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复制的华为, 不可复制的任正非

华为考察

629

深圳特区报

2013年02月01日

一位68岁的商业思想家,十多位年届不惑的企业战略家,率领着十五万以中高级青年知识分子为主体的知识型劳动大军,孤独地行走在全球五大洲各个角落——华为的故事一向被奉为商界传奇。

过去十年间,关于深圳华为技术有限公司的书籍层出不穷,内容涉及华为的营销、开发、管理,甚至还有没见过华为总裁任正非的人为他写传,不过大多都围绕华为的“术”展开。这一次,田涛先生与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吴春波联手写成的《下一个倒下的会不会是华为》,则从华为之“道”入手,宏观阐述了华为赖以生存的核心价值观,深层剖析了华为之道是否可以复制,谨慎探讨华为下一步会否倒下。

据了解,田涛是任正非多年的好友,而吴春波是当年参与起草《华为基本法》的管理顾问,他们对于华为的理解与认知是一般外部观察者无法比拟的。该书透彻地介绍了华为的成长逻辑和创始人任正非的管理哲学。然而也有不少读者质疑该书存在“标题党”嫌疑,该书仅上市一个多月便引来热议。就相关话题,本报记者近日专访了作者田涛和吴春波。

深圳特区报记者 孟迷

关于核心思想——

以客户为中心,以奋斗者为本

记者:作为华为的老朋友,你们最终确定从“道”入手写华为,这一想法是如何形成的?

田涛、吴春波:这本书历时一年半完成。但其实早在十年前,吴老师就有写作华为的想法,碍于当时华为较为谨慎的宣传策略而暂缓计划。我则是2006年在新加坡读EMBA时突然萌生的念头。因为当时我发觉,中外的传统管理知识理论只针对非知识型劳动力,而进入互联网时代,需要新的案例和管理实践来补充它,华为恰恰是最佳案例之一。说实话,我们掌握的300万文字资料都来自华为公共文件夹,并不机密,因此当时思绪还很混乱。直到后来一次去丽江经东巴活佛指点突然茅塞顿开,他说“万般神通皆是术,唯有道才是根本。”这个 “道”,就是华为的核心价值观。

记者:华为的核心价值观是什么?

田涛、吴春波:核心价值观就是本书中反复强调的三句话——以客户为中心,以奋斗者为本,持续地艰苦奋斗,我们称之为“常识与真理”,分两章来阐述;此外,将华为一直坚持的“开放、妥协、灰度和均衡”等管理理念各列一章,再加上华为从上到下贯彻的“自我批判”精神,作为华为的管理哲学体系完整呈现。有读者做了这样的解读:前者是华为25年的成长逻辑,后者是任正非的管理哲学。

记者:“以客户为中心,以奋斗者为本”似是常识,却还是很虚,每个企业都可以有或没有,它作用在华为身上有何具体表现?

田涛、吴春波:“以客户为中心”是方向,“以奋斗者为本”是内在机制。这么多年来,最艰苦的地方一定有华为,最偏远的地方一定有华为,最高的山峰也一定有华为;遇到战乱、地震等极端情况,只有华为依然坚守——因为华为永远是那个“乙方”,即使成为世界500强,也要服务最小的客户。至于“以奋斗者为本”,落到实处就是三句话——各尽所能,按劳分配,多劳多得。华为一向以培养奋斗者的海盗精神和狼文化闻名,因此“多劳多得”说白了就是“分赃原则”。任正非把“分赃”二字解决得非常好,古今中外商业史上,没有一家未上市公司的股权能够分散到华为的程度,拥有近七万股权持有者。

关于危机——

“微学习”自我批判迎接信息时代挑战

记者:“狼性”对于易死的信息产业确实很重要,但如今华为已成为全球第二大电信设备供应商,“狼性”是否需要有所改变?

田涛、吴春波:一直坚持“狼性”会让华为越来越具有战斗力,但也有可能撕裂内部,或者与外部为敌。因此,为进军国际市场,华为凝练出六字管理哲学——开放、妥协、灰度。其中,“开放”和“妥协”更多的是来自西方文化,尤其“妥协”主要是来自结束了英国几千年国内动荡的“光荣革命”启示。“灰度”则更像是东方哲学,中国的老庄、佛教都包含了灰度的思想,但把“灰度”放进企业管理,则是任正非的原创。比方说,在坚持核心价值观不动摇的前提下,对创新和试验可以论对错,但不要定输赢——这就是灰度。

记者:书中说,一部华为发展史就是一部危机管理史,任正非似乎总有一种危机意识,他的几篇著作《华为的冬天》、《华为的红旗到底能打多久》也都体现出很强的危机意识。

田涛、吴春波:几十年来全球信息产业史所展现的就是一场“死亡竞跑”,任正非是大历史中的亲历者,加上他与生俱来的使命感和理想主义追求,使得他不可能不时刻感受到危机的迫压,久而久之,形成了一种“理想精神与危机意识”相混合的思维定式。

记者:“危机意识”如何落到实处为华为起到正面作用?

