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正非推荐的好文章值得一读

华为考察345

万通集团董事长冯仑写过一篇文章:《西点军校出来的CEO多过哈佛商学院》任正非读过后颇受启发,并在华为公司内广为推荐。这篇被任正非推崇的文章,介绍了美国前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在任时主导的新军事变革——特种部队化,在华为近几年所进行的组织变革中,是重要的参考文献之一。

西点军校出来的CEO多过哈佛商学院

企业的领导研究管理,目标自己都很清楚,应该把精力放在组织和人事上,也就是组织的变革和人的解放。未来组织变革的走向是什么,观察历史看出,组织变革效率最高的是军队,它是在变动环境下的对抗性博弈,管理学说大部分是环境假定下的对抗博弈。所以将军是最好的管理者。这也是为什么西点军校出来的CEO多过哈佛商学院。

军事组织的变革是商业组织变革的先导。今天从全世界范围来观察,军事组织在朝两个方面变革即正规组织、合法组织特种部队化和非法组织或非契约性组织基地化。

所谓特种部队化,美国拉姆斯费尔德主导的新军事变革就是特种部队化。现在所有的国家都在增加特种部队,减少常规的海陆空军。特种部队中又着重增加信息战部队和心理战部队。增加之后,它的成本和收益发生什么变化呢。简单地说就是大后台小前端。70%的钱用来找目标,30%的钱花在直接摧毁目标上。前端的组织变成全能的,后台变成系统的支持力量。以前前线的连长指挥不了炮兵,要报告师部请求支援,师部下命令炮兵才开炸。现在系统的支持力量超强,前端功能全面,特种战士一封email炮兵就开打。部队在哪,队员的位置在总司令的指挥屏幕上显示得十分精确。不能想象,解决阿富汗塔利班的是123人的特种部队。3人一组,每组支持系统是5000万美金。3人小组包括一名信息情报专家,一名火力炸弹专家,一名战斗专家。他们互相了解一点对方的领域,紧急救援、包扎等都经过训练。我们来看它的成本收益的变化。过去战争成本主要用在军火、死人身上,轰炸目标的成功系数低,70%的成本浪费掉,30%的钱正中目标。现在使用巡航导弹,70%的成本在找目标,卫星定位之类的,30%是炸药成本。现在战争条件下,用于找目标的成本加大,直接针对敌人的费用少了。

这3个人怎么作战呢?北方联盟一开始很怀疑,特种部队的人说,你们很快就能看到我们的力量。计划第二天装备一个团,北方联盟的人都傻了,这怎么弄啊。特种战士拿出笔记本电脑,开始输入人员的身高、体重,配备的军装、皮鞋、军帽、枪支……一封电子邮件发走,全球的供应链就开始调动。第二天下午,飞机直投下来。装备好之后,北方联盟的人还是走在后面,前面是塔利班军队栖身的山谷。特种部队拿出红外线扫描——“死亡射线”寻觅,锁定目标。假如有400人,他会计算出相应匹配炸弹的数量。炸弹太少杀伤力不够,太多又浪费成本,而且血肉横飞国际影响不好。最后选择一种炸弹,基本把他们闷死,尸体完好。这些炸弹所需费用也同时明确计算出来,美国总部根据这些信息核算战争经费。飞机上的哥们儿听着音乐早已等得不耐烦了,收到email,输入参数坐标开战,几秒钟之后山谷里悄无人声。这几个特种兵在北方联盟军队眼中犹如天兵天将,立即被奉若神明。所以,现代战争成本是精确计算的,前台是全能的,主要靠强大的支持系统,保证有效使用战争资源,战争更加伦理化。

所谓基地化,是用价值观、文化、情绪协调的自由分子运动,成本是分散承担的,收益是巨大的。911的成本是22万美金,而美国的直接损失2000亿美金,间接损失4000亿美金。基地组织比较分散,没有层层的管理,很多行动并不是拉登直接布置的。他们只是用价值观和宗教情绪统帅。中关村有很多虾米公司,也是基地组织化。这种组织形态成本分散且低廉,利益统一,回报巨大。

特种部队以精确为打击为专长,基地组织是跳蚤,最后就变成二者之间的较量,上演精确打死跳蚤的剧目。

在这种情势下,企业也面临着选择,怎么样使组织变得更有效率,把前台做精做专,把后台做大做成系统。

民营企业怎样进步?很多都说民营企业管理水平差,治理结构不合理,血汗工资、腐败等。其实从管理学角度看很简单,就是组织和人的问题。民营企业创业者一般都有个转型,即由自然人转成商人,由商人变成领导者的艰难过程,这其间需要让游戏规则也朝这个方向转变,所有的思想、情感、行为方式都朝这个方向作一个变化。

民营企业最大的问题是组织架构,要在不同的阶段用不同的组织形式。一开始是合伙制,继而变成股份制,有可能上市有国际资本介入。组织有时像一件衣服,应当先做衣服后长肉,业务量和组织的大小要相应变化。创业阶段私人家族绝对有利,成本低协调性好。挖完第一桶金,私人家族就不行了。前一阵见李嘉诚他强调长江不是家族公司,李泽楷回港创业是在别的公司打工,几年之后才回和记黄埔从很低的薪水一点点干起来。我理解他的意思,他的公司是一个正规的组织。十五年以前,新世界和李嘉诚公司的规模差不多,但新世界完全是家族化,不用职业经理人,现在业务萎缩得很小了。这就是组织的张力造成两种结果。

民营企业一定要提前布局,让组织提前发展,甚至超越业务发展。民营企业初期有活力,当全社会都有活力的时候,自我约束就很重要了,有动力无约束反而成为劣势。国企是有约束无动力,懒惰的表现。我们公司把资源和体制作了一个调整,保持动力,把国企的约束力给自己加上。

民营企业能拷贝的组织形式,一类是机关,一类是家族和江湖。有的民营企业发的文件和红头文件一样,老板写的文章和杂志社论一样。另一类不知不觉中把公司办得像家族、江湖,这是不自觉地组织拷贝过分中国化。我经常看到一些公司的标语紧跟政治气候,落款为“xxx公司宣”,完全是机关作风。现在民营企业可以拷贝外国的商业组织和非赢利组织,拷贝的同时也可以去创新。以往的民营企业领导人特别忽视这一点。对卖东西感兴趣,对组织架构却不重视,很晚了才想起来引进战略投资人、股东。

引进资本的意义在于改造组织、改造人的行为模式,修正目标,加快发展。前几年,几家影视公司遇到一个好的机会,外国资本进入。光线传媒老怕卖便宜了,觉得亏,错过了机会。两家卖得便宜的,一个是华谊兄弟,一个是中博影视。官僚资本支持民营企业,外国资本帮助我们搞活了大中型民营企业。其实组织变革的意义大于1000万、2000万的的斤斤计较。挣钱是一辈子的事情,不要指望一次赚够。一口气呼吸不完一生的空气吧。民营企业是否能够发展壮大,是否能进步,重点在组织变革和公司肌体的保健。

民营企业管理好自己的欲望,明确好自己的目标,合理架构组织,认真追求绩效。无论什么行业,只要做到这几点,这个民营企业都会发展得很好。

参观华为

参观华为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参观华为 » 任正非推荐的好文章值得一读

赞 (0)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