疟疾,康复后继续坚守岗位。

“从太平洋之东到大西洋之西,从北冰洋之北到南美洲之南, 从玻利维亚高原到死海的谷地,从无边无际的热带雨林到赤日炎炎的沙漠……离开家乡,远离亲人,为了让网络覆盖全球,数万中外员工,奋斗在世界的每一个角落,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华为人的艰苦奋斗,我们肩负着为近三十亿人的通信服务,责任激励着我们、鼓舞着我们。”

在中国,汶川大地震,华为的员工自带干粮和饮水,冲了上去,冒着余震、塌方和大雨,依靠肩扛人抬,在山顶架设基站,保障灾区的通信畅通。他们也有恐惧,也有痛苦。任总有个批示:“只要上过战场,就是尿了裤子的也是英雄。”

在印度尼西亚,面对着海啸与地震,华为员工没有撤退,他们冲了上去,架设抢险通讯设备。

在利比亚,战争的炮火使得旅游者撤了,外资企业员工撤了,友商撤了,华为员工也撤了——撤到土耳其作心理测试,没通过的原地待命,通过的重返利比亚。这一切都为了一个目的:保证华为在利比亚的网络安全,因为只有“网络的安全稳定运行才能挽救更多的生命。我们跑了以后,网络不稳定、瘫痪,会死更多的人”(任总语)。

在日本,大地震、海啸和核泄露,代表处的员工因为“这个世界上找不到一块土地,能容纳一亿二千万人的地方”(任总语),而选择与日本人民共患难。华为的员工还穿着西装,打着领带正常上班。客户由此评价:华为是一家值得信赖的公司。地震一周以后,测试组的大部分人员根据代表处统一安排,到大阪暂时异地办公,需要小部分研发人员留守东京。在我们这个团队中,有妻子已经身怀六甲的准爸爸,有老母亲因为担心自己安危而生病住院的独子,有刚刚结婚正准备要孩子的人。选择谁留下,都会有背后的一个家庭在远方担忧。最后留守的名单宣布以后,一开始大家都沉默了。一位主管说:“无论如何,作为主管,我都会留下来。未来发生在东京的事情谁都不能预测,我不能保证留下来的同志们是绝对安全的,但留下来的人就是与我一起生死相托的兄弟,不放弃,不抛弃,这是我对团队成员的承诺。” 从3月11日以来,代表处员工所展现的勇气在日本客户心目中树立起了良好的形象,一向谨慎保守的日本客户高层,一改常态,纷纷通过手机、邮件,表达对公司的认可和对坚守岗位的人员的谢意。

在智利,8.9级的大地震,华为的三位员工选择的不是逃避。客户Nextel有五条微波因为地震中断了业务,紧急向代表处求助,希望派工程师协助他们恢复灾后通信。从代表处了解到客户的需求后,三位华为员工决定和本地员工一起前往Concepcion协助客户恢复通信。为了设备的运行安全,他们毅然决然地冲向地震的核心区,坚守了四天。

在玻利维亚,这里是另一个世界屋脊,首都拉巴斯海拔约3700米,严重缺氧,紫外线辐射强,缺氧严重。因每年都有外交官因为高原缺氧死亡,这里被称为“外交官的坟墓”。中国大使馆的一位工作人员刚来3天就因高原反应去世,我国大使馆先后有五位工作人员因高原反应逝世。华为办事处就设在这里。在这个南美北的“上甘岭”,一群年轻的华为人克服种种困难,用他们的付出为建设高原的通信生活奋斗着。几年以来,玻利维亚高原很多地方都有华为人的足迹,几乎每个村庄都留有华为人不倦的身影。“他们在海拔4000米高原上疾走,在亚马逊丛林中宿营,明月繁星陪伴着立塔,驼羊野马一起驰骋,他们留下了高高的铁塔,更用自己汗水,在玻利维亚高原上灌溉着中玻两国的友谊之海拔最高的站点:TCT项目GSM416,位于玻利维亚,海拔4776m,是2009年华为人安装的海拔最高的站点。”

