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正非:一生能有几回败!

华为考察

339

任正非给内部推荐过三本书:《闪击英雄》、《战时日记》、《失去的胜利》,这三本书是三位德军将领(元帅)写的,都分别对德国二战战略做了非常深入的思考。

 

古德里安的《闪击英雄》,对如何用新技术改变战争模式以及德国进攻苏联的战略做了细致的思考;隆美尔的《战时日记》,分析的是如何在运动中集中兵力在点上突破进而取得全局胜利;曼施泰因的《失去的胜利》,描述决战欧洲大陆的战略是怎么构想出来的,马其诺防线是怎么被废掉的……

 

任正非为什么会推崇三位败军之将的书呢?这或许是因为他对“失败”有着异于常人的理解和应用。

 

  • 失败这一天一定会到来

 

十年来我天天思考的都是失败,对成功视而不见,也没有什么荣誉感、自豪感,而是危机感。也许是这样才存活了十年。我们大家要一起来想,怎样才能活下去,也许才能存活得久一些。失败这一天是一定会到来,大家要准备迎接,这是我从不动摇的看法,这是历史规律。

——华为的冬天,2011年

  • 珍惜失败积累起来的成功

 

华为也就是一个“宝马”(大公司代名词),在瞬息万变,不断涌现颠覆性创新的信息社会中,华为能不能继续生存下来?不管你怎么想,这是一个摆在你面前的问题。我们用了二十五年的时间建立起一个优质的平台,拥有一定的资源,这些优质资源是多少高级干部及专家浪费了多少钱,才积累起来的,是宝贵的财富。过去所有失败的项目、淘汰的产品,其实就是浪费(当然浪费的钱也是大家挣来的),但没有浪费,就没有大家今天坐到这儿。我们珍惜这些失败积累起来的成功,若果不固步自封,敢于打破自己既得的坛坛罐罐,敢于去拥抱新事物,华为不一定会落后。当发现一个战略机会点,我们可以千军万马压上去,后发式追赶,你们要敢于用投资的方式,而不仅仅是以人力的方式,把资源堆上去,这就是和小公司创新不一样的地方。人是最宝贵因素,不保守,勇于打破目前既得优势,开放式追赶时代潮流的华为人,是我们最宝贵的基础,我们就有可能追上“特斯拉”。

——任正非在干部工作会上的讲话,2013年

 

  • 要肯定反对者的价值和作用

 

我们在华为内部要创造一种保护机制,一定要让蓝军有地位。蓝军可能胡说八道,有一些疯子,敢想敢说敢干,博弈之后要给他们一些宽容,你怎么知道他们不能走出一条路来呢?世界上有两个防线是失败的,一个就是法国的马其诺防线,法国建立了马其诺防线来防德军,但德国不直接进攻法国,而是从比利时绕到马其诺防线后面,这条防线就失败了。还有日本防止苏联进攻中国满州的时候,在东北建立了十七个要塞,他们赌苏联是以坦克战为基础,不会翻大兴安岭过来,但百万苏联红军是翻大兴安岭过来的,日本的防线就失败了。所以我认为防不胜防,一定要以攻为主。攻就要重视蓝军的作用,蓝军想尽办法来否定红军,就算否不掉,蓝军也是动了脑筋的。三峡大坝的成功要肯定反对者的作用,虽然没有承认反对者,但设计上都按反对意见做了修改。我们要肯定反对者的价值和作用,要允许反对者的存在。

——汇报无线业务会议纪要,2013年

 

  • 早一些避开失败的轨迹

 

我们怎么能对应这个时代?我现在不知道。当我们最早提出管道概念的时候,大数据的思维描述刚发育,管道有多粗,流量有多大我们还不知道。……现在成功的过程中,哪些东西会构筑我们的死亡。蜂窝当初是为了适应话音时代的而设计的覆盖方案,可能无法支持高密度的数据覆盖。但高密度覆盖的基本方式是什么,什么带宽是大量最终客户的基本需求,我真的不知道,如果你们技术假设思想错误了,我们发出去几十万个基站了,我们升不了级了,怎么办?这个时候越成功就构建了我们越大的历史包袱。未来有很多不可预知性。哪怕我们几十万基站已经下去了,只要我们率先比别人知道了,早一点知道我们错在哪,就可能早一些避开失败的轨迹。

——任正非在华为上研所专家座谈会上的讲话,2014年

 

  • 不要对打了败仗的人过多惩罚

 

