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PS老兵的爱与梦

18年前,一群意气风发的华为人,怀着一颗无畏的心闯入PS(分组交换核心网)领域,一路走来,有欢笑,有泪水,有收获。PS域产品经历痛苦蜕变,几经沉浮,最终站上了世界之巅。在这个过程中,留下了许多动人的故事。

前段时间整理旧邮箱,翻出2000年刚进华为时项目组成员给我发的第一封欢迎邮件。我将老邮件转给大家,大家边看边笑,庆幸我们都还在公司继续奋斗,也在为逝去的青春年华淡淡伤感。15年一晃就过去了,我们这群PS人怀着梦想,坚持着,拼搏着。
记得加入PS大家庭的第一天,时任SGSN产品开发代表的汪涛晃着他那个大大的多普达手机来给我们这批新员工讲话,他说:“过去的通信属于CS(电路交换核心网),未来将会是PS的天下,我们要构建一个宽广的管道,成为行业的领导者。”那时候还没有苹果手机,业界还在找3G的杀手业务,国内3G牌照还没有发放,大家也没有想到移动宽带会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但我们都有着一个朦胧的梦想,就是我们这批人将会走到浪潮的尖端,影响和领导这个产业。

10亿美金,老兵之梦

2001年底,我们一批杭研人员从上海启程去北京将GGSN产品接到杭州,2003年又将GGSN产品送回到北京。一些项目骨干跟着这个产品辗转大江南北,生活就好像候鸟一样,漂泊不定。组织变动导致产品进展延后了2个多月,加上接手的70%是新人,为了赶计划,连续加班到11点以后都是正常的事情,一直干得很辛苦。
后来,PS域产品切到核心网产品线,然后又再次整合到无线。一次次的调整,一次次的锤炼。在无线20周年庆的时候,我专门收集了杭州地区散落在公司内外的PS域老兵名单,帮他们申请了无线20周年庆的指环,名单居然有60多人。

但是,不论怎么变迁,一些老兵还是保留下来了。一支部队,如果全歼了,也就是没有老兵,基本上番号就可以取消了,因为根本组建不起来。但是只要百分之十的人留下来,再补充新兵入伍,半年后还是一样的铁军。

PS域产品一次次经历痛苦蜕变、浴火重生。当订货突破10亿美金的消息传来的时候,我突然无法控制自己情绪,泪流满面。因为这是我们这批老兵这十多年来的梦想。成绩来得太难了啊!经历的磨难太多了!

最近几个老兵陆续奔赴新的战场,也有几个老兄弟离开了公司,但越来越多的新面孔加入了PS的大家庭,迅速成长起来。看到蒋铭顶着满头白发依然冲在一线,我突然想起麦克阿瑟的经典名句:“The old solder never die, they just fade away. ”脑海里,那些稚嫩的面孔一张张翻过,却渐行渐远。

129

绝处逢生,走向全球

2000年,无线领导就告诉大家,明年国家要发3G牌照了,大家努力干。谁也没有想到国内的3G牌照最终会到2008年才发放,足足等了8年。队伍被逼着必须走向海外市场,当时汪涛负责拓展WCDMA海外市场,PS老兵蒋汉泉、马明几个参与其中。
我加入时正是团队最困难的时候。经过近一年的努力,因为缺乏3G 成功商业案例,拓展工作进入死循环,没能打开局面,团队被要求休整、调整,大家都很迷茫,很绝望。

最黑暗的时刻也是黎明的开始。随后就是Etisalat战役,这是一场里程碑式的战役,是打开市场局面的突破口,成败在此一役。如果失败了,团队就可能被解散,大家都被逼到绝境了。记得当时Etisalat给出了很高的标准,要求厂家答复对3GPP R5版本的满足度。当时R5的标准版本还没有冻结,我司也没有任何相关产品,逼得张新宇几个专家封闭在宾馆里面“凭空”设计出整个产品规格和路标,甚至包括单板名称。开标后,才发现只有华为“傻乎乎”地用R5答标。但客户从中看出了华为的诚心和决心。最终,华为胜出了。

