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服务5年,他放下钱途重返校园,3年后再回研发追梦

曾在华为担任过技术支持工程师和华大金牌讲师的伍小川,现在是成都中射频与基站平台开发二部的一名研发工程师。他走了一条跟大多数人正好相反而且更为艰难的路,在游遍世界后又回到了研发。只因为在他的心中一直以来有一个梦想,希望在技术海洋无界遨游,做一名技术专家。
135

不忘初心

      

十三年前,伍小川大学毕业。年少懵懂的他欲面试华为研发,阴差阳错面试了技术支持,正式上岗后才明白研发和技术支持的区别,但大量高科技的知识爆炸式地冲入脑海,未进入研发的遗憾立刻被卷入茫茫知识海洋中。
随后五年,这个年轻的技术支持工程师到过与台湾隔海相望的福建、繁华不知夜的深圳、满大街持枪的巴基斯坦、野生动物乐园王国肯尼亚、战火纷飞的布隆迪,在非洲坦干依喀湖和河马一起游泳,在外墙满是弹孔的机房里面调试MSC/HLR,在异国他乡因战乱而身无分文的赊账吃饭。小川得过金牌奖捧过敬业奖,技术挑战和兴奋度也逐渐平淡。
但研发梦想如同一颗种子,五年来从未停止过生长。小川笑言,趁身体和时间还允许你行走的时候脚莫停,方不负生命给你上场的机会。工作上的“折腾”,是对梦想的尊重。在技术深造和钱途面前他选择了辞职考研,三年寒窗后,在第一次加入华为后第十个年头,怀抱对技术的渴望,再一次进入华为,走上了研发岗位。

拒绝码农,要码龙

 

网络上常戏称程序员为码农。在小川看来,代码不是简单的堆砌,它是程序员的魂,精彩的代码犹如龙魂一样气势磅礴、傲立洪荒。
2010年入职培训完后,小川被分到了成都LTE开发部OAM(操作与维护)开发组。按照当时的架构,OAM是直接面向客户的操作与维护界面,关系重大。项目正在冲刺LTE2.0的TR5和LTE2.1的TR4A,单版本OAM有xx多万行代码,2个版本并行开发,由于FLT(故障告警检测)模块的问题多,急需人力,且几乎没有老员工,主管让小川这个新人来做故障模块的接口人。沟通任务时,他都不敢相信,OAM-FLT直接面向客户,故障的准确性会直接给客户可感知的强烈冲击。
有困难就钻研,边学习边开发忙中有乐。然而事情并不如想象中进展那么顺利,TR4A过点前1天早上,基带板在无业务场景时CPU占用率峰值飙升到xx%,阻塞版本过点。分析结果显示为FLT模块在一些场景下长期占用系统总线导致,需要修改调度及故障检测点,约1千行代码。版本经理要求当晚解决,不能阻塞过点。因涉及到调度级修改,多人实施效率反而更低,小川自告奋勇承担了该项任务。协调好2名测试人员做当晚的针对性测试后,他带上纸笔开工了。上午定方案,下午开始写代码,终于在凌晨提交900行代码,测试通宵验证。千行代码,龙飞凤舞,做好码龙,零缺陷发布。

推倒重来,解历史遗留问题

 

FLT在挣扎中侥幸没成为过点阻塞点,但每个版本FLT缺陷值居高不下。心里面那丝丝不爽,点燃了小川的斗志。既然能发现薄弱点,就一定有办法解决,向主管、系统工程师、模块设计师和代码开发兄弟请教,结合自己对C/C++、面向对象的理解,很快勾勒出解决路线:重构是一条捷径。预重构,用例先行。利用午休时间,小川一周整理出黑白盒用例近千条。以公司为家,一月零缺陷重构LTE3.0 OAM故障架构,重构代码量超过1万行,重构后代码减少30%,优化CPRI(通用公共无线接口)故障检测逻辑2千行代码。重构期间解决老代码隐藏缺陷超过8个,解决了历时2年的遗留难题,FLT模块不再重演版本发布时的瓶颈。

极致就是把自己做到“失业”

 

重构刚结束,客户又提出新问题。客户反馈基站的告警帮助不易理解,小川再次主动请缨参与资料特战项目,以全新的“三板斧”、“流程图”、“参考引用”图形化语言颠覆式的重构原有资料,并通过分离近/远端操作,提高网上运维可操作性。经过整改的告警资料,在GSM基站系统领域获得南非MTN、广东和重庆移动,在LTE领域获得日本EMobile和软银、德国沃达丰D2、德国电信,在基站控制器领域获得杭州、广州电信客户的认可和好评,获得《华为可服务性管理委员会15号嘉奖令》。
从接手OAM的问题百出,到无可挑剔,同事们都笑称小川把自己做“失业”了。
大江流,星垂阔,
足阅东西南北风。

双丝网,千千结,

寻梦初心得始终。
这是小川对自己近10年的总结。“相比起周游世界五年技术支持生涯,我还是最热爱研发工程师的五年,更热爱‘软件达人’的称号。”在五年中,小川获得过成研所十佳新员工、AAS TDT金牌个人、无线ONE TRACK质量好奖,以及团队给与的8个A。“到今天,我仍然是中射频与基站平台开发二部普通的一员。在我身边,有300多位工程师弟兄,他们有着与我不同的命运和经历,唯一相同的是我们都怀揣着研发的梦想。”

参观华为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参观华为 » 华为服务5年,他放下钱途重返校园,3年后再回研发追梦

赞 (0)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