加强重装旅、重大项目部、项目管理资源池等各种战略预备队的建设,推动干部循环流动赋能,从而使整个队伍充满能量。战略预备队的费用一半是由公司空耗费用来承担,另外一半是由他们加入各项目作战。战争打胜利了,要与项目核算费用,来填补自己的费用;如果打失败了,不要项目的钱,自带干粮,吃完就走了,从而使得干部能加强循环。不然阿富汗的干部一呆就是好多年,为我们承受了很多痛苦,他们只能做英雄。即使说现在用他,他也当不了将军,因为没有被循环赋能将军的技能。如果循环流动起来,我们就给他赋能,他为什么就不能站起来呢?所以我们要利用这三年,推动队伍循环流动,进一步使基层作战队伍的各种优秀人员在循环过程中,能够流水不腐,形成整个公司各个层面都朝向一个胜利的目标,努力前进和奋斗。

——任正非在拉美及大T系统部、运营商BG工作会议上的讲话,2014年

 

无线走到这一步了,下一步要怎么走。到底我们将来技术思想是什么?技术路线是什么?我们假设这个世界是什么?我们假设对了,我们就正确了可能也就成功了。我们假设错了,那我们可能就会进入类似北电、MOTO一样的衰退。

 

而重大项目部,通过作战来检验了我们的血液是不是红色的,然后一定要把忠诚通过赋能来产生重要价值,让你有能力往前冲。重大项目部,要知道合同场景、概算……,然后提升自己的理解能力,从而使你们从忠诚能走向领袖这一条路。当然,冲上去以后不一定人人都能当将军,但至少要给你英雄,在座很多人不都是英雄吗?实在没人说你是英雄,回家让你老婆拿土豆片刻一个,你就认为它是功勋奖章,自我激励嘛。另外,我们不要对打了败仗的人过多惩罚,因为是在这里选拔干部。这个竞争项目打赢了,是主观上检查你是否有一定的忠诚度,确定对你的甄别;若打输了,你可以继续去作战,因为失败有很多客观原因,不一定是思想不好,否则就是唯心主义了。

——任正非在销售项目经理资源池第一期学员座谈会上的讲话,2014年

 

  • 封闭一定会失败

 

华为公司共同的价值体系,就是要建立一个共同为世界、为社会、为祖国作出贡献的企业文化。这个文化是开放的、包容的,不断吸纳世界上好的优良文化和管理的。如果把这个文化封闭起来,以狭隘的自尊心,狭隘的自豪感为主导,排斥别的先进文化,那么华为一定会失败的。这个企业文化粘合全体员工团结合作,走群体奋斗的道路。

——致新员工书,2015年

 

  • 从失败中提取成功的因子

 

内部对不确定性的研究、验证,正实行多路径、多梯次的进攻,密集弹药,饱和攻击。蓝军也要实体化。并且,不以成败论英雄。从失败中提取成功的因子,总结肯定,表扬,使探索持续不断。对未来的探索本来就没有“失败”这个名词。

 

猴子在树上时,世界就没有路;成为人后才走出曲曲弯弯的小路;无数的探险家,才使世界阡陌纵横。没有一个人能走完世界,走一段路的探险家就是英雄。从欧洲到亚洲的路上,沉没了350万艘船舶,那些沉在海底的人,是全球化的英雄。不完美的英雄,也是英雄,它鼓舞人们不断地献身科学,不断地探索。使“失败”的人才、经验能继续留在我们的队伍里,我们会更成熟。我们要理解歪瓜裂枣,允许黑天鹅在我们的咖啡杯中飞起来。

 

创新本来就有可能成功,也有可能失败。我们也要敢于拥抱“颠覆”,鸡蛋从外向内打破是煎蛋,从里面打破飞出来的是孔雀。现在的时代,科技进步太快,不确定性越来越多,我们也会从沉浸在产品开发的确定性工作中,加大对不确定性研究的投入,追赶时代的脚步。我们鼓励我们几十个能力中心的科学家,数万专家与工程师加强交流,思想碰撞,一杯咖啡吸收别人的火花与能量,把战略技术研讨会变成一个“罗马广场”,一个开放的科技讨论平台,让思想的火花燃成熊熊大火。公司要具有理想,就要具有在局部范围内,抛弃利益计算的精神。重大创新是很难规划出来的。固守成规是最容易的选择,但也会失去大的机会。

——任正非在全国科技创新大会讲话,2016年

 

  • 失败项目中也有英雄

 

