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少年漂流记

华为考察

297

华为在海外设立了22个地区部

100多个分支机构

在美国、印度、瑞典、俄罗斯

以及中国等地设立了17个研究所

全球还有36个培训中心

 

我国目前有3581万流动儿童

他们的健康成长

关系到社会的发展和国家的未来

这个统计数据有没有包括跨国漂流儿童

如华为外派员工的子女们

298

身边一些华为人的孩子

跟随父母工作的调动

在世界各地迁移着

将其命名为“华为漂流儿童”是恰当的

华为内部

将这种现象称为“随军”

 

美君

两个孩子的妈咪

在老大即将上小一

老二上幼儿园小班时

选择随军去往东欧某国

299

经历了两次转机

合计飞行15个小时

才抵达目的地国家

长途飞行对大人都是考验

何况对于当时还不满4岁的老二

 

华为在该国驻地城市有地区部和代表处

倒也算人员众多

但因各种原因

中国外派员工居住分散

当地学校以本国语言(非英语)授课

为了孩子的将来

外派员工及其家属

不得不把孩子送进收费更高

但更为国际化的国际学校接受教育

 

美君一家为孩子选择了英国国际学校

皆因该校在中国深广沪有分支机构

即使日后回国

也能承接对应的有继承性的教育

他们为此付出的代价则是

每个孩子每年十万元起的学费

且该费用随着年级升级而上涨

为了孩子上学方便

美君一家在该校附近租房

其他的一些随军家庭

有人选择美国国际学校

或者加拿大国际学校

大家因此分散居住

300

由于分散居住带来如下几个问题

一住房成本增加

在公司的住房补贴基础上

个人还得再掏腰包

孩子缺少玩伴

对于儿童的心理成长和社交能力培养

带来负面影响

二使得美君这样的随军主妇

交际圈子狭窄

每天忙于孩子上学放学

午餐还要做饭送到学校去

美君没有更多时间去发展

自己的其它兴趣爱好

当地通用语言非英语

在日常生活中接触的店员、街坊等

当地人存在语言交流障碍

因为双方都只能说一些很简单的英语

不能进行深度交流

不能较深入融入当地圈子

 

孩子是有语言天赋的

华为人的孩子自然也不例外

美君的两个孩子

在国内接受的英语教育相当有限

但在该英国国际学校

孩子们很快适应了英语教育

但另外一个问题又来了——

孩子们的中文水平开始受到影响

美君的两个孩子

在家里说中文的语序都不太对了

更别提中文书籍阅读和汉字书写

一些在别国接受教育的孩子

他们的母亲则说

“孩子已经不大会写汉字

看起来更像在画字”

这种现象引起了美君的警惕

美君的大孩子在回国上三年级的时候

因为语文(汉语)程度偏低

差点被学校拒之门外

美君花了一个暑假的时间

请家教给孩子猛补中文

因为孩子的中文水平

又导致了不能完成数学题

如需要理解题意的应用题

 

华为的漂流儿童

在出国时要从母语“中文”

过渡到更为国际化的语言

如英语、法语等

两三年的学习之后

如果家长工作区域变动

比如从英语区调到非英语区

同样的教育难题又摆在家长面前

选择何种学校

接受哪种系统的教育培训

要知道,华为的外派员工

通常在某地工作三五年的时间

就又面临调动

如果回国

孩子回来同样还要再过一次语言关

这次是学习自己的母语——中文

 

这当中的纠结与折腾

不仅仅是财力的投入

更涉及到孩子的教育规划

是否长期在国外生活

是否从小到大都接受国外教育

从此把中文作为外语

是否接受国外高考的挑战

这些问题困扰着

每一位跨国漂流的学龄孩子的父母

301

即使这些都能解决或暂时解决

世界各国不同的历史观、价值观等冲突

会让孩子和家长产生断裂感

日本教科书中对二战时期的历史问题的论述

与国内有差异和冲突

身在日本的家属表示

他们无法也无力给孩子做出合理化的解释

只是感觉到在别人土地上

一种绝对的少数派被不公正地对待

这潜伏于平静、发达、繁荣

生活表象之下的深深的被刺痛感

没有人可以帮助他们

没有人答疑解惑

作为在国内生活几十年的华人

面对这些扭曲与断裂

他们该选择无视还是相信

这种无力感

透过家长传递给孩子

又将引起孩子融入当地圈子的深层困惑

 

于是

很多问题普通人只好不去细想

但作为研究者

我们是不是应该去重视这些问题

即使不以家国恨等宏大命题来加以重视

也应该给出一点解决这种冲突的方法

以期稍稍化解困惑者心中块垒

让他们能在异国他乡生活得畅快一些

 

美君在大孩子三年级、老二上一年级时

经历又一番艰难选择

搬回国内

来回折腾的这几年当中

美君从一个精明能干的女老板

成为更纯粹的文本意义上的“全职太太”

她的房子

出国前租给别人

再度回国

为了孩子能上一所好学校

她不得不去更好的学区租房住

而夫君依然留在海外

夫妻二人的离愁别绪

可不是传统文学作品中所描述的那么唯美动人

对美君来说

孩子上学、租房、教育方方面面

她一个人独挑大梁

面对大大小小的难题

美君体会到实实在在的无人可靠

 

对于美君的丈夫来说

没有家庭亲情的陪伴

没有妻子的体贴照顾

没有孩子的痴缠

重新回到单身汉的状态

但是又在心里

对孩子和妻子充满想念与愧疚感

这些情愫与情绪

曾一度导致夫妻关系紧张

幸运的是

美君和丈夫情比金坚

也有处理感情危机的智慧与愿望

 

但据我所知

并非所有的外派员工及其家属

都能把面临的情感危机处理得当

很多家庭走向离散

形式上的离散以及法律关系上的离散

很多孩子缺失父母的完整陪伴

缺失小伙伴的共同玩耍……

302

还有跟随外派父母

至非发达国家的漂流儿童

他们除了需要面对

教育的难题、圈子的融入以外

还要面对某些国家和地区动荡的政局

治安问题

民生保障问题……

 

社会或者业界

总是把关注的目光聚焦于华为公司本身

它的业绩

它的管理理念

它的科研水平

以及华为掌门人的神秘低调等等

而其身后的员工个体、员工家属

以及漂流儿童

他们的情绪

他们的故事

是否也应该加以注视

华为骄人的业绩以及其符号化的高大上

似乎遮掩了其中某些个体的悲欢离合

业绩纵然重要

但正因为有了每一位华为人

和他们的家属的默默付出

才让业绩不仅仅也不应该只是冰冷的数字

参观华为

参观华为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参观华为 » 华为少年漂流记

赞 (0)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