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确保制度建设彻底“西化”的核子武器:自我批判

88

在中国民营企业走向世界的过去10 多年中,华为成为唯一让西方公司畏惧的一匹“非中非西,亦中亦西”的黑马,原因何在?

本文节选自《下一个倒下的会不会是华为:故事、哲学与华为的兴衰逻辑》,该书为修订本,是作者历时3年,先后访谈了136位华为中高层管理者,访谈整理稿多达300余万字,对原著进行了超过60%的增删后完成,现已出版。

尼尔·弗格森在《文明》一书中认为,现代西方文明归功于6项“杀手程序”:竞争、科学发展、财产权、现代医学、消费社会以及现代职业伦理。除此之外,更重要的一点是:西方文明的自我批判精神,“不管是在哪里,只要西方发现或者携带去了任何疾患,它都会及时地对症下药予以根治”,“而事实上,如果说有一项特征被写入了封建主义时代之后的西方基因中,那么这项特征就是民众的参与和问责”。

华为是在全球化的大背景下与西方公司展开竞争的,而且竞争的战场遍及世界各大洲,包括西方公司的所在国:欧洲国家和美国。早期,华为与西方公司处于极度悬殊的“非对称竞争”状态,华为位居绝对劣势,但华为以其强悍的文化力量、进取精神、充分聚焦的战略与西方公司展开了长达20 年的超限竞争,到2005 年前后,已经基本实现了对西方公司的全面追赶与超越。那么,在新的格局面前,在产品实力、技术实力相当的情况下,华为与西方公司的“掰手腕”,则更多地表现在:谁更有危机意识和谁更有自我批判精神。或者,换种说法,“对称竞争”的态势下,华为能否比西方更“西方”,同时又拥有独特的东方思维:在斗牛运动和太极拳之间寻求一种灰度的融合,决定了华为的“下半场”。

战胜对手的唯一方式是:你必须比对手更像对手,同时又拥有对手无法复制的特殊基因。华为的自我批判文化,在西方人眼里,印象是深刻的,评价也是正面的。西方文明正是靠不断地自我拷问、自我批判才走到今天并获得成功的。但对西方人来说,不是为批判而批判,批判的目的是制度的完善与优化。华为遵循着同样的路径。

1997 年前后的华为,也就是创立10 周年之际,虽然充满活力,但混乱却与之相伴。这个时期,任正非开始比较多地倡导自我批判精神,将坚持了10 年的民主生活会进一步制度化,并扩大到公司各个代表处和基层组织。这是典型的中国共产党的组织建设的做法,在华为的干部队伍成长、团队建设方面起到了重要作用,至今仍在坚持进行。

批判,是思想家们的解剖刀。批判所引发的变革是组织走出疲劳和病态,重新激发活力的重要力量。19 世纪40 年代,一位叫马克思的西方人,一位落魄的知识分子,写了一部《共产党宣言》,它像寂静暗夜的猫头鹰一般,以极端刺耳的嘶鸣之声,宣告了资本主义制度的垂死命运:“每个毛孔都滴着鲜血和肮脏的东西”;资本家阶层与日益贫困化的工人阶级之间的二元对立,终究会导致资本主义在全世界的覆灭。

后来的事实证明,马克思以“掘墓人”的姿态出现,却成为资本主义伟大的“清道夫”—至少到今天为止。马克思振聋发聩的“丧钟式”宣言,导致了100 年之后的另一份宣言:《资本主义宣言:如何用借来的钱让8 000 万工人变成资本家》,其基本思想是:人们可以通过付出劳动和付出资本两个方面来获得收入。一个叫路易斯·凯尔索的美国人,提出了员工持股计划。20 世纪60 年代以来美国中产阶级人群的急剧扩大,很大程度上得益于这位资本主义“补天派”思想家的贡献与发明。

20 多年来,任正非讲得最多的,一个是华为的核心价值观,一个就是自我批判。核心价值观是华为的“大法”,是确保华为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持续制胜的精神图腾;而“自我批判”则是核心价值观的“护法宝器”,两者如影随形,缺一不可。

任正非说:“我们要不断地自我批判,不论进步有多大,都要自我批判,世界是在永恒的否定中发展的。”为什么任正非无时无刻地在华为内部反复强调自我批判?其实,这体现了任正非对人性和组织规律的深刻洞察。

1998 年,《华为基本法》定稿之时,任正非就提出在华为新基地的总部门口要立一块石碑,上书:“一个企业长治久安的基础是接班人承认公司的核心价值观,并具有自我批判的能力。”

自我批判的目的就是要持续强化组织中每一分子忍耐不适的能力,那些追求舒适本能的生存惯性,影响着组织的行为模式、个体表现模式、逆境处理模式、决策模式以及组织的老化过程。华为长期坚持自我批判所要达成的目的,就是要不断将“不舒适”状态—即奋斗文化固化到组织的基因中,并警惕和抗拒、控制和改变组织肌体的“自由落体下坠”,使之永远处于“心理舒适区”之外。

但华为推行自我批判的文化,却不主张把“互相批判”作为一种观点和方法,纳入到华为的管理思想中;企业天生是一种建设性的营利性组织,而不是政党和政府部门,也不是军队和艺术团体。华为的自我批判有几条规定:一是不搞人人过关,不发动群众;二是更多地进行自我批判,少或者不要批判别人;三是强调实事求是;四是不搞无限上纲、无情打击,把握适度这一原则。任正非明确指出:“自我批判不是为批判而批判,不是为全面否定而批判,而是为优化和建设而批判。总的目标是要导向公司整体核心竞争力的提升。”这才是华为长期坚持自我批判的根本目的。

华为之所以让西方同行难以捉摸,就在于华为的以民主生活会为鲜明特征的自我批判文化,这是中国式的密码传承,西方公司永远弄不懂,弄懂了也无法推行;如前所述,中国企业包括华为的同行,也普遍未能将自我批判这一工具哲学悟透、用好,同时在制度建设方面也“西化”得不彻底。所以,在中国民营企业走向世界的过去10 多年,华为成为唯一让西方公司畏惧的一匹“非中非西,亦中亦西”的黑马,就不足为奇了。

参观华为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参观华为 » 华为确保制度建设彻底“西化”的核子武器:自我批判

赞 (0)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