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如何看待蒙尘的“花蝴蝶”?

142

格里菲斯·乔伊娜是当代最优秀的女子短跑运动员。她创造的女子100米和200米跑世界纪录,至今无人企及。她那一身花衣和五彩指甲,让观众牢牢地记住了这个美丽的黑人女运动员,“花蝴蝶”也由此得名。乔伊娜不仅是世界上跑得最快的女人,也被誉为“世界上跑得最美的女人”。

公司今年的厚积薄发系列广告,就选择了乔伊娜经典造型作为三幅创意之一。广告所传递的信息是,突破世界纪录是异常艰难的事情,哪怕是0.01秒,都需要一生心血的付出。同样,华为面向未来信息社会要有所突破,也是充满艰难和不确定的过程,需要我们付出数十年的努力与热情,才可能成功。广告刊出后,陆续有一些内外部反馈,说乔伊娜当年被质疑服用兴奋剂,选用乔伊娜作广告有损公司形象,云云。笔者想在此还原一下事实。

乔伊娜1959年出生在一个贫困家庭,7岁就开始接受田径训练,1988年29岁的乔伊娜创造了女子百米世界记录,在短跑领域可谓是一个大器晚成的人。1988年是运动员服用兴奋剂流言盛行的一年(有些运动员后来确实被证实了),乔伊娜创造世界纪录之后,对于其服用兴奋剂的质疑声音也一直不断。

事实上,乔伊娜多次参赛,均通过了比赛时的多项药物检测。在1988年接受了11次药检,全部过关。“我十分清楚人们怎么说我。”她说,“这是一派胡言。我不需要使用禁药。如果他们想,他们可以每个星期来检测。我没什么可隐藏的。”时任国际奥委会药物检查委员会主席的亚力山大也表示: “鉴于目前流言甚多,我们对她进行了一切可能和可以想到的研究。我们什么都没发现。最轻微的怀疑都不该有。”

1998年9月,乔伊娜在家中猝死,不少人立刻联想到类固醇,认为服用禁药是造成她38岁早逝的原因。1个月之后的尸检报告宣布她死于癫痫病发作而引起的窒息,而非违禁药物。

乔伊娜像一只“花蝴蝶”在飞过人们的眼前之后,又留有悬念地很快飞走了。她的不幸在于,一些运动员和观察家认为他们的眼睛和直觉比实验室的结果更可靠。

蝴蝶的翅膀或许会被蒙尘,但我们不会因为灰尘而忽略了蝴蝶的美丽;历史上被误解、质疑、有争议的名人太多太多,人们不会因争议而否认他们的贡献与价值;即使是普通人,也多多少少都遭遇过一些误解与质疑。相信历史主流,以主流价值观和主流评价标准去看待一个人,才可能得出最接近其本质的判断。

108

任总在今年的市场工作大会上指出,要不拘一格用人才,促使千军万马上战场,才能让胜利的旗帜高高飘扬。“我们要不拘一格地选拔使用一切优秀分子,不要问他从哪里来,不要问他有何种经历,只要他适合攻击“上甘岭”(各部门、各专业、各类工作……,不要误解了只有合同获取才是上甘岭)。我们对人才不要求全责备,求全责备优秀人才就选不上来,“完人”也许作不出大贡献。除了道德遵从委员会可以一票否决干部外,对工作中的差错,要宽容,不抢答的干部不一定是好干部。即使道德遵从委员会的一票否决,但否决期只有六个月,六个月后可以重新提名,已改正,不再否决,就可以使用。不要随意否定一个冲锋的干部。我们一定要促使千军万马上战场。”

我们如何看待“花蝴蝶”乔伊娜?我们不能因为曾经有争议就否定她,乔伊娜广告更不可能损害公司的形象。因为华为从来就不是十全十美的,社会上对华为的争议又何时停止过?

参观华为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参观华为 » 我们如何看待蒙尘的“花蝴蝶”?

赞 (0)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