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戳中了华为外派狗的泪点

华为考察

303

1.
坦白讲,在第一次读完这篇文章时我的内心是很爽的。
我觉得这个作者说话很真性情。
并且,这种简单粗暴的行文风格,的确替我这种现实生活中敢怒不敢言的包子出了一口恶气。

2.

总有些莫名其妙的人找我帮忙买各种名牌包、名牌化妆品。有些极品还直接开一张单子,包括各种色号的口红、某种鞋码的鞋子……你知道买这些东西有多麻烦吗?还要跑各个商场,去挑去选,缺码了断货了还得再去好几次。关键是回家过海关还容易超重。

作为一只外派狗,咪蒙写的这一段我深有感触。
每逢节假来临之际,我的QQ头像就会开始疯狂闪烁,不停有信息来问我可不可以带东西回国。

最夸张的一次是,一个我不记得当初为什么加也从来没说过话的QQ好友,让我帮她带一个特定的包。原因是,“你在加拿大,加拿大正在打折,比国内买划算”。
我当时心想,瞧你这小算盘打的好的,你咋不上天呢??
但我还是忍住心中怒火打了一行字,“对不起,我不代购,请你找别人吧。”

还有一次,是我的同学让我给他带一本书。
这本书据说只有国外才卖,且厚达近千页,重量…是砸到头要怀疑会不会砸出脑震荡的级别。
我跟他说,我最近不回国,没办法给你带回去。
他说,那你给我寄过来吧,我急着用。
我说,我这里不方便去邮局啊,而且最近一堆deadline,真的没时间,抱歉呢。
他说,就帮帮我吧,你要是不帮我,我这门课就没法上了呀。
所以不买不寄还是我不对了。
我不懂为什么昔日同窗如今也变得如此不讲理。

我跟我爸视频的时候,问他,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办?
我爸对我说,如果是我的话,能帮就帮吧。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帮助别人总是没有坏处的。就算不考虑昔日同学情谊,从功利角度出发,如果你拒绝了他,他今后跟别人提起,范xx(我的名字)是个小气的人,连一本书都不给我带,你的其他同学会怎么想你?而且往好里想,你花了不多的力气,卖了一个人情,以后你需要人家帮忙的时候,人家也更有可能回帮你。

我听完之后,怒火降了三分,觉得我爸说的也有道理。
事情的结果是,在我查过邮费后,我的同学认为这本书寄回去的经济成本太高,所以我在谷歌上找了一本电子版的书发给了他。
我的老同学向我连连道谢,我为我之前的想法感到羞愧,但也很高兴自己帮到了他。

皆大欢喜。

3.

总有些人会利用你的专业来找你做各种事。
你不是学英语的吗?帮我翻译一篇论文呗。
你不是学中文吗?帮我写个讲话稿、写个年终总结呗。
你不是学设计的吗?帮我设计个LOGO呗。
你不是学日文的吗?帮我看看这A片说的啥呗。
活像我们苦学这么多年,就是为了给他行个方便一样。
你不帮他吧,他还会特委屈,你不是学这个专业的吗?又不难。
这种时候真的很想用四川话回一句:龟儿子,你懂个锤子。
你知道翻译一篇论文、设计个LOGO、写个讲话稿,也是需要时间和智慧的吗?这背后需要多少年的学习和积累,你尊重一下别人的劳动会死吗。

这一段,我也有所体会。
作为一个半吊子摄影爱好者,经常有人问我,你帮我顺便拍两张照片呗。不用认真,以你的技术随便拍拍就行。
我真的很想说,随便你个茄子,你造我每次前期准备后期修图有多努力吗?你造我如何费尽心思地考虑怎么把照片修的毫无PS痕迹,怎么把模特的脸磨的像是天生好皮肤,怎么把矫揉造作的动作拍的看起来毫不费力吗?
显然,他们不知道。

心理学上说,人有一种以自己思考方式来推测他人思考方式的惯性。
我发现,在我有不会的东西想请教别人时,我不敢了。
我真的很害怕,当我向大神提出一个我觉得应该不难的请求时,他们会不会像当初的我一样,在心里翻无数个白眼,然后暗唾一声,“龟儿子,你懂个锤子?

4.

我帮你,至少你得是我的朋友吧。
我跟你面都没见过,你谁呀。
如果我们没有感情,那好,我们来谈利益。
你毛都不愿意付出,却想捞尽便宜。

诚然,我上面举的例子大多不是作者碰到的这类人。

遇到这种“你帮了还不念你好,你不帮还骂你”的人,任谁都会觉得不爽吧。
所以咪蒙写的这篇里用语过激也可以理解。
可我不理解的是,在她的另一篇文章《也许这个时代,恰恰是需要偏激的》,她写过这样一段话:

…两个月前,我刚开公号,完全不懂,去问一个微信大号的朋友,开公号有什么需要注意的。结果对方很无辜地说,啊,运营微信号没什么特别的啊,我每天只花半小时随便弄弄,轻轻松松,一不小心,粉丝就几十万了,我也没什么经验啊……
然后我们共同认识的一个朋友说,她才不是什么轻轻松松,她割阑尾住院,手术刚做完,在病床上就吭哧吭哧写文章。她本来就是记者,还去上过好多新媒体运营短期培训课程,还借职务之便,采访了好多自媒体大咖,小本本上记了好多技术和秘诀。
我一方面感动于她的勤奋,一方面感叹她的装逼。

可是按照咪蒙自己的逻辑,那个开微信大号的朋友凭什么要帮你?
凭什么人家辛辛苦苦搭着时间精力和健康换来的攒粉丝的秘诀要告诉你?
凭什么人家不想告诉你所以云淡风轻地一笔带过,就要被你说装逼?
你不懂你还有理了?
要不要给你发奖杯?