田涛、吴春波:这些年,为了克服企业在发展爬坡上升过程中可能会出现的问题,华为在组织变革方面下了功夫,但更加重要的是“自我批判”。华为有一个坚持了近二十年的“民主生活会”制度,把自我批判制度化。任正非始终坚持一个观点,要给基层更多地释放活力,要用基层摸着石头过河的创新精神来影响和校正高层的“顶层设计”。据我们掌握的最新数据,时至2012年底,华为内部的微博用户已超过十万,有五百多个微群,互动信息达数十万条,不仅形成了一种“微学习”,并办有一本微月刊——这是面向新时代的自我批判的工具。

关于倒下——

若背叛核心价值观华为一定倒下

记者:听说这本书原名叫做《卓越与孤独》,后来为了要突出“危机意识”而改成了现在的书名。但有不少读者认为这有点“标题党”嫌疑,因为除序言提出了对华为的危机质疑外,正文主要还是在讲华为的成功。

田涛、吴春波:质疑“标题党”的读者可能没有看到书中讲到很多大企业纷纷倒下的案例以及“恒星陨落”的事实。要想探讨华为会不会倒下,首先要研究它为何成功,这是一个事物的正反面。我们写这本书的目的,并不是想充当算命先生去预测华为什么时候倒下,而是阐述它背后隐藏的一个逻辑,也即书中反复阐述的这套核心价值观,如果被破坏、被冲击、被抛弃,下一个倒下的一定会是华为。

记者:如果华为坚持核心价值观,是否就不会倒下?

田涛、吴春波:就算继续坚持,华为也迟早会死掉,这是宇宙万物生灭的定理,再健康的人也会寿终正寝,组织疲劳症会导致组织细胞越来越衰老。只是,我们期望华为再活久一点,活得好一点,最好是无疾而终,不要是轰然倒下。

记者:任正非已年近七旬,一旦他退休,是否会加速华为的倒下?

田涛、吴春波:这倒未必。我们认为,导致未来华为衰落和崩溃的原因,不完全在于领导者个人,而在于其核心价值观会否变形或扭曲。只要核心价值观在华为内部是可复制的,就可以把任正非和华为作切割。最重要的是接班人能否坚持“以客户为中心,以奋斗者为本,长期坚持艰苦奋斗”,坚持“自我批判”。从这一点看,对于未来的华为,我们充满了谨慎的信心。

记者:很多企业想学习华为,华为的可复制性到底有多高?

田涛、吴春波:从“道”的角度讲,可复制性是存在的,因为华为传播的核心价值观其实也不过是一些老掉牙的常识与真理,只要长期坚持总会有效。“道”可学,“术”难学,其他企业学华为的“术”,没学像,关键是被自己的“道”挡道了。

关于任正非——

打掉偶像光环,拒绝成为独裁者

记者:华为的“术”最大特点是分散股权,其中任正非的股权仅为1.4%,却依然享有对于这个企业的决策权,这很难学吧?

田涛、吴春波:的确如你所说,华为可复制,任正非却不可复制。但是我们必须清楚认识到,华为虽和任正非密不可分,却不能完全划等号,否则任正非退了,华为就倒下了。可实际上,可复制性是存在的。首先,伟大的人永远是少数,但不代表没有伟大的人世界就停转;其次,对于组织领袖来说,他的非凡一定是跟组织全链条的互动相关,没有这15万人的链条,任正非的伟大也实现不了。因而,当这套核心价值观不断固化形成强大的内部可复制性基因时,就算任正非离开,这种基因的可传递性还是继续存在的。

记者:华为内部对于任正非是否存在“个人崇拜”?

田涛、吴春波:任正非还真是有很多粉丝,但偶像往往会转化为独裁者,这些年任正非一直在刻意打掉自己身上的光环,始终让自己置身于各种思想的冲击之中。独裁者往往是封闭的,但任正非恰恰相反,他始终坚持自我克制、自我约束、自我批判。

记者:本书中出现很多关于宇宙天文、自然生死的内容,这容易让人产生很多联想,请问这些与华为有什么关系?这是否与任正非的喜好有关?

田涛、吴春波:任正非是位天文爱好者,十多年前,北京大学的校长到华为考察,任正非提出:退休后可否去北大学习天文学。任正非的思想极其开阔,经常有一些天马行空、海阔天空的观点,但这一切都离不开关于华为的思考,都自觉不自觉地把各种思想火花,与华为这个组织的生死相关联,也许正是他把华为放到更大的背景中去思考,从而能够不断地看开、看透、看淡——既不可能建立永恒的帝国,也不存在永恒的伟大者,其实华为也不过是个过客,只求把过程做到最好。只有看开、看透、看淡,才能更少一些名与利的负累,才能无所畏惧地持续奋斗,做大战风车的“堂吉诃德”——事实上,华为25年的历史,就是一部东方的“堂吉诃德”大战西方“风车”的历史。

任正非谈企业管理

危机意识:十年来我天天思考的都是失败,对成功视而不见,也没有什么荣誉感、自豪感,而是危机感。我们大家要一起来想,怎样才能活下去,也许才能存活得久一些。失败这一天是一定会到来,大家要准备迎接,这是我从不动摇的看法,这是历史规律。

灰度哲学:他说他也没有犯错啊,没犯错就可以当干部吗?有些人没犯过一次错误,因为他一件事情都没做。而有些人在工作中犯了一些错误,但他管理的部门人均效益提升很大,我认为这种干部就要用。对既没犯过错误,又没有改进的干部可以就地免职。

狼文化:企业发展就是要发展一批狼。狼有三大特性:一是敏锐的嗅觉;二是不屈不挠、奋不顾身的进攻精神;三是群体奋斗的意识。

参观华为

参观华为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参观华为 » 可复制的华为, 不可复制的任正非

赞 (0)
分享到:更多 ()