在南苏丹,这个全球最年轻的国家(2011年7月9日独立)90%以上的地区没有电,没有路,没有自来水,大部分人在草屋里住,在河里洗澡。华为员工住在铁皮房,厕所是自行挖掘的茅坑,为防止疟疾,上厕所时,甚至要带上扇子,以防被蚊虫叮咬。某位员工,已八次患上疟疾。

在印度尼西亚,华为员工在热带雨林中,身卧在泥泞中,用自己的血肉之躯为华为的战车前进而清除障碍。有华为的员工倒在泥泞中,华为的战车就不会止步,下一个倒下的就轮不到华为。

贵,在于稀有;族,是个群体。

在华为,之所以称为族,因为这是一个庞大的群体,之所以说他们高贵,是因为他们具有这种普遍的奉献精神和能力。

这些华为人,其实都是一些普通人,就在我们身边。他们也是“80后”、“90后”,他们也是独生子女,他们中还有很多女孩子。但他们的不同之处在于,不纠结,不抱怨,不蹉跎,不颓废,不攀比,他们分布在世界的各个角落追梦、践梦,默默地向这个时代证明:狼性依旧,贵族仍在,贵族精神并未远逝。在他们身上看到的是令人敬仰的贵族精神!作为一个群体,他们是我们最宝贵的贵族!

贵族精神来自于教养,而非教育,因为教养是长期熏陶的结果。

华为的贵族精神同样来自于华为核心价值观的长期教养,来自于华为企业文化的长期熏陶。(近期公司在向李小文先生学习,李小文先生身上彰显的就是一种贵族精神!)

“以客户为中心”,张扬的是一种责任,是承担,是诚信。它保证了华为这个功利组织能够超越单纯的利益追求,避免了公司蜕化为“以个人为中心”的利益集团,从而永远保持对客户的敬畏,而不是傲慢。“一杯咖啡主义”,使得华为能够以开放的心态,持续地吸取宇宙正能量。

“以奋斗者为本”,既是理想主义,也是现实主义,是理想主义与现实主义的完美结合:奋斗是为了理想。无理想,何须奋斗?!无梦想,必自甘平庸;因为在这个世界上,无中生有的只有做梦,不劳而获的只有穷困。而在现实中,要张扬奋斗精神,就不能让奋斗者吃亏,不能让奋斗者流汗还流泪。充满能量的火车头,才能向着梦想滚滚向前,才能有更多的奋斗者“倍出”。雷锋精神必须弘扬,但雷锋精神不是机制,让雷锋不吃亏的机制才充满活力。在过去,贵族是分封世袭的,是一种“评价分配制”。华为贵族是修的,是依靠自我奋斗和修炼来的,因而她是来自于“索取分享制”。

“持续地艰苦奋斗”,是一种自律,是一种修炼,是对人性自私、贪婪和安逸的抑制,也是孔夫子宣扬的“克己复礼”。持续地保持自我批判本身就是“艰苦奋斗”的体现,只要一个组织持续地保持开放且保持自我批判精神和能力,任何自身所不具备的精神、思想、思维和基因,都能够在较短的时间以较小的代价移植并内化到组织内部。

综观华为的成长,是在自我批判中进步,在“摸着石头过河”中探索,在自我改进中成长,在“顶层设计”中卓越。基于客户的制度性设计和群体的自我批判,保证华为的管理哲学、核心价值观和企业文化不断地传承,使华为人能够执着地坚守心中的“上甘岭”,淡定地守护内心的精神家园!

谁言没有战争就没有英雄和将军?将军决战岂止在战场?英雄何问出处!

谁言贵族已经远去,贵族已经败落?华为人难道不是贵族?华为张扬的就是贵族精神!

向华为的贵族们致意!向华为的贵族精神敬礼!

参观华为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参观华为 » 华为顾问吴春波:华为的贵族精神

赞 (0)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