打开缺口后,战局就获得了扭转。随后的香港Sunday、马来项目,我们都获得了胜利,这使PS域产品乃至整个3G产品线绝处逢生,获得了喘息之机。

2007年春节前,一纸来自T-Mobile(德电子公司)的标书,在寒冷的冬日中,点燃了分组核心网人的热情。2007年5月,十多名分组精英齐聚德国,与客户进行了20多次澄清会议。经过长达6个月鏖战,2007年11月,华为独家中标德电集团欧洲核心五国全网PS项目。

面对以严谨著称的德电客户,如果项目能够成功交付,华为PS就进入了天堂;失败,就意味着万劫不复的地狱。当时,团队面临空前的交付挑战:全新的硬件平台和软件架构、400多条的需求澄清列表、100多万行代码的新需求、不到一年的交付时间……而且,团队70%都是新员工,整个研发团队面临生死考验。

2008年1月28日,产品线组织了誓师大会,时任核心网产品线总裁的丁耘强调,这是打开PS全球化格局的最好时机,如果没有把握好这个机会,PS的发展就会大受影响。团队立下军令状,誓死保证T-Mobile的交付。

新单板物料不够?开发组两班倒!单板环境验证慢?我们开发了PC模拟机验证功能排除BUG……研发团队日夜奋战,北京、上海彻夜灯火辉煌。最终,项目按期交付。那一年的冬天,庆功酒会上,客户向PS团队表示感谢时坦言:华为是迄今为止唯一一个按时完成测试和现网交付的厂商。

128
牵手T-Mobile,敲开了欧洲之门

经过这次锤炼,PS团队已经成长为一支钢铁之师, 我们终于站到了世界之巅!随着T-Mobile的成功交付,一个又一个大国运营商向华为PS敞开了大门。西班牙Telefonica、德国O2、比利时Orange、香港和黄、沃达丰……全球TOP30运营商突破25家。2009年华为PS首次实现全球新增发货第一,之后5年一直保持全球新增发货第一,2011年成为全球存量市场第一。

从最初开发产品的懵懂,到在全球市场披荆斩棘,PS人用了13年,终于成为世界第一。

127
华为无线分组核心网产品线总裁石冀琳上台接受“年度最佳NFV创新奖”颁奖

领导标准,产业逐梦

我还清晰地记得自己2004年8月作为标准代表第一次参加3GPP CT4的场景。当时是在法国的Etisalat总部Sophia Antipolis,我就像一个农民走进了五星级酒店一样局促。来自全球各地的代表操着不同口音的英语,而且语速非常快,我基本听不懂,大家也听不懂我带浓重浙江口音的英语,对于标准组织的流程和运作我更是完全不懂。

会议开了5天,我几近崩溃,但依然顽强地完成了5篇提案处理。每次主席都是让我Off-line去讨论。由于不懂流程和运作,我只能抓住各种机会跟各公司的代表反复学习、讨论,有时候甚至要借助纸笔才能完成交流。

2005年,我被派遣到欧洲去招聘最早的一批海外专家。那一年我们招了5个人,1个工作组主席、1个副主席、3个核心代表。高端专家的加入帮我们缩短了差距。同时公司从2005年开始加大了标准投入,选拔优秀参会代表,采用压强原则,集中优势兵力打攻坚战,在EPC(演进型分组核心网)标准制定中攻进了TOP3。

经过多年前仆后继的积累,现在各项指标都稳居3GPP标准组织的TOP1。2015年,经过多年努力,我司的Frank Mademann拿下了负责无线网络架构的3GPP SA2的主席,这个是3GPP组织最有分量的组织之一,也是未来几年5G架构标准争夺的主战场。在各个标准组织中,我们现在都进入了TOP3,都拥有了关键的职位和强大的标准队伍。当这些好消息传来,我感慨万千,自己在家里喝了一杯。十年的梦想终实现,回想起2004年8月的那个场景,那么遥远,又那么亲切。