一切做战主官,关注的是胜利,要把确定性的事权,分给职能部门:一切平台主官,眼睛应是盯着前线,驱使自己的部门,及时、准确提供服务与支持,你们的考核是你们服务事项的结果,前方打了败战,你也是败将。我们要善于在成功中找到失误,在失败中找到为什么,古人尚有退思堂,我们自己难道就不能总结反思一下吗?失败中也有英雄,主观的失误不要掩埋将士的努力,他们中也有可歌可泣的。

——任正非在市场工作大会上的讲话,2016年

 

有一位员工讲“我们与世界握手,就把世界握在我们手中”,这正是我们的目的。在这个历史时代,我们要敢于扩张,扩张是有边界的,在喇叭口边界内的“咖啡杯”中就吸收宇宙能量,囊括世界所有人才,其实就是服务世界的雄心。

 

失败的项目中也有英雄。我们这个喇叭口要心胸宽广,可以多路径,可以容纳更多人才。失败的路径同样有优秀人才存在,失败中也有英雄产生,有缺点的英雄也是英雄。我们要善于总结失败中的成功基因,这样失败也是成功。在确定性的领域我们可以以成败论英雄,在不确定性的领域,失败的项目中也有英雄,只要善于总结。所以在评价体系上,不要简单草率。颠覆这个世界常常都是外行颠覆的,不是沿着内行的方针演进出来的。颠覆旧中国的是两个医生(孙中山、鲁迅)。

——任正非在巴展和乌兰克的谈话,2016年

 

  • 以后没有“失败”这个词

 

以后我们不能随便使用“失败”这个名词,要使用“探索”这个名词,因为“成也英雄,败也英雄”。在任何不走错路的关闭项目中,去分析项目的成功经验或失败原因,即使告诉我们此路不通,也是一种探索。把做这个总结的人调到另外一个项目去,炮火就能打得更准。

 

我们要承认英雄。珠穆朗玛峰的探险家多艰难,现在有人攀登上去才发现一百多年的探险家遗体,他怎么不是人类伟大的英雄呢?阿波罗登月,13号飞船因服务舱液氧箱爆炸中止登月任务,那三名宇航员也是英雄。

 

所以,我们要重新看待成功与失败,失败的经验对我们是宝贵财富。失败也是一种学习,而且是最宝贵的学习。“一生能有几次败”,所有一切不能重来。我们把失败项目中的奋斗者留下来,以后就不会失败。干部部门更要重新去看待这个问题,评价系统不能僵化,应该有灵活的考核方式。

——任总与Fellow座谈会上的讲话,2016年

 

我们要用密集的弹药量去夺取明天的胜利,而不是只赌哪一条路最省炮弹,就去走那一条路以获得胜利。获得胜利要比省炮弹重要,所以我们现在要加大投入,对多种未来可能出现的一切都要研究,这样黑天鹅就一定是出在我们的手里。当然我说的炮弹不是真正的炮弹,我说的炮弹就是人才,我们要靠多种人才堆起来进攻。

 

所以俄罗斯研究所还可以扩大,同一个课题可以有多个进攻小组,可以在小组内讨论,吵的一塌糊涂,下来后喝一杯咖啡,互相交流交流,相互吸取能量,仍然各攻各的目标。任何一条道路,攻上这个山顶,我们都是胜利,我们没有“失败”这个名词,探索嘛!当然世界可能转向了,比如世界的传送模式,从ATM转到IP了,ATM是个失败者,我身边的这个人(丁耘)就是个失败的家伙,从ATM脱胎而来,但他现在领导了八万人的科研。在我们的概念中,没有“失败”这个名词。我们带着ATM的能力,加入IP队伍,我们可能比Cisco还厉害。所以面对未来的未知领域,我们的进攻不能以成败论英雄,失败者都是伟大的英雄。

 

人类在原始社会的时候,是个猴子,是不会画地图的;是无数的探险家探险出来,把这个世界的地图画出来的。在欧洲开往亚洲的航道上,水下沉没了350万艘轮船,我们应该承认这些先辈是全球化的英雄,没有他们就没有今天的全球化。我们在进攻的过程中,不能说这个项目组胜了,其他几个项目组就灰溜溜的;我们应该是胜则举杯相庆,败则拼死相救,这就解释了华为什么成功。

­——任总与俄罗斯研究所专家座谈纪要,2016年

参观华为

参观华为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参观华为 » 任正非:一生能有几回败!

赞 (0)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