你骂贱人一时爽,可你有没有想过,或许你就是你口中的“贱人”?

5.
我相信咪蒙本意也不坏,也只是当初没有意识到攒粉丝是一件多么不容易的事情,所以才会去请教别人一个自己觉得不太难回答的问题。

那我有道理相信,咪蒙给出的例子里面,很多人也都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问题。

创业的以为写软文是一件简单的小事;
约文章的以为写文章是一件简单的小事;
缺钱的以为有钱人借出去几万块钱是一件简单的小事;
国内的以为国外的买东西是一件简单的小事;
打牌的以为让位子是一件简单的小事;
… …

我们的愤怒,有时不是主要产生在“被拒绝”这件事上,而是产生在“这么点小事你都不帮”上。但我们殊不知,我们觉得的“举手之劳”,可能并不是“举手之劳”。
这点咪蒙说的很对。我赞同。

但我觉得有一点咪蒙疏忽了:
这个问题最大的悖论是,我们需要意识到的问题,恰恰是我们意识不到的。

6.
咪蒙也在同一篇文章里说过:

呃,我有很多很多别的缺点,比如不要脸啊、比如高调爱炫耀啊,但是功利倒还真谈不上。我要是真功利,我写《如何写出100万+的微信爆款文章》,分享这种经验干嘛啊,这种独门秘籍我藏着不行啊。我有病啊。
… …
我不想成为自己讨厌的那种人。
所以我才厚着脸皮去总结经验,把它们写出来,告诉大家的。
我写的很多经验是很主观的,只希望有那么几个人,能少走点弯路,从中能够有所借鉴——可以把我当反面教材嘛。
反面教材也是教材啊~~

我觉得这种做法就很好。

我在知乎和微博上也经常收到私信,有问我关于摄影的,有问关于国外大学面试的,最多的是问我关于出国留学的,偶尔还有问我爸找女婿是什么要求的。
除了最后一条以外,我都认真回复了。

但也有人在我回复后就再也没理过我了,就好像我回答这些问题是理所应当。

我知道这些人在现实生活中跟我八竿子打不着,我付出的精力和时间都属于无效社交。
但我和咪蒙的出发点一样,我们都知道当初还是个小白的自己有多慌张和无助,多希望当时能有人帮自己一把,所以我们会花费一些时间去帮助自己根本没有义务去帮的人。或许,这些被我们帮过的人,也会记得当初他们是怎样被陌生人帮助的,然后再去帮助下一批小白们。

他们记得的不会是一句“贱人,我凭什么要帮你?!”
然后再把这句不分青红皂白地原话送给向他们求助的人。

7.
再谈谈咪蒙写作的语气。
通篇与标题风格相一致,让人看了就觉得解气。

可我相信,如果咪蒙能看到我这个回答里这一段,模仿她的文章口吻的这一段:

可是按照咪蒙自己的逻辑,那个开微信大号的朋友凭什么要帮你?
凭什么人家辛辛苦苦搭着时间精力和健康换来的攒粉丝的秘诀要告诉你?
凭什么人家不想告诉你所以云淡风轻地一笔带过,就要被你说装逼?
你不懂你还有理了?
要不要给你发奖杯?

你骂贱人一时爽,可你有没有想过,或许你就是你口中的”贱人”?

咪蒙一定会不开心吧。
任谁被这么说都绝对会不开心吧。
因为自己的疏忽,没有考虑到他人的感受,就直接被扣上了“贱人”的帽子。
“贱人”这个词,我一直以为是用来形容道德极其败坏之人的。
可我觉得咪蒙举的例子里面,大多数都顶多是情商低而没有意识到自己给别人添了多少麻烦,但也不至于到伤风败俗的地步。

你可以批斗我的情商,但请不要侮辱我的人格。

可就是这样的字眼带来的快感,可能已经埋没了理智,让围观群众忍不住叫好,忍不住转发。至于他们的“罪过”至不至于被骂的这么狠,已经没有人在乎了。毕竟站在道德制高点上的也是这帮人。

8.
当然,我也绝不是说,咪蒙说的这些人就一点儿问题没有所以我们就应该尽量试着理解他们、帮助他们。

文章里其实说了两种人:
一种是意识不到自己在给对方添麻烦的,以为自己拜托对方的是一件小事而已。
还有一种是在被对方拒绝帮忙后恼羞成怒反咬一口的。

对于第一种人,跟他们讲清楚你需要为这件事情付出的精力和代价,让他们意识到这不是一件“举手之劳” ,看看他们的反应。如果他们表示理解,说明他们人还不坏,只是迟钝,你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帮他们一把也未尝不可;如果他们表示不理解,说明他们不是值得你长交的朋友,你大可以礼貌地回绝请求,而不是骂一句贱人,失了你应有的风度。

对于第二种人,你可以选择优雅地拉黑,或者默默地报警。这类人不会因为一条朋友圈就意识到自己的问题,而你从这条朋友圈中得到的也不过是一时之快。因为这一时之快错过的理智,可能对你的损害更多。

最重要的是,务必告诫自己,千万不能一边转发着朋友圈,一边又在生活中做着这种人。

参观华为

参观华为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参观华为 » 是谁戳中了华为外派狗的泪点

赞 (1)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