再次起航,屹立浪尖

还没来得及仔细品味登顶的喜悦,新的一轮技术浪潮扑面而来:5G时代、NFV(网络功能虚拟化)、Big Data、软件开源……新的概念和思想冲击着整个行业,行业处在巨变的前夜。

2012年初,公司基于对未来电信业发展的深刻理解,正式提出了SoftCOM的战略构想。运营商阵营也发出了自己的声音,希望在电信网络中引入成熟的IT虚拟化技术,实现网络功能软硬件解耦,从而加速创新,提升业务收入,降低成本。

这激起了我尘封已久的一个梦想:软硬件解耦。这个想法并不是第一次出现。早在2000年,我就参与了软交换SoftX2000的研发,传统的程控交换机可划分为呼叫控制层、媒体交换层、业务提供层、接入网关层。这4个功能层物理上合为一体,软、硬件互相牵制,不可分割。软交换的核心设计理念就是采用Sun服务器和Java EJB实现真正软件定义的呼叫控制器。 由于当时的软硬件技术条件限制,这个尝试失败了。但软硬件解耦带来的灵活性,如业务快速提供,统一硬件设施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这一次我们一定要成功。

PS域产品从2010年就开始储备虚拟化相关技术,2012年已完成一期架构原型。所采用的全新云化架构,实现了NFV环境下的高扩展性、可靠性,我们实际上是走在行业的前面。运营商联合发起NFV组织后,PS域产品以开放的心态迎接NFV带来的冲击。 2013年策划了对NFV发起的13家大T高管拜访对标,把握客户的第一手想法和战略诉求。围绕着客户需求和挑战,构建解决方案竞争力,但同时新的云化架构技术上不确定性和投入更大。PS域产品面临着要在当代平台和NFV新平台上两线作战的巨大挑战,采用了稳扎稳打,两步走快速响应市场的策略去迎接挑战,这是一条更为艰辛、也充满更多希望的道路。正如美国诗人Frost写的那样:Two roads diverged in a wood, and I— I took the one less traveled by, And that has made all the difference.

NFV在持续升温,2014年的巴塞罗那展,除我司发布的CloudEdge解决方案外,业界有超过10个公司发布虚拟化分组核心网的方案,竞争趋于白热化。但我们初生的产品距离商用标准还有很大差距。印象最深的是在英国的一次演示,我们联合各兄弟产品线一起演示VoLTE呼叫。然而,上百步的操作步骤全靠人工保证正确,加之现场供电不稳,掉电重装2次,现场团队连续通宵调机一个星期,最后涉险过关。2015年,我们基于云化架构逐步构建了电信级能力,终于站稳脚跟,迎来了现网商用部署。2016年大网部署就在眼前,5G未来网络架构的大T联合创新进行得如火如荼……PS的黄金时代才刚刚开始。

前段时间跟PS BMT(业务管理团队)主任石冀琳讨论技术的时候,有一句话深深打动了我:我们这批人其实一直有一个梦想,就是去改造和领导这个产业,以前我们没有这个能力,现在我们处在人生最好的时间,我们应该大胆去做。

10亿美金不是终点,只是一个新的起点。与其说NFV、5G等新技术是来革我们命的,不如说这才是我们真正走向产业巅峰之旅的开端。PS将士们必将秉承“梦想、情怀、成就、热爱”的PS精神,屹立二次浪尖!

最后用纪伯伦的一首诗作为本文的结尾:

我说生命的确是黑暗的,除非是有了激励;
一切的激励都是盲目的,除非是有了知识;
一切的知识都是徒然的,除非是有了工作;
一切的工作都是虚空的,除非是有了爱。

参观华为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参观华为 » 一个PS老兵的爱与梦

赞 (0)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